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旅行城市故事 > 正文

【百家廊】坐一趟初夏的慢車/付秀宏

時間:2020-06-24 09:37:44來源:香港文匯報

  作家梁衡說,初夏時候,山坡上的芊芊細草長成了密密一片,林帶上的淡淡綠煙凝成一堵黛色長牆。輕飛曼舞的蜂蝶不見了,卻換來蟬兒,潛在樹葉間一聲聲長鳴。太陽烘烤着大地,青青麥浪好像有心事的少女,張望着遠山、高雲和公路上的汽車。初夏的每一棵樹,都成為人們休閒的天然羅帳。陽光透過枝葉,閃動在地上的光斑細密有致,或躺在樹下草地上,或上船下水看初蓮抱香,都覺得那是神的眷戀。

  冬日裏渴望溫暖,盛夏中渴望清涼。初夏尚好,太陽從地平線迸射出的光芒,溫煦可人,熠熠發光。初夏是一個很奇妙的時節,鮮花、雨水、陽光、綠木,像華彩又絢爛的印章鄭重地按在春花已去的畫面上。夜雨啃泥叩軒窗,荷葉不斷應答着魚兒,相繼打開自己的傘蓋。雨後,油菜打包的菜籽愈發飽滿,馨香的小村則瀰漫着新生兒的喜氣,好像連呼吸都變得富有奶香。

  初夏的陽光吻熱了櫻桃園,村莊讀懂天地間樹的志向。莊稼地裏,風兒在回來地奔跑。南風在南面巡邏,北風在北面站崗,西風在西面執勤,東風在東面假裝哭泣,可空氣卻並沒有淚滴。我坐在初夏的陰涼裏,回想老院子裏的故事。幼時的青龍偃月刀和棗木槊早不知去向,只閃爍着記憶的翅膀。我曾在老院子住了17年,一個又一個初夏的石榴花,在眼前流連。今晚,風會曾記得童年的塵香與嬉笑嗎?我將在心靈的岔口,坐到很晚。

  穀雨之後的渠水,像心間的清泉歡流,陽光用接續不斷的拔節渲染着初夏。坐一趟夏日慢車,最美的時光是初夏傍晚,一邊搖着扇子,一邊聽着若有若無的蟬聲。愛人在一旁一針一線編織十字繡圖案。一會兒,我起身去屋裏,折身給她送上一月牙西瓜,她搖搖頭。從疫情開始,愛人就開始重複着同一個動作,慢吞吞地,如同小說家羅琳坐在那趟開往春天的慢車上,精心勾勒着她的心思,非常安靜。

  初夏的月光,靜靜地流瀉而下,灑在小區的池塘中,反射出銀白色的亮光。夜色深沉,萬籟俱寂。突然間一聲蛙鳴,緊接着蛙聲四起,那整齊而有節奏的蛙鳴時而高亢,時而低沉。當人走近時,池塘裏的蛙聲又戛然而止。後退幾步靜默不動,青蛙慢慢恢復了叫聲。樹梢上月亮顯現出圓滿的美,夜鶯的情歌永不疲倦地表白,我則像一株野生的小向日葵長在荒野中,此間布穀聲聲、麥子灌漿、籬邊葚紫、杏兒已然發黃。

  我的內心感受到了原來沒有的從容與幽深,既有閒到心籟裏的閒情安適,又充滿靈感光顧前的美妙萌動。記得看過一本雜誌,說男人愛湖邊「野渡無人舟自橫」的意趣,女子痴迷身邊「雲想衣裳花想容」的悠揚。夏日傍晚深處,心情一點點慢起來,空氣中彷彿飄着悠然雋永的滋味。初夏真的還不是飽滿的桃子,不適合大口大口地吃;她是紅紅白白的櫻桃,要一點一點地去品。

  比如,一女人找另一女人去跳廣場舞,跳累了,攜手去公園湖邊看水。當時,其中一位麻利地從包裏拿出小布墊坐下,還在路邊攤點兒買了兩杯冰激凌和一包小點心。交談中,一位女人無意說起自己頸椎不好,明天要學瑜伽;而另一位乾脆脫掉鞋子,站在草地上做起了示範慢動作,一個、兩個、三個……最後她對女友說:「你每天空閒時,把這幾個動作練一練,隨時隨地堅持下去,漸漸心性就變了,比定點兒趕場子好,這是用心慢慢得到的快樂。」

  初夏的夜晚,最適合「慢快樂」一族來消閒,這種情境像蘭蕙之美,帶給人幽香滿懷的感喟。在初夏,經過一天的熱浪撲身,轉到了夜晚的清涼,如果一旦心性急了,就壞了心情。與轉瞬即逝的「激情巔峰快樂」相比,初夏傍晚的秘密是「慢」。英國才子王爾德說得好:「要過奇妙的生活,就要投身到喜歡的真實情調中,每一個點滴都不要浪費。即使慢,也不怕,那是一種持續的享受過程。」

  初夏,當我睜開惺忪睡眼,樹上一片片綠葉因翠鳥的鳴叫而生機盎然。鳥兒的鳴叫清脆婉轉,街上的色彩愈漸豐滿。女人的裙子愈來愈艷,不由讓人思思念念,順着清淺的顏色,輕輕打開青春的記憶。淡淡清香裹在微風裏,遠天的晚霞垂首不語,是不是想對小橋流水傾訴什麼秘密。綠色像潮水瘋漲,夏夜像堤壩上的柳絲那麼漫長。一直澎湃不息的是時光,這個初夏的腳力還是那樣堅定有力。深夜,心靈和肉體竊竊私語,唯有不變的深情守望。

  聽從內心的安排,初夏「慢快樂」才會持續下去。我有一位表妹,她說過一句擲地有聲的話:「莊稼拔節,我來烙餅。」初夏時節,她很少去擠麥當勞、肯德基等快餐店,而一遇閒暇就特愛泡在自家廚房裏,慢慢製作自己的手藝,什麼綠豆湯、苦瓜盞、五彩炸醬麵等等。當然,有時也會煩,晚間就一路走去,聽蛙聲一片,享受自然的天籟。這時,月光從她長長的睫毛漏下來,兩隻鳥兒穿過公園的晚雲,在她的眼際愈飛愈遠。

  初夏裏,讀書生活也是一樣,慢一點兒才出真味。在夏天的心情裏,花上兩個小時,讀文森.奚恩《個人歷史》中的短短兩章,仔細品味每一段、每句話和每個字眼;甚至連每個語調都反覆思索,在內心裏映出真切的情景。恍若鋼琴家研讀樂譜,一小節一小節地細心演奏,才可進入作曲家的精神意境裏,並按照自己的理解把它重新創設一番,就很好。

  坐一趟初夏的慢車,並不是奢侈的事情。它的低碳綠色屬性,不僅是物質的,而且更多屬於精神層面。在夏樹葱蘢的時刻,學會「慢快樂」,是心境與季節上的優雅合拍。柔細、平緩、心籟的情緒纏繞,如同初夏裏慢慢打造的世間萬物,在慵懶中生長着細密的沉醉。坐一趟初夏的慢車,需要時間和內心的等待和堅守,更需要把心性一點點改變。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