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紅塵記事/婚 戒\慕 秋

時間:2021-09-21 04:30:25來源:大公报

  在某報館工作時,副總編是一位退休後去美國生活,然後又被公司返聘回港的人士。某日去他辦公室簽版,他正寫社評,將結尾處的一首小詩念給我聽,說有一字總是不押韻,我腦光一閃念出一字,他欣然叫好。他看我的版面時,手上婚戒在燈光下閃爍,便問他是不是換了新的?他說老妻近日來港陪他,二人去金店訂做了新婚戒:「昨日剛拿到,指環裏圈刻了我倆的英文名縮寫。」

  我結婚那個年代不太重視婚戒這回事,聽了他的話後覺得人家老夫妻的相處真是溫馨,突然有了想要婚戒的衝動,與先生說起,他認為你要你去買就是,男人戴什麼戒指?幸好他後來改變想法,我們也一起去金店挑選了一對鉑金婚戒,上面有顆小鑽石。有位無婚戒的親戚曾問我:「戴與不戴有何不同?我老公是決不肯戴的。」我說各隨心意吧,這種事並非「必須」。

  說是並非必須,但已婚者都知婚戒的意義,象徵着遵守婚約的承諾,婚戒亦具有一定約束力,「我已婚,不能再接受你的追求。」「我有妻小,不能沾染此不良行為」……婚戒也是愛的信物,可撫慰相思的寂寞。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