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美委員會報告嚴重失實/江樂士

時間:2019-05-15 03:17:47來源:大公報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是美國國會為了監測中美貿易交往對美國經濟與安全的影響而於2000年設立的機構。該委員會自成立起,每年都要向美國國會提交報告,以及在適當情況下向國會提供有關立法和行政操作的建議。

  雖然該委員會的職權範圍並沒有明確地要求它必須基於客觀分析作出評估,但是國會應該會希望該委員會不帶任何偏見並全面檢視問題。如此看來,由政策分析師伊桑.梅克編寫的最新報告嚴重偏離了客觀事實。

  香港特區政府提議的《逃犯條例》修訂案若通過後,在港逃犯將會以個案的形式被移交回其他司法管轄區接受審訊。香港目前沒有與中國其他地區以及174個國家簽署逃犯移交協議,因此香港一直以來都是庇護罪犯的天堂,這是任何一個有自尊的司法管轄區所不能容忍的。

  然而,修訂《逃犯條例》的提議遭到該委員會的抨擊。該委員會報告天馬行空地虛構了一些極其牽強的情境,譬如:美國海軍人員可能在訪港時被拘捕,進而被移交至中國內地。如果該委員會當真這樣想的話,或許它也應該告誡美國船員勿要靠近首爾,因為韓國已與中國簽訂了引渡協議。

  該委員會的簡報僅僅針對中國內地,並不涉及其他174個國家,這也充分揭露了該委員會的反華本質。梅克聲稱,修訂《逃犯條例》「可能允許北京向香港施壓,以虛假罪名引渡美國公民」。這種假設完全是無稽之談,暴露出其對「一國兩制」模式如何運作的無知,對香港的獨立司法在引渡過程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以及旨在防止濫用引渡條例的一系列保障措施的無視。

  儘管該委員會對北京的惡意溢於言表,但是它卻忽視了一個重要事實——包括法國、西班牙和泰國等美國的盟友在內的40個國家已同中國內地簽署了引渡協議。這些國家都沒有如該委員會所描述的那樣被蒙騙或脅迫。

  如果這些國家認為中國不能合理對待移交的逃犯,它們是不會與中國簽署引渡協議的。實際上,至今未出現過一例聲稱移交後的逃犯未被按約定方式處理的抱怨。這印證了,遵守承諾是中國歷來奉行的處事原則。此外,美中雖然沒有引渡條約,但美方已經將余振東等幾名中國逃犯遣返內地受審,而那些逃犯均依據雙方的協議獲得了公平的對待。

  顯而易見的是,該委員會深知美國人絕不會容忍嫌疑犯逃到境內或其他州份便可逃過刑責的情況存在。現在香港要設立類似機制以便在適當情況下將逃犯遣返至內地,但該委員會卻作出抨擊,實在令人匪夷所思。然而,只要留意該委員會的領頭人就不難明箇中原委。

  佩洛西親信一手炮製

  該委員會由卡羅琳.巴塞洛繆擔任主席,她是現任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的前任辦公室主任、立法事務總監兼外交政策顧問。今年3月,陳方安生、郭榮鏗以及莫乃光走訪華盛頓時,佩洛西殷切地款待三人,期望三人能向她提供一些「猛料」。果然,三人不負所望。郭榮鏗事後透露:特區政府倡議的修訂《逃犯條例》是他們討論的「重點話題」之一,佩洛西對此表示「高度關注」。佩洛西的回應讓人不感意外,因為陳方安生等人極盡詆毀政府的修法建議,沒有半句正面的說話。

  因此,該份報告完全無視香港政府的建議保障嫌疑人利益,尤其是保證不會移交牽涉政治罪行和死刑這一點;報告同樣無視引渡過程會受到嚴密的司法審核這點,包括涉案人享有上訴權。同樣地,巴塞洛繆在簽署該委員會的報告之前,從佩洛西那裏所接收的相關信息自然也是偏頗、不全面的。

  令人遺憾的是,美國國會因接收了一些不準確的資訊,報告暗示倘若《逃犯條例》修訂後,美方有機會暫停或廢止「美國─香港政策法」,暫停或撤銷該法例可能會損害香港的商業利益,相信陳方安生等三人在誤導佩洛西時清楚此一後果。

  此外,報告亦反映了該委員會的奇特思維。2017年美方因為香港拒絕移交一名網絡黑客,該委員會至今對此事仍然耿耿於懷。然而,美國與香港所簽署的引渡協議明確規定,倘若引渡要求涉及國防、外交事務、國家政策或重大公眾利益,則任何一方有權拒絕引渡要求。

  該委員會試圖威嚇香港,但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不會屈服於政治勒索,尤其是源於錯誤分析的政治勒索。因此,特區政府必須堅持不懈,盡一切努力向外界傳遞準確的修例信息。如果要全面落實法治,罪犯必須要面對審訊和刑罰。香港實現此目標,受惠的不僅是香港而是整個國際社會。

  註: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面(翻譯:李顯格)

  前刑事檢控專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