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知微篇\支持警方使用更高武力止暴\周八駿

時間:2019-10-10 04:23:54來源:大公報

  10月1日,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的早晨簡訊稱,北京慶祝70周年國慶之際,香港進行叛亂(Beijing celebrates as Hong Kong revolts)。那天上午,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數十萬人參加的盛大閱兵和遊行。下午,香港島、九龍和新界烽煙四起,全副武裝的暴徒向警察發起猛烈進攻,並肆意焚燒公共場所以及愛國愛港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破壞中資企業辦公地。其間,生命遭遇暴徒嚴重威脅的警員不得已開槍,擊中一名暴徒。

  面對暴亂甚至叛亂愈益惡化,香港社會仍有一些人以為局勢在趨於緩解。這些人所注目的,是近一個月來「拒中抗共」政治勢力發起的示威遊行參加人數明顯不及之前,卻忽略了兩個重要的新動態。

  暴徒欲致警察於死地

  其一,暴力程度加劇。向警察投擲燃燒彈、欲致警察於死地的手段頻發。暴力的恐怖主義特徵更明顯。9月29日,暴徒在金鐘、灣仔和銅鑼灣投擲近百枚汽油彈,其中約50枚在金鐘投擲。部分汽油彈非常接近民居和商舖。汽油彈成分經過改良,非常危險。有人在火警現場搬動石油氣罐,一旦爆炸,碎片散發方向難以預計,很可能造成嚴重後果。面對暴力升級,警察遏制暴徒的手段相應加強,9月28日、29日共拘捕157人;尤其,10月1日拘捕269人,為6月以來單日拘捕最多人。

  其二,「拒中抗共」政治勢力所謂「和(平)理(性)非(暴力)」示威方式,由大規模集會遊行,向小規模而密集的「結人鏈」唱《願榮光歸香港》轉變。9月30日,維多利亞港兩邊,多處同時舉行這一類活動。大規模集會遊行不可能在短時間裏頻繁舉行。小規模而密集的「結人鏈」、「榮光歌」可以天天展開,而且,深入香港社區、商場,對人心的作用是絲絲入扣、潛移默化。

  深入觀察香港局勢,不能不提出一個問題:香港警方累計逮捕的暴徒已相當於後者總人數的一半,為何暴亂甚至叛亂不僅未被平息相反更加惡劣?

  就香港警察人數和實力而言,對付二三千名暴徒應當是足夠的。問題是,警察被套上了只能使用「最低武力」的緊箍圈,至今,水炮車尚未被用來直接把暴徒沖垮,使用實彈更是極為罕見。而且,偶爾用了實彈,便招致輿論強烈批判。另一方面,法院允許被捕並被起訴的暴徒保釋。於是,二三千人的暴徒隊伍,沒有因為警方累計逮捕了逾兩千人而減少人數。獲保釋者往往重返暴亂甚至叛亂的第一線。

  套在警察頭上的緊箍圈,既來自特區領導者也來自香港社會。香港社會有一種偏見──任何暴力都不被允許,即使警察作為香港法治體系一部分必須以武力(暴力)來執法,也不能被允許用武(暴)。這種偏見折射香港社會患了極端自由主義,「自由(而且是個個自由)萬歲!」法治被這樣的歡呼聲淹沒。

  對學生暴徒不能「網開一面」

  參與暴亂甚至叛亂的不少是青少年,有些甚至是小學生和初中生。總的看,青少年尤其少年犯法,根本責任在社會和成年人。但是,這些青少年已然違法,法律只能適當給以從輕懲處卻決不能「網開一面」。

  香港法院對於暴徒的寬恕,客觀上加重警方止暴的壓力。特區政府寄希望於對話,不難理解。但是,暴亂甚至叛亂讓「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對特區政府可能會妥協寄予期望。雙方的預期存在着顯然非常嚴重的落差,結果將是任何一方的希望都將落空。所以,特區政府必須支持警方使用更高武力。

  止暴制亂所應當使用的武力(暴力),取決於需要而不是願望。事實證明,特區警察在一百多天裏竭盡了全力,卻因受制於「最低武力」而事倍功半。

  香港不少居民已經深受暴亂甚至叛亂所苦。但是,必須重視的,是香港居民沒有普遍產生怨恨暴亂或叛亂的情緒。據說是因為香港居民普遍有一種「失去香港」的焦慮,他們以為暴亂或叛亂是「失去香港」的憂慮甚至恐懼引起的,於是,對暴亂或叛亂表示理解或同情。

  不過,保持香港原有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不是讓香港停在1997年6月30日。1967年至1997年所謂「黃金30年」的香港,是經過多領域改革而獲得的。

  「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在外國主子策劃和指揮下發動「黑色革命」,企圖奪取香港特別行政區管治權、進而變香港為獨立政治實體甚至宣布香港獨立,迫使中央推動「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與時俱進,引領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各界展開多領域新的改革。然而,改革必須以盡快止暴制亂、恢復社會秩序為前提。

  資深評論員、博士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