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頁 > 旅行城市故事 > 正文

圓願布拉格\陳紓婕

時間:2019-07-08 11:16:07來源:大公報

  從歐洲回來之後,我常對人說,在布拉格就彷彿生活在童話世界一般。

  我對於布拉格的認知,起源於當年風靡全國的歌曲《布拉格廣場》,但第一次真正憧憬是在尼采的筆下:「當我想以一個詞來表達音樂時,我找到了維也納;而當我想以一個詞來表達神秘時,我只想到了布拉格。」

  這麼多年,恍惚之間我就來到了這裏,心中那些期許與現實的靈感相互碰撞在一起。以至於當我在首次踏上查理大橋的時候,眼眶竟然有些濕潤……夕陽下的布拉格,屋宇鱗次、紅瓦黃牆在春日暖陽下絢麗奪目。遠處伏爾塔瓦河上波光粼粼、遠橋疏影,對岸城堡山上高高低低的屋頂和塔尖如同撒了一層金粉,閃耀着夢幻般的光。

  一個童話裏的世界,一個美得荒誕的布拉格。

  等着夕陽慢慢落下,眼看着老城區淹沒在夜幕裏,又在昏暗甜蜜的燈光中醒來。霓虹燈起,忙碌了一天的喧囂漸漸安靜,城市的夜開始了。

  夜晚在布拉格散步是不可少的,主廣場建築物亮起大量的燈光,建築被沾染成淡紫色靛藍色,依稀可見的是暗紅的屋頂和粉綠的教堂。這真是一個令人驚嘆的地方,廣場上聚集着各色人群,有挽着手閒逛的老年人,有騎自行車的,推着兒童車的,有玩滑板的年輕人,還有站在路燈下親吻的情侶。

  回酒店的時候,在蜿蜒曲折的舊式石板路上,鵝卵石有些硌腳,也遇到路邊站着一些讓人心驚的小流氓,有人走動搭訕、有人拿着酒瓶子唱歌、有人醉醺醺,也許這就是這座城市最原始的生活狀態之一。

  離酒店越近,越發覺身體早已疲倦不堪,天空還飄起了雨,小雨潺潺伴着春天的濕冷,我不由得掖了掖衣角裹緊了外套,繼續前行。據說布拉格一年之中只有七十個晴天,剩餘的近三百天都被陰雨覆蓋,不免有些擔心起接下來兩天的天氣。我帶着憂慮的心情,在布拉格入睡了,很安然。

  次晨,天越來越亮,第一縷陽光也直射到我面前,飽含着歲月滄桑的查理大橋灑滿了清晨的光芒──這,就是我期待的布拉格。

  漫步在布拉格老城,天主教大教堂比比皆是,儘管年代久遠,但保存都較完好。如此看來,布拉格整個城市被列入世界文化遺址,也不足為奇了。老城廣場是這個城市跳動的心臟,這裏人來人往。附近的咖啡館和餐館都留了露天位置,大家聊天玩樂,看風景喝咖啡,聽說一到周末,咖啡館裏幾乎沒有空位子。

  中午,我又來到查理大橋,這時是和昨天傍晚完全不同的景象,橋上被形形色色的人佔據着,有老人、少婦、孩童、街頭藝人,還有醉漢。製造着夢幻的泡泡機中年男人或者少年,時而出現在橋的這邊,時而出現在橋的另一處……一派生機勃勃。

  關於布拉格,可寫的太多了,以至於我不敢確定「美」是不是用來描述布拉格最準確的辭彙。記得臨走的那一天,轉機的機場商店裏《伏爾塔瓦河》的曲調再次響起,優美的旋律彷彿把人帶入了仙境,布拉格的景象一幕幕又浮現在眼前。

  我想,布拉格就像卡夫卡說的一樣:「長着爪子,不肯放人走。」

  然後,我想起自己曾經許下的一個願望:在最美的季節,到最美的地方,吃最有特色的美食,住最有特色的酒店,遇到最有意思的人。而布拉格,給了我一部分的機會,去實現這個美好的願望。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