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把握對待中美關係的三種分寸\周八駿

時間:2019-01-04 03:18:00來源:大公報

  儘管中美兩國元首2018年12月1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會晤,雙方表明有一起管控分歧的意願。但同日加拿大警方應美方要求拘捕過境溫哥華的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12月14日美國公布新的非洲戰略,重申中國是其主要對手之一;12月20日美方指控中方黑客,獲其盟國英日助陣;12月21日加拿大外交部長發表聲明要求中方釋放兩名加拿大公民,獲其盟國美英和歐盟助陣,這一切,不能不令人憂慮2019年全球政治局勢將更加波譎雲詭。

  2018年顯示,美國政府對待中國的布局大體包括4方面:一、逼中國開放市場,重點是開放金融市場,爭取控制中國經濟命脈;二、阻止中國發展創新科技,不讓中國攀登人類第四次科技和產業革命高地;三、發動盟國圍攻中國;四、在全球各重要戰略地區如非洲遏制中國。

  美國的戰略意圖清晰:不讓中國進一步發展以同美國平起平坐。美國的主要盟國則區分經濟、政治和意識形態,在經濟上它們都想同中國保持並發展貿易關係,但在政治上拉開距離,在意識形態上劃清界限,同政治關聯度較高的投資項目(如5G)上則對中國關門。

  近500年來全球重心在西方為基本特徵的全球格局、二次大戰結束以後以聯合國為象徵的國際格局,以及20世紀90年代初「冷戰」結束後美國獨霸格局,都進入深刻調整,並相互疊加。2019年,國際關係將呈現更加複雜的「合縱連橫」和「縱橫捭闔」。

  香港必須站在國家一邊

  面對前所未見的全球局勢,香港社會產生憂慮是正常的,政治團體、工商財經和其他專業界人士普遍希望香港和所在界的利益不受或少受負面影響,但需要把握3種分寸。

  (一)需要把握香港居民個人言論自由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應有立場的分寸。香港居民包括不同國籍在香港生活、工作或學習的人們,其中,必定有人支持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態度,只要不溢出言論自由的邊界,應當容許。但是,香港社會主流觀點必須站在國家一邊,否則,同香港是中國一部分的憲制地位相牴觸。

  (二)需要把握向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官方為中國國家利益仗義執言,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自由港和單獨關稅區地位辯護,與向美方或其他西方國家服軟甚至幾近於乞求的分寸。

  香港社會各界應當明白,對於全球格局調整和中美關係改變,香港缺乏影響力。香港的自由港和獨立關稅區、香港的貨幣制度,只有在國際經濟層面去解釋去維護,成效如何不取決於香港的能力。

  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香港之所以能夠在國家與西方之間「左右逢源」,是那時的特殊情況使然,不能套用今時。有些建制派人士天真地以為,在當今條件下香港仍能在國家和美國之間「走位」,不是時空倒置便是高估自己。

  總地來說,美國遏制中國的手段和部署趨向於「加辣」,而不會讓步。中美兩國會盡量管控矛盾不至於軍事對抗,因此,美國遏制和中國反遏制會呈現起伏,通俗地說,會是打打停停。但是,在新的全球格局形成前,中美較量趨向於惡化。對於這一大趨勢基本特徵,香港居民應盡快領悟。

  反對派借美國「狐假虎威」

  (三)需要把握反對派政治團體和個人,向美國和西方國家游說與「狐假虎威」的分寸。

  香港法律不禁止本地政治團體與外國駐香港領事館接觸和赴外國活動,但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要求香港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反對派政治團體和個人切莫因為香港尚未立法落實《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而越過邊界。

  最近,民主黨成立了「國際事務委員會」,民主黨副主席尹兆堅12月20日在記者會上稱,他相信國際關注能給特區政府帶來壓力。就不能不令人懷疑民主黨欲「挾洋自重」。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不久前去了美國,見了美國共和、民主兩黨人士,12月13日他在《明報》「觀點」版發表《維持〈香港政策法〉的條件》,借美方人士之口稱,「如果出現以下情況,《政策法》和獨立關稅區地位便會撤銷,包括:(1)再有市民被剝奪參選權及當選者被褫奪議席;(2)再有外國記者被逐離香港;(3)再對民主派提出政治檢控;(4)提倡訂立一條嚴厲的23條;及(5)繼續拖延落實真普選。」明眼人一眼看破,以上5種都是反對派所不欲見的情況。

  這就是典型的「狐假虎威」,但是沒用,中國政府處理中美關係的立場是一貫而明確的。中國不希望對抗和衝突,但絕不犧牲核心利益。   資深評論員、博士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