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特朗普豈能讓「美國歷史」任由民主黨打扮\周德武

時間:2020-06-30 04:24:32來源:大公報

  有人說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也有人說歷史永遠是一部當代史,經不起時間的檢驗。歷史不斷地被修正,時間愈久,許多事件才會看得愈清楚。相較於歷史的長河,人的一生太過短暫,所以人類只有站在歷史巨人的肩膀上,才會少走一些彎路。但歷史的悲劇卻一再重演,可見人類並不是歷史青睞的學生。正像大哲學家黑格爾所言,人類的最大教訓是不善於從歷史中吸取教訓。

  歷史有其客觀的一面,也有主觀的一面,畢竟歷史是由人類自己書寫的,難免具有時代的局限性。歷史的階級屬性,決定了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場,會寫出截然不同的歷史。歷史有無對錯之分恐怕見仁見智,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勝利者總比失敗者獲得更多的定義權。

  美國一直聲稱自己是「世界的例外」,但美國歷史的書寫並沒有例外。它同樣是由征服者書寫的,即由盎克魯撒克遜新教徒(WASP)所代表的價值觀或思想體系構成了美國歷史的核心。

  美國歷史只有短暫的244年,按照中國60年輪迴的時間計算,美國只經歷了四個輪迴。最具戲劇性的是,1840年當選的總統哈里森在第二年春天的就職典禮上患了一場感冒,一個月後因肺炎命歸西天;1900年再次當選總統的麥金萊號稱是被資本家用金錢收買的。因當時的資本家極度貪婪,辛苦工作一天的工人養活不了自己,社會矛盾激化,1901年9月麥金萊總統在一個走廊上被失業者開槍打死,自此成就了副總統西奧多.羅斯福的霸業。在羅斯福的任上修建了巴拿馬運河、建立了國家自然公園、推進了資本主義的改良運動。在南達科他州的「總統山」上,鐫刻着羅斯福的雕像,讓特朗普羨慕不已。

  1960年當選總統的肯尼迪,雖是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但肯尼迪家族也有擺脫不了死亡的「魔咒」,肯尼迪總統在達拉斯遭到伏擊的一幕令全美難以忘卻,其死因至今成謎。

  不知不覺中,2020年的美國大選如期登場,世界上最發達國家的總統大選,居然在74歲的現任總統與78歲的前副總統之間角逐,究竟是美國制度的悲哀還是美國政治競技場的一次偶然,只能由歷史去評說。不管鹿死誰手,下一任總統都將打破美國總統的一項年齡紀錄。

  特朗普6月25日在接受霍士電視台採訪時,記者問他對下一任期有何期待時,特朗普的回答卻不着邊際、不知所雲,對自己的連任顯然信心不足。以至於特朗普的競選團隊感嘆「總統有點心不在焉」。

  黑人弗洛伊德之死掀起的美國反種族主義浪潮還在發酵,最大的意外莫過於美國掀起了清理歷史遺產的運動,且波及到歐洲老牌國家。無論是大航海家哥倫布還是英國前首相邱吉爾,無論是美國前總統傑克遜還是一戰期間的威爾遜總統,無論是耶魯的校名,還是羅德島州的州名,無論是政治人物,還是奴隸主或貿易商,無論是北方聯邦的林肯還是南方邦聯的李將軍,只要第一桶金與販奴有關或蓄過奴,發表過種族主義言論,這些人的雕像或歷史遺跡都需要從大眾的視野中消失。一些學者甚至將美國的這場清理歷史的運動稱之為「美國文化革命」。

  特朗普抨擊這場清理歷史的運動走過了頭,演變成了打砸搶燒,是對美國歷史的不尊重。特朗普指責民主黨人站在無政府主義者一邊,打着反種族主義旗號,將美國帶入極左一邊。特朗普於6月26日簽發總統行政令,向所有破壞歷史遺跡的人宣戰,要求聯邦和各州嚴懲肇事者,並在網上轉發了白人至上主義者的推文,雖在三個小時後刪除,但互聯網的記憶已經將特朗普與白人至上主義者作了深度關聯。

  平心而論,這些年我們讀到的美國史其實作了許多美化處理,掩蓋了征服者的殘酷性及被征服者的悲慘程度。美國大街小巷處處留下了白人的歷史遺跡,其中不乏白人至上主義者的雕像。而黑人和其他少數族裔、原住民則被塑造成了皈依者。如果對美國歷史深入了解的話,其實美利堅民族也是硬生生創造出來的。美國各個殖民地願意走到一起,首先是共同的經濟利益驅使。隨着美國經歷南北戰爭及兩次世界大戰的洗禮,美國各個民族更需要一個圖騰加以崇拜,於是,美國的愛國主義教育就在「美利堅民族」的背景下得以強化。

  儘管歷史名人的雕像立在美國各地,但並不代表這是一部公正的歷史。美國不僅僅是一部白人男性的歷史,還有女性發展史以及其他有色人種的奮鬥史。一些學者爭辯道,雖然一些雕像是歷史的存在,可以不用推倒,但對雕像的詮釋需要重新改寫。

  民主黨經過這些年的演變與發展,基本上成為美國自由派精英和少數族裔的代言人,正因為如此,民主黨一直站在這場運動的前列,有意無意地迎合或追趕這股社會思潮。

  而共和黨人則成為美國保守勢力及老白男的代言人。特朗普的內心對自己作為一個白人還是有着天然的優越感。目前美國的人口結構中,黑人佔13%,拉丁裔佔18%,亞裔約佔7%,而白人佔61%左右。雖然並不是所有白人都是白人至上主義者,但白人世界對民主黨領袖帶頭向黑人下跪的動作還是有一絲的不快,認為民主黨人矯枉過正,走向了歷史的反面。為了穩住這個國家的基本盤,特朗普誓死捍衛白人的利益。如果他也像拜登和佩洛西那樣,估計共和黨的選票將很快流失。從這個意義上講,特朗普還是保持了一份清醒。2016年特朗普靠着老白男將他抬進了白宮,而2020年拜登能指望黑人將其抬回白宮嗎?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