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議論風生\為何記者鏡頭只有「受害者」?\常洛聞

時間:2019-10-10 04:23:54來源:大公報

  經過暴徒將近四個月的「教誨」,香港的新聞記者學會了如何既能出糧,又能享受新聞業者的光環,還能不被暴徒圍攻的「萬全之術」──所有的鏡頭要麼對準警察,要麼對準受害者,有特寫絕不用中景,有中景絕不用全景,政府轄下的香港電台更是非常貼心地為所有不小心出鏡的「示威者」全程打碼,唯恐「隱私」泄露。

  10月6日藝人馬蹄露因為拍攝歹徒破壞銀行櫃員機,被當街圍毆,歹徒更搶走手機,手機價值有限,歹徒當然是自知偷雞摸狗打家劫舍見不得光,要毀滅證據。在場有本地外地不下十間傳媒的記者,從馬小姐被打,到手機被搶一直到再次被圍攻再到報案,全程攝錄在案電視播出,可是整段畫面都是受害者面部特寫,馬小姐身後並沒有東西「霸位」阻止傳媒拍攝,手中攝像機變一變焦,也不難將整個場面收入鏡中,但是從頭到尾都只能看到馬小姐血和淚越流越多,施暴歹徒的手爪越來越放肆,手爪根部到底生長着什麼樣的見不得光的生物卻沒有下文。

  不敢拍暴徒真面目

  保護「義士」那套詭辯只能騙騙中學生,如果被拍攝的人自詡「正義」,何必明知違法還堅持遮遮掩掩?如果拍攝他們的人也相信污衊警察的那一套說辭,認為警察萬惡不赦,那何以對着「正義人士」時只敢站在身後,拍到一片黑漆漆的肩膀,對着警察就敢拍警號、問姓名,用閃光燈對準警察?「正義人士」既然敢出來到處走動堵路「裝修」,自然是光明正大的模範市民,為什麼不給他們揚名立萬的機會?

  作為接觸過港聞的前同行,我能明白記者的邏輯──記者怕了,香港傳媒的一線人員一個月人工可能都買不到半部手中的攝錄機,風吹雨打還要吃催淚彈,OT完還不一定能回家,為什麼還要冒被打的風險去拍黑衣暴徒行兇的證據?拍完了警察會抓嗎?抓完了法官會判嗎?判幾天的話,出來了找我尋仇電視台會管我嗎?更何況有人真的相信打砸縱火是為民主,傷人燒車是爭人權。那作為記者只要拿出「中立」「記者只應該持平記錄,不應該介入事件」的新聞原則,兩邊都會給條生路,又能威又能戴頭盔,何樂而不為?

  但是這正常嗎?暴徒打砸搶燒,市民囤糧躲避成了正常;暴徒堵路設卡,市民要拿出手機給蒙面人檢查變成了正常;暴徒圍毆市民,動輒私刑,普通人在電視鏡頭前頭破血流變成了正常;暴徒襲警搶槍,用錘頭鐵管追打警察變成了正常。燃燒彈、磚頭、鐵管竹枝面前,鏡頭要對準受害者變成了正常。

  暴徒已經破壞了香港的正常生活,如今還要用暴力逼傳媒視而不見,幫他們撒謊,如果還有人覺得暴力是針對內地人,磚頭永遠不會打到我頭上,就覺得自己還生活在正常當中的話,想想納粹一開始對波蘭猶太人何其溫柔,想想這些「正常」的「義士」真的出現在自己家門口,卻無警可報的話,你是否足夠「正常」,「正常」到不會被「私了」呢?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