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勿讓我城再哭 別令親痛仇快/方靖之

時間:2020-03-27 04:23:56來源:大公報

  雖然「修例風波」仍未止息,但對於「黑暴」卻可蓋棺論定。這是一場由仇恨和謊言所挑動的政治暴亂,也是反華勢力一次有組織、有預謀的奪權陰謀。或者,即使沒有修例,別有用心的人亦會炒作其他事件,因為他們針對的並非議題本身,而是藉着暴亂撈取選舉利益,從而亂中奪權。

  這場黑色暴亂是香港歷史中不堪回首的一頁,也是充滿血與淚的一頁。對於這場風波應該有完整的記錄。近日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將這段「黑暴」歷史,用文字及攝影鏡頭記錄驚心動魄的每一幕,編成畫冊《哭泣的城市》。這是對於這場「黑暴」最完整、最有系統的記錄,而「哭泣」二字更是點睛之筆。

  在這場「黑暴」中,除了別有用心的外國反華勢力、利用暴亂來大吃「人血饅頭」的反對派政客之外,全香港幾乎沒有贏家。大批市民都為了「黑暴」、為了香港而哭泣。一般市民眼見無日無之的「黑暴」,將繁榮安定的香港社會弄得天翻地覆,暴徒到處破壞、縱火、襲擊,視法律如無物,將香港的法治基石和社會秩序肆意破壞,市民失去人身安全和言論自由,商戶失去營商自由,市民甚至連上班的自由也被暴徒剝奪,市民都在哭泣。

  建制派及其支持者成為暴徒針對的對象,在街上說了句暴徒不中聽的說話,隨時被當街圍毆,商舖只要支持政府就隨時被「裝修」,在區選前建制派辦事處被有組織縱火破壞不知凡幾,義工被騷擾威脅,敢怒不敢言,建制派在哭泣。

  對喪心病狂的暴徒而言,數千人被拘捕,等待他們的是漫長的刑期以及前途盡毀的後果,這些暴徒及家人午夜夢迴,或許也會悲傷痛哭。就是連前線鎮暴的警員,面對暴徒雖夷然不懼,兵刃加身而不驚,但每想到家人因為自身警員身份,而遭到暴徒的起底恐嚇,遭到無德教師的欺凌侮辱,甚至遭到一些市民的冷嘲熱諷,總不免感到心傷,為家人為香港而哭泣。

  歷史是一面鏡子,它照亮現實,也照亮未來。《哭泣的城市》一書記載了香港這段「極暗歲月」,但其真正意義,不單在於記錄更在於教訓,香港各界尤其是典守者如何汲取「黑暴」的教訓,勿讓我城再哭,別令親痛仇快。「黑暴」目前雖有稍竭之勢,但這不過是搞手形格勢禁下的無奈之舉,在疫情之下,在警隊嚴守當前,「黑暴」難越雷池,但他們絕不會死心,去年的勝利來得太過輕易,反對派絕不會放過繼續挑動暴亂的機會。況且做炮灰、坐牢的不過他人之子,所以大型暴亂將會全面捲土重來已是板上釘釘。

  在大半年的鎮暴惡戰中,警察滿身傷痕,每個周末捨棄與家人團聚時光,夜以繼日面對兇殘的暴徒,身心俱疲,卻得不到應有的榮譽。相反,摧毀香港的人,竟以榮光自居,世事之顛倒莫不過於此。他日「黑暴」重來,還是要依靠警隊。這是警隊義不容辭的任務,但卻不是警隊單獨承擔的責任,現在的問題是,對於即將全面捲土重來的「黑暴」,有關方面做好了準備沒有?做好了應對部署沒有?

  法庭在平息暴亂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司法機構有沒有從香港整體利益出發,要求法官們犧牲一點個人休息的時間,加班加點審訊?又或因應近期的疫情,採用網上審訊?大量案件積累,判決曠日持久,如何產生阻嚇力?這究竟是法庭不肯,或是律政司沒有推動?

  不要讓我城再哭,關鍵就是要盡快平息這場暴亂,讓香港重新出發。「黑暴」已困擾香港整整9個月,一些不切實際的做法應該丟棄,例如寄希望於溫和反對派,寄希望於「和理非」,企望以所謂民意壓力令暴徒收手,事後證明已是無用。毛主席講過:「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這正如地上的灰塵。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當中的重點就是兩個字:「鬥爭」,在政治上要敢於鬥爭,而不是退讓、妥協,一味釋善意,和戰不定。這樣暴亂怎可能有平息之日?堅定意志,全力平亂,別做令親痛仇快的事,這樣「黑暴」重來,又何足懼哉。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