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楊岳橋荒謬動議歧視新移民歧視窮人\方靖之

時間:2019-01-09 03:18:02來源:大公報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在立法會提出所謂「檢討單程證政策」動議,指出現時大量持單程證配額的內地移民來港定居,對本港社會福利、房屋、教育及醫療等造成重大負擔,故促特區政府改革單程證政策,包括削減內地居民持單程證來港定居的配額,特區政府同時有審批權等。他並指「香港永久性居民家屬有足夠經濟能力把單程證持有人在港的生活條件維持在基本水平以上的情況下,方准許單程證持有人來港定居」雲雲。

  楊岳橋的動議有三大荒謬之處:一是漠視單程證審核的法律基礎和制度;二是公然歧視新移民,將新移民標籤為「搶奪」港人福利;三是歧視窮人,竟然要求只准有經濟能力的人才可移民香港。該動議不但荒謬,更暴露其偏激的思維以及對新移民和窮人的歧視,他的動議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墨西哥邊境建圍牆的荒謬程度可說是不遑多讓。

  楊岳橋提出要檢討單程證制度,並且「取回」審批權,這是罔顧香港的法律規定。單程證制度的出現,是為香港居民在內地的配偶及家人申請來港定居而設,這一制度的由來,主要是香港方面希望能控制來港定居內地人士的人數,讓內地有居港權人士有序地來港定居。根據基本法第22條,「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清楚說明審核權力在於中央部門。1999年,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條文,亦指內地居民不論以何種事由來港,均須依照有關法律行政規定,向其所在地區申請辦理批准手續,並須持有有關機關簽發的有效證件。當中已明確規定整個單程證的程序,多年來亦行之有效。

  志在奪取中央審核權

  反對派及其喉舌近年不斷炒作所謂新移民搶福利論,志在奪去有關審核權,劍指中央的權力。反對派如果認為單程證名額太多或太少,完全可以實事求是的提出,向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提意見,但他們卻要借題發揮,肆意抹黑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說得一文不值,繼而要改革制度,理據根本不充分。單程證制度多年來讓大量家庭團聚,為香港帶來龐大的生產力,而且移民來港民眾來自內地不同城市,香港有何能力作出審批及調查?故由內地部門負責審核是理所當然。

  楊岳橋動議令人憤慨的,不但是漠視法律,更是歧視新移民歧視窮人。他指特區政府若不能掌握未來有多少單程證人士來港,「香港起幾多樓都無用」,言下之意是新移民來港是與港人爭福利,這種說法荒謬之極。香港本身就是一個移民社會,大多數港人都是從內地不同省市移民來港,來到香港之後都是香港人,只要符合資格都可以享受香港福利,既是香港人,又何來搶福利之說?況且,特區政府對於新移民領取福利已訂下嚴格要求,根本不可能一來港就取得綜援等福利,這不過是一些反對派人士故意誤導公眾的說法。新移民與所有香港人一樣,有着同樣的義務與權利,但現在楊岳橋的動議卻將他們視為搶福利者,將新移民與港人對立,並以此為由提出所謂改革單程證制度,根本是故意挑起事端,其行徑與「港獨派」和「自決派」之流無異。

  反對派才是問題之源

  最令人不齒的,是楊岳橋竟然認為審批新移民來港,必須確保「香港永久性居民家屬有足夠經濟能力把單程證持有人在港的生活條件維持在基本水平以上的情況下,方准許單程證持有人來港定居」。其潛台詞就是,只准有錢的新移民來港,不准貧窮的新移民來港,這是對窮人的嚴重歧視,也反映楊岳橋的不堪人格。或者,對楊岳橋及公民黨而言,他們反對的不是新移民,只是貧窮的新移民,因為有錢的新移民隨時是他們的顧客,為他們帶來客源或商機,對於這些人是來者不拒,但無經濟條件者卻要拒諸門外。在楊岳橋心目中,有錢才是王道,什麼家庭團聚、骨肉親情都不是要考慮的地方,這才是其動議令人憤慨之處。

  近年,反對派不斷向「本土」、「自決」靠攏,在立場及路線愈來愈激進,其中包括不斷拿新移民來說事,例如「新民主同盟」本身是一個重視地區工作、重視基層民生的政黨,但隨着所謂「本土路線」的興起,范國威等開始不斷攻擊新移民,附和「蝗蟲論」,視新移民為敵人,將他們肆意標籤,令「新民主同盟」流失了大量基層票源。然而,民主黨、公民黨卻沒有汲取其教訓,仍在靠攏「本土」,更跟隨其指揮棒起舞,拿新移民說事,炒作所謂單程證審批問題。香港的福利問題、房屋問題與新移民根本無關,香港庫房充盈,完全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問題是反對派及既得利益者的阻撓,不能填海、不能造地、不能建屋是新移民阻的嗎?反對派不正視問題、不檢討路線,反過來歸咎於新移民,楊岳橋更提出一個歧視新移民歧視窮人的動議,只會更加自絕於市民。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