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泛民」釋放善意?別天真了!/司馬平川

時間:2019-05-15 03:17:46來源:大公報

  《逃犯條例》修訂亂局至今未解,反對派一連串暴力行動,激起民意的強烈反彈。在此關鍵時候,「冒牌主席」塗謹申對外宣稱,建議進行「三方協商」以化解困局,並稱這是「泛民釋放善意的表現」雲雲。塗謹申真的是在釋放善意?這其實是低劣的「緩兵之計」,是意圖拋出新議題去化解「泛民」所受到民意壓力,也是為接下來的反對派新攻勢的鋪墊。根本是不懷好意,是笑裏藏刀!

  首先一點,為什麼塗謹申要突然要作此言論?實際上,「泛民」如果有得「選」,是絕不會這麼做的。其背景是,由於5月11日的立法會暴力行動,「泛民」整體形象嚴重插水,怵目驚心的暴力行為,已經激起了民憤;而如果聯繫到過去一星期以來反對派的所作所為,包括民主黨胡志偉對林鄭月娥的辱罵,以及非法選舉主席對立法會秩序的漠視,已經消耗掉兩周前遊行所聚攏起來的民意。用另一句話來說,「泛民」已經處於民意的劣勢,繼續破壞下去,不會有好處。

  因此,「冒牌主席」塗謹申,才需要採取一種所謂的「釋放善意」的舉動,去塑造兩種形象:一是「泛民」是理性的、是善意的;二是「泛民」不是暴力的,是為香港好。並以此來達到兩個目的:一是轉移公眾視線,化解「泛民」因暴力行為而受到的強大民意壓力;二是推卸責任,將立法會亂象的責任推給政府與建制派。塗謹申的如意算盤是:「三方協商」提出後,建制派與政府如果同意,預設目的就達到;如果不同意,則可大肆宣傳是建制派與政府「沒有善意」、「不願坐下來協商」,目的同樣可以達到。

  一個基本的性質判斷在於,所謂的「泛民主派」,已經不是站在香港人利益的政治勢力,而是站在國家與香港利益的對立面、與美國當局「一唱一和」的政治代理人的立場。不論是其資金來源,還是所受到的一系列政治支持,都在一一證實這一點。

  過去兩個月來,美國當局駐港機構,以及美國本土的情報機構、權力部門,一一安排香港反對派訪美。就在反對派上演立法會「全武行」的同一時間,李柱銘、李卓人、羅冠聰、吳靄儀等人,正在美國四處走動。而反華最極端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將在當地時間5月16日「親切接見」一眾人等。

  從美國駐港總領事、國會議員、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要員、眾議院議長,再到副總統,以及此次的國務卿,如果再加上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等組織,美國基本上已經押上了所有可以押的資本,動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力量。問題也正在於此,香港不過是中國的一個城市,在整個亞太地區,也是一個經濟金融的核心城市,過去並不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但美國仍然如此不顧一切地撲上來,到底意欲何為?

  香港回歸二十二年,除了回歸之初美國總統克林頓會見李柱銘外,其後兩名副總統拜登以及彭斯也分別「順道會見」了香港的反對派。但此次蓬佩奧是國務卿,是掌握實權的人物,會見的意義更加不尋常,過去也只有2011年希拉里訪港時才有過類似的會面。

  總而言之,美國千方百計「押上」香港,香港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局面。而香港的反對派,已經徹底倒向了美國一方,以美國作為「最大靠山」,全力配合美國的遏華策略。大概對於美國人而言,在一個國家中,從未如像香港如此順利地找到如此多的「叛徒」。

  《逃犯條例》已非香港內部的立法之爭,而是上升到美國「入侵」中國領土的敵我之爭。如果還對「泛民」抱有任何幻想,以為他們會「釋放善意」,則東郭先生被中山狼吞食就是唯一的下場。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