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全球疫情惡化只是美國股市大幅修正的藉口/周德武

時間:2020-02-29 04:24:04來源:大公報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遍及世界五大洲。尤其是韓國、日本及伊朗與意大利均出現重大險情,境外新增感染人數連續兩天超過中國本土,原本是風暴中心的中國反而面臨「疫情倒灌」的巨大風險。

  股市是衡量全球恐慌程度的晴雨表。全球資本市場成為驚弓之鳥,尤以美國為甚。至北京時間28日晚11點止,道指本周連續大幅度下挫,累計下跌4200多點,跌幅超過14%。美股下挫也讓特朗普的印度之行心不在焉。雖然他在南亞不斷喊話,認為美國的疫情不嚴重,稱股市下跌不是擔心疫情失控,而是害怕桑德斯當上總統。2月25日的《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也在呼應特朗普這個說法,「如果2020年的全球經濟走弱,美國經濟急速下滑,那麼市場會猜測桑德斯的贏面可能上升,進而推進社會主義議程,這才是投資者們真正擔心的事」。

  剛剛回到美國本土的特朗普於當地時間26日與美國疾控中心主任一起召開新聞發布會,強調疫情在美國暴發的風險仍然很低,並指責媒體和民主黨人製造不必要的恐慌。他甚至呼籲民眾將新冠肺炎當成流感來對待。即便如此,市場還是被來勢洶洶的外圍疫情擴散所嚇倒,尤其是美國加州也出現首宗疑似社區傳播,市場對特朗普所謂「美已做好萬全準備」的講話並不買帳。2月27日美國股市一開盤,道指再跌千點,令市場大驚失色。隨着恐慌盤的湧出,一些抄底資金開始返場,至中午時分,道指跌幅曾一度收窄,但終究未能挽回頹勢,道指收市大跌近1200點,跌度超過4%;而2月28日(周五)股市開盤仍慣性下挫,道指再跌千點,讓投資者的信心倍受打擊。

  疫情大規模暴發已一月有餘。雖然中國採取了封城等極端手段,為國際社會採取相應防範措施贏得了寶貴的時間,但世界許多國家只是光打雷不下雨,對疫情的防控總體過於鬆垮,仍用常態思維應付國際衛生突發事件。世衛組織負責人感嘆,防止疫情大流行的「時間之窗」正在關閉。

  伊朗與意大利分別是中東和歐洲的風暴中心。伊朗副總統埃卜特卡爾等高官屢屢中招;意大利的確診人數也在迅速增加,意周邊的其他國家均出現感染病例,歐洲股市也隨之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28日主要歐洲指數的跌幅均在4%上下,完全籠罩在一片淒雲慘霧之中。

  國家有邊界,也有嫌隙,但病毒無國界,無孔不入。如果說在疫情之初,還有個別國家想藉機收穫「疫情紅利」的話,那麼隨着時間的推移,疫情對全球旅遊、航空及產品供應鏈的衝擊遠超許多人的想像。迄今為止,人類對新冠病毒的認識還處於初級階段,國際社會攜手合作共同抗疫,具有越來越強烈的緊迫性和現實性。

  事實已經證明,美國股民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至截稿(以四天半計)時,美股市蒸發5.5萬億美元。股市如此快速下跌,對特朗普來說真不是好事。特朗普一向以美股上漲為自豪,並把它視為自己政績的一大標桿,也是其競選連任的重要資本。一些媒體和分析師認為,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可能是壓死特朗普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反而為民主黨鹹魚翻生燃起了一線希望,或成為該黨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其實特朗普押注股市並不是明智之舉,美國歷屆總統對股市一般不予置評,但特朗普一反常態,隔三差五就要評說一番。這三年美股「聞特起舞」的例子屢見不鮮。從某種意義上說,新冠肺炎疫情只是給美股大逃亡提供了一個藉口,給特朗普逃避公眾的指責提供了體面的台階。

  美國股市高處不勝寒是世界公認的灰犀牛。在過去10年多時間裏,美國GDP複合增長了40%左右,但道指上漲300%以上,納指上漲400%有餘,股市上漲完全脫離了美國的經濟基本面。據統計,道指目前平均市盈率(PE)高達24倍,而歷史平均水平只有15倍左右。相比之下,中國滬深300指數的平均市盈率只有15倍,處於歷史的中低位,其泡沫程度無法與美國同日而語。

  美國股市上漲的原因雖見仁見智,但有幾點是存在共識的:一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在「量寬」政策的刺激下,企業手持大量現金,但找不到合適的投資項目,於是轉而回購自家公司的股票,反過來推動股價上升,而公司員工的期權也就變成了真金白銀,大家皆大歡喜。二是「美國優先」政策給其帶來短期利益,人們對經濟向好的預期增強。三是美國長期執行低利率政策,各類基金靠債券收益率無法維生,於是風險偏好上升,加大了投資股票等高風險資產的力度,對股市上漲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四是特朗普通過減稅等措施,誕生了一部分新企業,美失業率大幅度下降至3.5%的歷史新低(儘管就業的成色仍值得商榷)。在「財富效應」的推動下,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走高,讓人們對美國經濟有了很大的錯覺。但大潮退去,誰是裸泳者一目了然。特朗普的自信與市場的一片恐慌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究竟是市場的恐慌過了頭,還是特朗普的自信過了頭,還需要時間檢驗。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