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挾外自重顛倒是非 楊岳橋應感到羞恥/方靖之

時間:2019-03-15 03:18:09來源:大公報

  保安局早前建議修改《逃犯條例》,堵塞現時移交逃犯的漏洞。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前日表示,當局共收到4千5百多份意見,近七成支持修例。他又批評有人千方百計阻止移交台灣殺人案犯人,認為政治不應該凌駕公義。同一時間,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和譚文豪卻跑到台北,與台灣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港澳蒙藏處處長杜嘉芬以及法務部代表會面,商討港台引渡事宜和相關法律問題雲雲,以實際行動演繹了如何以政治凌駕公義。

  楊岳橋會後指,台方已3次向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請求協助提供兇殺案疑犯相關資料,但特區政府未有任何回應。相反,台方等待港方回應期間,曾按特區政府要求,提供調查、搜證及法律方面的協助。他更指台灣一直積極配合港方要求,希望避開政治爭議務實解決問題:「我哋作為香港代表,聽到係有啲汗顏。」又稱,為特區政府借殺人案「過橋」達成政治目的感到羞恥。

  反對派被政治蒙蔽理智

  楊岳橋理所當然應感到羞恥,但卻非因為什麼特區政府在移交逃犯上「拖拖拉拉」而令他蒙羞,而是他身為香港立法會議員,不但將香港內部事宜拿到台灣討論,更企圖挾台自重,當台當局的「啦啦隊」、「傳聲筒」,藉此向香港施壓,千方百計阻礙法例修訂,阻礙公義得到伸張。楊岳橋等公民黨人的行為完全是政治蒙蔽理智,這樣的政黨、這樣的政客,楊岳橋理所當然應感到羞恥。

  楊岳橋引述台當局指,香港在移交謀殺案逃犯上「拖拖拉拉」,相反台方卻是積極配合,這明顯不符事實。在謀殺案發生之後,死者父母多番去信特區政府欲替愛女討回公道,看過書信的特首林鄭月娥也公開說自己大受感動,但礙於目前港台沒有引渡協議,特區政府自然不可能強行將犯人移交,法律問題一日未解決,特區政府都不可能配合台當局的引渡,所謂香港不作為的指控根本不成立。

  而且,保安局在事後立即緊急研究修訂《逃犯條例》,以單次個案方式,處理涉及台灣及內地等未與香港簽訂司法互助協議的移交逃犯請求,這正是急民所急的表現,在短時間內完成有關修訂建議,做到鉅細無遺,這樣還算拖拖拉拉,還算不作為嗎?

  楊岳橋本身也是大律師,自然知道特區政府要移交逃犯,必須先解決法律問題,必須依法辦事,但他竟反過來指責特區政府不積極配合移交逃犯,楊岳橋無知、漠視程序正義的言論才真正令人蒙羞。至於他指責特區政府借殺人案「過橋」達成政治目的,更是「賊喊捉賊」。

  在事件中究竟誰人將修訂政治化?正是反對派之流,也包括台當局以至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相反,特區政府提出的修訂不但並非暗度陳倉,反而是自我限制過甚,變相自綁手腳,但這至少說明保安局的修訂並沒有政治目的,只是一心為死者討回公道,但卻被別有用心者上綱上線,故意挑起這場政治風波,楊岳橋一隻手指指着別人,其實四隻手指卻指着自己。

  事實上,楊岳橋這次將香港內部事務拿去台灣陸委會討論,本身已是此地無銀。首先,陸委會在這次修訂事件中的表態,完全不是出於實事求是的法律討論,而是一開始就大扣帽子,加上各種誅心之論。例如其「港澳蒙藏處專委」黃廷輝早前就稱,不會接受特區政府以一個中國為前提與台灣交涉,「如果他們以一個中國前提為修法來跟我們交涉,那我們是不會接受的,陸委會必須強調,政府絕對不會接受任何以消滅國家主權為目的的作為。」

  這個說法完全是一派胡言,兩岸近年推動的各項經貿協定,包括大小三通、各種貿易協議,全部都是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簽訂,沒有這個前提,根本不可能有這些協議出現。這個黃廷輝的說法不但無知,更暴露陸委會在事件上早已是立場先行、政治掛帥。

  楊岳橋如何對得起死者?

  諷刺的是,在謀殺案發生後,台當局一直希望將犯人移交,在初時對於理順兩地引渡安排也一直持開放態度,但當香港提出修訂後,台當局立場又出現一百八十度轉變,不但一些「台獨」分子不斷抹黑攻擊修訂,而台當局更打倒昨日的我,以各種莫須有的理由阻礙引渡。在這樣的情況下,楊岳橋到台北顯然不是為了討論修訂,而是要與台當局一唱一和、勾肩搭背,一同反對修訂,他的行為本身就有挾外力向香港施壓的意味。

  楊岳橋雖然是反對派一員,但好歹也是香港立法會議員,對修訂有意見大可以在香港表達,也可以在立法會上投反對票,這是他的權力和自由,但卻沒有理由將香港的內部事務拿到台灣討論,而且討論是假,施壓才是真,這樣的行為在全世界都不會容許,這樣的議員理應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

  最令人失望的是,移交逃犯修訂發展到今日,已經變成一場政治角力和攻訐,反對者再不是以法論法,再不是理性討論,而是基於政治立場和目的,屁股指揮腦袋,反對派更不惜在社會上散播「白色恐怖」,將理直氣壯的修訂扯上各種政治陰謀,盡顯這些政客已經失去是非和理智,這才是香港社會最應感到憂慮和羞恥的地方。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