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攻守之勢逆轉 「泛民」「求和」為勢所迫/方靖之

時間:2019-05-16 03:17:57來源:大公報

  反對派接連兩次暴力衝擊《逃犯(修訂)條例草案》法案委員會後,反對派表面上氣勢洶洶,大有非將修訂拉倒不罷休之勢。但其實,修訂戰的形勢正在出現變化,攻守之勢正在開始逆轉。

  反對派日前拋出所謂「三方協商」建議,不但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假議題,更是為勢所迫,企圖以退為進,繼續拖延立法的策謀,這正反映反對派對於這場修訂戰開始缺乏底氣。在這個關節點上,建制派更沒有理由跟隨反對派的指揮棒起舞,現時重中之重是盡快在內務委員會表決撤銷法案委員會,令反對派失去攻擊目標,繼而將修訂直接交上大會審議,從而在戰略上取得主導。

  中央明確支持修例

  塗謹申日前建議召開由政府、建制派和「泛民」參與的「三方協商」。但在當日上午,塗謹申與一班反對派政客猶如流氓般暴力阻擋建制派議員進入會議廳。不旋踵,塗謹申又突然擺出一副願意溝通的「紳士」模樣,這樣的轉變不是太過突兀嗎?所謂「三方協商」,不過是反對派在形格勢禁之下拋出的拖延之計,原因是反對派自己也察覺整體形勢已經轉變,議會暴力手段很難再走下去,於是才要施展拖字訣,擺出願意溝通的姿態去「麻痹」建制派。

  港澳辦及中聯辦先後就修訂發聲,一錘定音表明中央對於修訂的立場。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昨日在北京會見「民主思路」一行。會後據「民主思路」召集人湯家驊引述,張曉明講話中明確表示,修訂《逃犯條例》合適、合理、合法,條例涉及中央與香港關係,修例有迫切性。

  另一方面,中聯辦14日召開領導班子會議,傳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公安工作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精神,當中亦提到近期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的建議,既有法理依據又有現實迫切需要。會議討論並堅信,香港廣大市民一定能夠在了解事實「真相、真情、真理」中,拒絕和抵制別有用心的「蠱惑謠言」和「人為製造的恐慌」,共同維護香港的法治核心價值,不斷提升香港法治形象。

  兩辦先後發聲,當然不巧合,而是明確反映中央支持修訂的立場。在過去一段時間,有不少別有用心者不斷對外放風,指中央對修訂採取「無可無不可」的態度,修訂只是特區政府提出來。但現在兩辦的明確發聲,已經粉碎了這些無稽、捕風捉影的消息,有利於進一步凝聚民意,團結愛國愛港陣營力量,也令反對派的挑撥離間難以再發揮效果。

  經過兩場暴力衝擊,法案委員會至今仍然未能正式運作,從阻礙修訂上看無疑是產生了作用,但暴力手段卻是「七傷拳」——既傷人亦傷己;尤其是反對派的主流政黨,其中堅支持者都是以中間市民為主,現在見到反對派的表現,這究竟是會擴大支持還是流失支持?反對派政客怎可能不知道。如果再爆發衝擊,不但隨時會惹上官非,更會引發更大反感。因此,反對派不見得希望將暴力衝擊持續下去,他們也需要「解套」。

  更重要的是,建制派正在醞釀撤銷法案委員會,先行解決「雙胞胎」鬧劇,繼而將修訂直接交上大會審議。《議事規則》並沒有規定審議法案必須設立法案委員會,只不過為了更好地聽取議員意見,才成立委員會進行審議。但反對派利用委員會會議進行「拉布」,用暴力阻撓會議進行,委員會既然已經達不到討論的目的,這樣不如直接提上大會,勝過在法案委員會上不斷糾纏。

  提「協商」圖轉移視線

  這個做法擊中反對派要害,屆時反對派在大會上搞事,立法會主席有足夠權力將他們趕離會議廳,這樣反對派在議會戰將全軍盡墨。正是在這個關節點上,塗謹申拋出所謂「三方協商」,這說明反對派並非真的有意協商解決問題,而是眼見形勢不利,為勢所迫之下唯有先「求和」,以「三方協商」繼續拖延。但法案委員會上本來就是協商平台,是反對派將這個平台拆掉,現在他又說要進行「三方協商」,這不是精神分裂嗎?

  反對派的圖謀顯而易見,其「求和」不過為勢所迫,現在形勢和民情正開始轉變,反對派的暴力行徑正引起愈來愈大的民意反撲,而中央的一錘定音,更令反對派再難以挑撥離間,誤導市民,攻守之勢已經逆轉,建制派現時根本不用理會反對派的什麼「協商」,戰略上「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將修訂直接交上大會,這時反對派就會相當被動。這是修訂戰的一個戰略轉捩點,建制派如果跟隨反對派指揮棒起舞,還天真的以為「有得傾」,只會白白失去戰略時機。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