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點擊香江\「六個明確」充分體現基本法精神內涵\屠海鳴

時間:2020-06-23 04:23:28來源:大公報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日前向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作了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草案)》的說明,《草案》的主要內容可以歸納為「六個明確」:明確規定中央人民政府對有關國家安全事務的根本責任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應當遵循的重要法治原則,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相關機構及其職責,明確規定四類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和處罰。明確規定案件管轄、法律適用和程序,明確規定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機構。

  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基本法具有無可辯駁的憲制地位,《草案》以「六個明確」清晰地勾勒出了「港區國安法」的輪廓,回應了人們的關切,充分體現了基本法的精神內涵。

  「兩個責任」源於「不可分離」

  基本法的第一部分是「總則」。什麼是「總則」?就是「管總」的。如果把基本法比喻為一棵樹,那麼,「總則」就是「根」;而總則部分的第一條,則是「根中之根」,是這部法律的出發點和立足點。

  香港基本法第一條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基本法所有的規定都源於這句話,制定「香港安全法」也是源於這句話。正因為如此,《草案》首先明確了兩個責任:一是中央人民政府對有關國家安全事務的根本責任,二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兩個責任」源於「不可分離」。

  請注意,「根本責任」和「憲制責任」是有主次之分的。中央負有根本責任,香港負有憲制責任。其法理邏輯是:國家安全屬於中央的事權,中央可以通過法律形式授權香港處理有關國家安全的事宜。由此引出兩個問題:

  其一,是部分授權,還是全部授權?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香港應自行立法維護國家安全,但並沒有使用「只能由香港應自行立法」這樣的表述;而此次明確規定四類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和處罰,有三類與「二十三條」涉及罪行不重疊,說明並非全部授權。

  其二,當香港無法履行憲制責任時怎麼辦?既然中央負有根本責任,那麼,就有「兜底」的責任。所以,明確規定香港特區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承擔國家安全的主要責任,並接受中央人民政府的監督和問責;明確規定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其職責主要是監督、指導、協調、支持香港特區履行維護國家安全職責;同時,保留了在「特定情形下」辦理有關案件的權力。這都是履行根本責任的體現。

  法治原則源於「保障權利和自由」

  基本法第四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和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

  正是依據此規定,《草案》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應當遵循的重要法治原則。從兩個層面體現:一是依法保護香港特區居民的權利和自由。包括根據香港特區基本法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享有的權利和自由;二是法治原則。包括罪刑法定、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無罪推定、一事不再審、保障當事人訴訟權利和公平審訊等原則。

  《草案》還明確指出:駐港國家安全公署應當嚴格依法履行職責,依法接受監督,不得侵害任何個人和組織的合法權益。駐港國家安全公署人員除須遵守全國性法律外,還應當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這一條,也源於基本法第四條的規定。

  由此可以看出,駐港國安人員並不像某些人謠傳的那樣,具有「超然的權力」,「可以隨意捕人」,而必須嚴格依法行事。

  前天下午,香港中聯辦召開「涉港國安立法香港宗教界領袖座談會」,中聯辦副主任譚鐵牛強調港區國安法將會更好地維護國家和香港的安全及廣大市民的生命財產,更好地保障基本法賦予港人的基本權利與自由。基本法規定的宗教信仰自由、香港宗教組織正常的對外聯繫和交往也會繼續得到保障,不會因國安立法而改變。21位宗教界領袖和代表在座談會上踴躍發言,表達了對基本法規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信心和熱情。

  「指定法官」源於基本法授權

  基本法第四十三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依照本法的規定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這表明,維護國家安全是行政長官的憲制責任,必須在其職權範圍內竭盡所能履職盡責。

  基本法第四十八條規定了行政長官的十三項職權,包括「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各級法院法官」。可見,任命法官是行政長官職權範圍內的事情。

  正是源於以上兩條規定,《草案》在明確規定案件管轄、法律適用和程序時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應當從現任或者符合資格的前任裁判官、區域法院法官、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上訴法庭法官以及終審法院法官中指定若干名法官,也可以從暫委或者特委法官中指定法官,負責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

  由此可見,「指定法官」是依據基本法授權,並不是越權,此規定只是明確由行政長官在各級法院法官中指定一批適合審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法官,不是就一個具體案件選擇主審法官,二者的概念相去甚遠。

  基本法是具有憲制地位的根本性法律,不可能對具體事項做出詳盡的規定,但基本法確定的原則,香港其他法律必須遵循。從《草案》的「六個明確」來看,即將出台的「港區國安法」嚴格遵循基本法原則,充分體現基本法的精神內涵,這部法律出台後,必能護航「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註:《大公報》獨家發表,如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