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進一步鞏固「一國」是「兩制」之根本\周八駿

時間:2018-12-06 03:17:47來源:大公報

  我在10月11日《大公報》評論版發表《反對派衰敗與變身的十字路口》,指出9月20日劉小麗宣布參與11月25日現屆立法會九龍西選區補選時的口號,是「守護平凡的幸福」。在政治上,如此沒有特色的政治口號,根本打動不了選民的心。

  9月30日,反對派為劉小麗參加現屆立法會九龍西選區一個議席補選造勢,「泛民主派」政治團體輪流站台支持。造勢大會以「問是非,分真假」為主題,大會開始時播放時事圖片,稱:高鐵方便省時、陳凱欣因超強颱風「山竹」而有意參選,以及香港有結社自由等事情是「假」;醫院床位不足、貧富懸殊和港鐵「沙中線」沉降等問題是「真」。上述這一切反映反對派已沒有能力提出關於香港發展全局的政治綱領和口號。

  不顧大局民生選舉必敗

  我在那篇文章中說:「多年來反對派之所以能取得歷屆立法會地區直選多數選票,是因為他們披上『民主』外衣,提出『真普選』口號,打動了為數不少的信奉西方政治制度的香港居民。一旦反對派提不出令選民相信的政治目標,他們對選民的吸引力必定減退。原先堅定支持者,也會因為再也看不到實實在在的政治前景,而失望。」

  最終,李卓人代替劉小麗參加11月25日補選,提出的政綱重彈所謂「落實『真普選』」舊調;同時,反對特區政府在香港落實《國歌法》,要求特區政府停建所謂「大白象工程」。反對派原以為老調重彈能夠吸引傳統支持者,送李卓人重進立法會。殊不料事與願違,鎩羽而歸。

  今年3月11日現屆立法會九龍西選區另一個議席補選時,姚松炎出乎反對派意料敗在民建聯鄭泳舜手下,因為反對派的傳統支持者流失,有些甚至改投票給鄭泳舜。時隔8個多月,反對派在九龍西選區的傳統支持者繼續流失。李卓人的「十大票倉」,6個來自深水埗區、3個來自九龍城區、1個來自油尖旺區,惟全部票倉得票均較「3.11」補選時姚松炎少。李卓人未能守住姚松炎贏出的所有中產票站,其中美孚南票站由陳凱欣以6票之微勝出。陳凱欣的「十大票倉」集中在九龍城和深水埗,包括石硤尾社區會堂及長沙灣體育館等,得票數目與「3.11」補選時鄭泳舜的相若,並於多個基層票站大幅拋離李卓人,以啟晴邨和德朗邨為例,陳凱欣得票4027,多李卓人逾2000票。

  李卓人在敗選後見記者時稱,在選戰中感到最大障礙和敵人是市民「心淡」,「泛民主派」必須對挫敗反思。問題是,反對派包括李卓人都無法解答香港居民為何「心淡」,因為,他們所堅持的政治立場和觀察事物的「有色眼鏡」妨礙他們得出實事求是的結論。

  在香港,有生命力的政治團體必須有能力關注香港政治經濟社會各領域重大政策議題,提出綱舉目張的一系列政策主張。儘管建制派包括愛國愛港中堅力量尚需提高思想政治水平,但是,對比反對派政治團體、政治人物,建制派、尤其愛國愛港中堅力量站在香港歷史的正面。

  在2015年6月反對派立法會議員悍然否決特區政府關於普選行政長官議案前,反對派自以為站在香港歷史的正面,信仰西方政治制度的一部分香港居民也持相同看法。自從反對派親手扼殺了香港數百萬居民(選民)以「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的歷史性機遇後,反對派即使要求「真普選」也自覺已是「強弩之末」,遑論香港居民「旁觀者清」,越來越不相信香港特別行政區能夠照搬西方政治制度。

  立會選舉前須修訂法例

  一旦從所謂政治道德高地跌下來,反對派就一蹶不振。李卓人是傳統「泛民主派」的共同代表,他的落選,加深香港中間群眾對傳統「泛民主派」的疏遠,後者在香港政治舞台的表演已近尾聲。

  從3月11日至11月25日,特區政府在遏制「港獨」上採取了一系列重要步驟,包括禁止主張「港獨」的「香港民族黨」運作,對於陳凱欣同時打敗李卓人和馮檢基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3月十三屆全國人大修改憲法,明確規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當時,建制派人士提出一個觀點:鑒於「一國兩制」是以「一國」為「兩制」的根和本,根據《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今後選舉或補選立法會議員必須納入「維護國家政治體制」為必要條件,高喊「結束一黨專政」者不具備參選立法會資格。由於香港本地相關法例尚未遵照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解釋做相應修訂,所以,「支聯會」頭面人物李卓人取得了參與補選機會。但是,他被大多數選民拋棄的事實顯示,香港特別行政區正在形成必須維護國家政治體制的共識。

  希望特區政府順勢而為,在2020年9月第七屆立法會選舉前,修訂本地相關法例,根據《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把「維護國家政治體制」作為今後選舉或補選立法會議員的一項必要條件。

  資深評論員、博士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