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記者代入暴徒 如何持平報道?/方靖之

時間:2019-08-14 04:24:01來源:大公報

  在這場反修例風波中,一些前線記者彷彿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對於連串暴亂的搞手、始作俑者,令到社會秩序和安寧蕩然無存的暴徒,這些記者不但沒有絲毫不滿,反而對加害者產生了強烈情感,並且深信加害者的想法。這些記者部分是由於個人偏頗的政治立場使然,也不排除部分是被現場的環境影響,因而患上「反修例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記者有自身政治立場不足為奇,但卻不能因為自身的立場而影響專業操守,甚至與暴徒連成一線,利用記者的身份為暴徒發聲,為暴徒張目,對政府和警隊則有了偏頗立場。在這樣的心態下,記者還如何中立持平報道?更有某些記者,甚至公然在網上撰文強調自己與暴徒不割席,更加是政治上腦,政治蒙蔽了專業,這不但反映這些記者的不專業,更反映某些傳媒機構的不專業,自甘成為某些政治勢力的喉舌。

  昨日特首林鄭月娥舉行行政會議會前記者會回答傳媒提問,特首答覆是否令人滿意見仁見智,但令人側目的是一些前線記者卻並非提問,而是利用記者會作出各種攻擊和批評;他們忘卻了自己的記者身份,充當起評論員,對於不滿意的答案,他們隨即「義憤填膺」、反唇相譏,將記者會變成辯論會、批鬥會。

  在記者會結束時,更有記者大聲問特首幾時死,這些還算是問題嗎?這根本就是惡意攻擊,猶如潑婦罵街。在美國,就算記者對特朗普如何恨之入骨,也不會在記者會上問他幾時死,這不是因為對特朗普的不滿還不夠,而是許多外國記者始終還能守着傳媒的基本操守和界線,不將自己的情感、政見帶到工作上,問問題就正經問,而不是借提問來作人身攻擊、作個人發泄以至政見宣示,這些行為不過暴露這些記者的水平和操守。

  最令人側目的是,有記者作出這樣不專業、違反操守的提問後,竟然得到一些前線記者的掌聲,包括港台記者陳妙玲。從傳播學來看,這條所謂的問題好在哪裏?實在令人不解。不過是因為記者可以藉此機會當面羞辱特首而已,這些根本不是提問而是罵街。

  無視操守不配當記者

  原來在一些記者眼中,記者的最大作用和貢獻就是羞辱特首,請問妳是做記者還是亂港派政客?最離譜的是,她更指「呢場運動最令人感動是香港人的精神,即係『兄弟爬山』、『不切割、不篤灰、不割席』,相信曾經參與、採訪、食過催淚彈的各位行家,都感受到,『和理非』對勇武派的包容,是we connect的原因,希望這種精神可以感染埋我哋的行業。」最後她更強調「不切割、不篤灰、不割席」雲雲。

  從字裏行間可以看到,她是如何認同、高度評價暴徒的行徑,更希望可以「感染埋我哋的行業」,至於「不切割、不篤灰、不割席」正正意味她將自己視作暴徒一員。這些言論出自市民、出自任何一個亂港派支持者口中,一點問題都沒有,人各有志,喜歡做暴徒也是個人選擇。但陳妙玲是公營電台記者,擁有第四權,她如果對於政治事件、對於一些人早有定見,早有既定立場,試問還怎可能中立報道?現在不是要求記者與暴徒割席,只是要求他們在採訪時不要代入得太嚴重,將自己變成暴徒的發言人、代言人,不要把自己當成新聞的一部分,這樣的要求也太高嗎?

  真正記者負有採訪之責,但同時需要緊守新聞專業操守,其中最重要一條是:「新聞記者的工作是採訪新聞,而不是成為新聞事件的本身」。但一些記者卻忘記了新聞操守,不單在報道新聞,更要成為新聞本身,代入到這場衝突,這些行為是一個記者應做的事嗎?

  最後陳妙玲說不想為了所謂的「形象」而成為政府的宣傳「幫兇」,而她也補上一句「可能我從來都無」。妳自己沒有形象是自己的事,但卻不能因此損害記者的專業形象,況且妳後面還有一個港台,是否港台也不用再顧及形象,在關鍵時候連最後的遮醜布都要除掉?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