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政情觀察/香港外籍法官必須做的抉擇\楊 堅

時間:2020-10-19 04:24:04來源:大公報

  10月5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接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建議,在取得立法會同意後任命英國最高法院副院長賀知義(Lord Patrick Hodge)出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10月9日,英國32名跨黨派國會議員聯名致函英國大法官兼司法大臣巴克蘭(Robert Buckland),反對賀知義接受任命,稱:賀知義如果接受任命,會令英國法官參與香港特區政府侵犯人權的所為,也如認同香港國安法有缺陷的原則與程序,這種聯繫或會令英國的獨立司法系統聲譽受損,雲雲。香港媒體在報道時提及,賀知義在2018年討論司法獨立時,批評中國無司法獨立。

  上述相關信息,提出來兩個相關聯的問題──英方對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持什麼立場?香港任命其他實行普通法的國家法官出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應當遵循什麼原則?

  須擺脫英國政府的干預

  英國政府對中國政府履行憲制權責制訂香港國安法是惱羞成怒。英國攻擊香港國安法違背中英聯合聲明。但中英聯合聲明第一條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聲明:收回香港地區(包括香港島、九龍和「新界」,以下稱香港)是全中國人民的共同願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決定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制定並執行香港國安法,正是中國政府行使對香港主權的應有之義。英方對香港國安法表現得氣急敗壞,證明其對香港回歸中國心有不甘。

  就在香港國安法生效第三天,7月2日,英國首相約翰遜公開表示,他要在華為是否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上謹慎行事,因為不希望重要的基礎受制於「潛在敵對國家供應商」。很快,英國政府改變之前態度,宣布華為被排除於英國5G網絡建設。

  視中國為潛在敵國的觀點和情緒瀰漫倫敦。據《衛報》當地時間10月8日報道,英國第一海務大臣、海軍上將托尼.拉達金(Tony Radakin)當天在樸茨茅斯暗示,中國海軍有能力「通過北部海域航道直接到達北大西洋」。報道認為,他此言意在暗示「中國對英國構成戰略威脅」。

  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各界必須重視,相比較美國,英國在香港的勢力和影響尤甚。美國在香港的勢力和影響,表現在美資和受美國扶持的團體、人員上,也包括美式文化。英國在香港的勢力和影響,則有五方面,一是經濟實力和影響,主要由英商來體現;二是文化實力和影響,既由馬會作為機構來代表,也由傳統核心價值作為無所不在的滲透來體現;三是在特區政府,得益於傳統公務員體制和資深政務官隊伍平穩過渡;四是司法機構,執行英國培植的普通法制度,接受西方法律薰陶,尤其終審法院擁有外籍法官;五是在媒體、教育、法律及其他專業界的實力和影響,得之於西方教化。

  為了香港繁榮穩定,中央政府允許香港司法獨立,設立終審法院,聘請其他實行普通法的國家法官出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香港終審法院及其他法院有外籍法官。這樣的制度安排,需要兩個條件,一是特區法官整體上完成從九七前效忠英國到九七後效忠中國轉變,二是特區法官整體上保持對兩大政治對抗陣營的政治中立。至今,這兩個條件都沒有具備。

  法官效忠國家天經地義

  法官的國籍,在有關國家與中國關係友好時,不成問題。問題是,美英以及「五眼聯盟」開始與中國對抗。香港法院有這些國籍的法官,也就自然產生他(們)效忠誰的考驗。尤其,在涉及香港國安法案件時,英國及「五眼聯盟」其他國家的法官是維護中國國家安全抑或迴避?的確,會令他(們)頗費思量。行政長官不能低估「五眼聯盟」與中國關係進一步演變會對有關國籍的法官所產生的壓力。

  我不主張目前考慮減少或取消香港各級法院的外國籍法官。但是,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各界必須重視,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快演變,香港的外國籍法官難免要做留或走的抉擇。特區法院如果繼續保留外國籍法官,必須考慮他(們)本人對待中國和中國司法制度的立場。司法機關是政權機關。要求香港司法機關效忠國家是天經地義。要求香港法官效忠中國,要求香港外國籍法官在他(們)祖國與中國對抗中做抉擇,不應被視為不合理地把香港司法機關政治化。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