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公評世界\特朗普頻換國家情報總監的背後\周德武

時間:2020-02-23 04:24:06來源:大公報

  「通俄門」一直是特朗普的心病,也是奧巴馬留給特朗普的重要政治遺產,讓其四年執政一直籠罩在合法性的陰影之中。對特朗普的彈劾由頭也因「通俄門」而起,最後「通烏門」成了眾議院的鐵證,不能不說是陰差陽錯。

  彈劾案的餘波仍在發酵,特朗普正對彈劾調查期間表現不好的官員清理出戶。就在輿論質疑總統做法不妥的時候,新的「通俄門」問題再次浮出水面,讓特朗普氣不打一處來,於是他又一次展開了對情報界的大洗牌,而情報總監馬奎爾被解職則是最新一步。

  特朗普與情報界關係不睦是公開的秘密。尤其是情報部門堅持認定「俄干預了美大選」,讓特朗普一上任就與之結下了樑子。而上屆大選投票日前一天,網絡小報刊登了所謂2013年特朗普赴俄羅斯出席環球小姐選美活動的調查報告,一些細節被描得繪聲繪色。這種無法證實的小道消息,被特朗普認定是中情局背後所為,有意跟自己過不去。2017年1月,中情局局長布坎南離任時警告特朗普,「隨性行事無法捍衛國家安全利益」「不能低估俄羅斯的安全威脅」等等。

  在過去的三年多裏,除了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頻繁更換之外,國家情報總監(911事件後設置的一個機構,統領美國16家情報單位)一職也是高危崗位。2017年3月科茨接任此職之後,與特朗普在俄羅斯、朝鮮、伊朗問題上產生了嚴重分歧。特朗普曾希望科茨公開駁斥「通俄門」,但一向反俄的他就是不願鬆口。特朗普先後炒掉負責反情報工作的聯邦調查局長科米和代理局長麥凱布,並逼走司法部長塞申斯。

  2019年8月國家情報總監科茨與副手戈登同一天辭職後,特朗普提名得州共和黨眾議員拉特克利夫出任,但在聽證過程中出了差錯。有人認為其「情報工作經歷單薄,簡歷存在誇大之處,加以媒體對其誹謗」,於是被迫提名國家反恐中心主任馬奎爾擔任此職。

  2020年的大選正全面鋪開。雖說共和黨候選人的提名沒有任何懸念,但特朗普也不可能高枕無憂。尤其是民主黨人布蒂吉格在艾奧瓦州拔得頭籌,增加了美國大選的一絲懸念。特朗普一邊對民主黨初選及辯論「坐山觀虎鬥」,一邊時不時利用他們的差錯為自己撈分。前不久,他對「小個子」(身高1.72米)的紐約富翁挖苦道,下次辯論賽最好找塊小板櫈墊着。而前兩天拉斯維加斯的民主黨辯論,彭博遭到黨內大佬的「群毆」,特朗普(身高1.9米)更是幸災樂禍。

  特朗普十分看重連任,上任之初就成立了競選連任探索委員會。但橫亙在特朗普面前的三座大山也是他必須設法翻越的。一是佩洛西領導的、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二是美國主流媒體的敵意。除了霍士新聞(FOX)之外,對特朗普作正面報道的真是鳳毛麟角,以致特朗普罵這些媒體只知道製造「假新聞」。不過,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參院判定特朗普無罪的第二天,《華盛頓郵報》以「無罪」的大標題報道了這一歷史性案件,特朗普在全世界面前,展示了華盛頓郵報的頭版標題,可見特朗普嘴上罵着華盛頓郵報,但內心對這些主流媒體還是特別在乎。而第三座大山無疑是美國情報界了。2月13日美國情報官員的機密簡報則成為特朗普與情報界發生衝突的最新一例。特朗普為此大發雷霆,並把馬奎爾叫到辦公室訓斥一番。總統擔心民主黨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會將俄羅斯干預美國2020年大選情報當作攻擊他的武器。

  特朗普迅速任命了自己的忠實盟友、駐德大使格雷內爾接替馬奎爾一職。這名同性戀者在情報方面經驗為零,因此在參議院能否順利通過仍存在不確定性。德國舉雙手歡送這位大使,尤其是格雷內爾威脅對參與俄羅斯輸歐天然氣管道(北溪-2項目)的德國公司予以制裁後,他與德國政要的關係急劇惡化。

  據《紐約時報》報道,在民主黨初選中領先的桑德斯也得到了情報部門的相關簡報,稱俄羅斯為了讓特朗普繼續連任,正設法幫助民主黨內實力最弱的人選勝出,這樣特朗普將會輕易戰勝對手。把桑德斯看成是軟柿子當然讓這個老頭不高興。但大選就是這麼殘酷,肯定有不少共和黨人也在暗助桑德斯成為民主黨的正式提名人。

  桑德斯在美國被貼上了「共產黨人」和「社會主義者」的標籤。他自己也毫不隱諱自己是一位「民主社會主義者」。目前桑德斯在兩個州取得了不錯的戰績。一些人認為,對桑德斯「社會主義」理念的認同,「不過是無知的年輕人在趕時髦罷了」。但不管怎麼說,這股社會思潮泛起說明,資本主義制度本身在迅速退化,在重大危機面前逐漸失去了社會適應力和變革力,在積累各種矛盾的同時,很難為其困境找到出路或答案。

  布蒂吉格的崛起無疑是2020年美國大選的亮點。他早早亮出了自己外交綱領。由於布來自美國中西部,對中國製造的衝擊感受更強烈一些,其「經濟民族主義」的色彩顯然更濃。在對華政策方面,他稱中國是「技術威權主義」國家,對中國擺出一副鷹派姿態,「中國不僅僅是競爭者,在許多方面甚至是對手」。他贊成通過「有序而非混亂的方式」來改變中國的行為,「僅僅用關稅來戳中國的眼睛,然後看他們的反應,是一個真正的戰略錯誤」。

  以桑德斯代表的激進派與布蒂吉格代表的年輕溫和派之間的較量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着民主黨政治版圖的重構及演變方向。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今年大選不是特朗普有多麼強,而是民主黨實在太弱。在民主黨後繼乏人的大背景下,2020年挑戰特朗普的難度越來越大。2月21日華盛頓郵報發表評論文章稱,「如果一個明智而溫和的民主黨人不太可能從混亂中脫穎而出,那麼美國的盟友和對手將會為另一個不穩定的四年做好準備」,「而世界也正在適應特朗普版的美國並準備與之相處更長的時間」。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