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傅高義留給美國漢學家的精神遺產\周德武

時間:2020-12-22 04:24:19來源:大公報

  傅高義這個名字,許多中國人並不陌生,筆者在美國工作期間,也曾採訪過他幾次。在眾多中國問題專家中,他是最沒有架子的一位,臉上始終掛着微笑,很容易與人拉近情感的距離。

  雖然他已90高齡,但是昨晚不幸去世,還是讓大家感到有點意外。美國今年因新冠肺炎去世的人超過32萬,美國人對死亡已經麻木,傅高義的去世雖與新冠無關,但許多中國人感嘆,他走得不是時候。

  離拜登上台還有20多天,中美關係能否起死回生還有很大變數。特別是特朗普執政這四年,把兩國關係打成了重傷。怎麼把中美關係的冷灶燒熱,還需要像傅高義這樣致力中美友誼的人添薪加柴。   傅高義作為著名的東亞問題專家,以對日、對華研究而見長。他早年的學術成就得益於寫了一本名為《日本第一:對美國的啟示》的書,全面總結了日本的成功之道。他後來解釋稱,日本第一並不意味着日本經濟全面超過美國,但日本的快速崛起,足以給「山巔之國」敲響警鐘。傅高義赴日本搜集第一手資料,從政治、經濟、社會等視角,全面探討了日本發展的秘訣。

  自上個世紀70年代以來,傅高義頻繁來中國展開實地調研,特別是80年代對廣東社會經濟情況進行為期8個月的重點考察與研究,著有《先行一步:改革中的廣東》等書。他長期擔任哈佛大學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現更名為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主任一職,在哈佛大學享有「中國先生」的美譽。2012年他出版了《鄧小平時代》一書,留下了研究中國的巔峰之作。

  傅高義的可貴之處在於,他對中、日兩國的研究都是實地考察,多了一些嚴肅,少了一些嘩眾取寵,與當下紅極一時的所謂中國問題專家形成了極大反差。

  傅高義是學社會學出身,博士論文寫的是美國家庭問題。他對東亞的研究也是從日本家庭入手,在廣東的研究方法也是社會學的調查手段。由美國的家庭問題拓展到日本的家庭問題及中產階級現狀,進而對中國中產階段崛起多了一些思考。他的研究從點到線、從線到面,在美、中、日之間遊走、比較、切換,最終成為一名國際關係的知名學者,他的人生軌跡很好地詮釋了「學習」的價值。   他自稱是一個好學的人,小本不離手,問號不離口;與各色人群打交道,用他自己的話說,很會「拉關係」。這兩天朋友圈裏紀念傅高義的文章不少,從中不難看出,他的研究生涯與不少中國人有過交集。正像一位網友所言,「人們紀念他,不僅因為他作為一個美國人有時說出我們愛聽的話,而是他也客觀說了很多我們應該注意的話。」

  在美對華關係氛圍如此肅殺的大背景下,像傅高義這樣對中國十分了解且主張繼續「接觸政策」的聲音越來越弱。反華已成為新的「政治正確」,知華派、友華派在當下的美國顯得有點孤立。隨着像傅高義這類人的相繼離世,美國的一批中生代將如何定位及塑造中美關係多了不確定性。

  今年12月1日,傅高義在北京香山論壇視頻研討會上表示,美國當選總統拜登給中美關係帶來新的機會。他呼籲美國承認中國對世界的貢獻,公平對待中國。

  的確,客觀公正看待中國的美國人越來越少,相反,對華歇斯底里的人越來越多,甚至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12月4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並且接受霍士新聞採訪,大談「中國已成為美國國家安全的頭號威脅」,希望把這個認知傳導給下一屆政府。他在文章及訪談中稱,「美國情報顯示,中國正對200萬個士兵進行人體實驗,並進行基因改造,使之具有生物強化能力,這是中國試圖控制整個星球的途徑之一」。這位掌管美國16家情報機構的頭號人物,拋出這個猛料時居然還一本正經。後來有媒體報道稱,拉特克利夫的情報來源是:一個美國特工在中國軍營裏拍到了一張照片,上寫「傳承紅色基因,牢記初心使命」的標語,於是就有了「中國軍隊正在進行基因改造」的故事。

  這個不是段子的段子已成為美國評估中國軍力的笑柄。令人好奇的是,一向號稱最強大的美國情報機構居然鬧出這種笑話,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傅高義1993年至1995年出任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東亞情報官。這個成立於1979年的機構,主要任務是進行戰略研究,其最主要的成果是發表五年一次的《全球趨勢》報告。如果說由傅高義這類精英來主導中國的趨勢預測還算靠譜的話,我無法想像搞出「紅色基因」笑話的人充斥美國戰略情報界,這個世界將會是何等瘋狂。難怪美國戰略界對新冠病毒充滿了各種陰謀論。這個東西看多了,恐怕癲狂的不止幾個人。看來,民主黨上台的第一件事還是治治這個瘋病,否則美對華政策還是會瘋瘋癲癲。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