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李卓人之敗也是反對派之敗\方靖之

時間:2018-11-28 03:17:08來源:大公報

  如果反對派知道九龍西補選會遭遇兩連敗,恐怕他們十分後悔當日煞費思量,將兩個議席的補選分開進行,以為可以憑着基本盤優勢將兩席盡入囊中,結果機關算盡兩席盡失,如果兩個議席同時進行,反對派或可保住一席。又如果李卓人知道自己在補選會慘敗而回,相信絕不會為了一時之利接受反對派大黨的「欽點」,弄得自己「晚節不保」、在羞愧之中終結其政治生涯。當然,政治沒有如果,不論是李卓人或是反對派弄至今日田地都是他們自找,怨不得人,而李卓人這次慘敗不但是他個人的失敗,也是反對派的失敗,更是反對派對抗政治路線,只搞政治不重民生的失敗。反對派在選舉後鞠躬致歉,但「長毛」梁國雄等依然是心不甘情不願,如果他們一日不反省路線,類似的失敗還將陸續有來,下次就是新界東補選。

  只懂怪罪他人不懂反省

  李卓人在這次九龍西補選只取得93,047票,這毫無疑問是一次慘敗,不但得票較上次姚松炎更少,而且更連傳統反對派約10萬5千票的基本盤都未能取回。更不要忘記,這次補選反對派是如何全力動員,不惜「欽點」、捆綁,務求將票源集中,連外國勢力也高度介入。這樣的陣勢、這樣的動員,最終連反對派基本盤都未能收復,顯然這是一次慘痛的敗仗。事後反對派自然要尋找敗因,毫無意外,馮檢基又成為了代罪羔羊。

  李卓人之敗是馮檢基造成的嗎?首先,就算將馮檢基的票數加起來,李卓人也不過取回傳統反對派的基本盤,也是敵不過陳凱欣。而且,馮檢基一早已經被反對派、被鄭宇碩之流在「民主派」中「除名」,公開宣布「馮檢基不是『民主派』」。既然馮檢基已經不是反對派一員,又何來「鎅票」、「分票」之理?馮檢基不過是爭取自己的支持者,與李卓人敗選又何來關係?李卓人及反對派的指責莫名其妙,不過是在推諉責任。

  其實,李卓人要追究敗選責任,首先要追究自身。他在選舉論壇上的災難表現,對於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毫無反省,更重要是他毫無自知之明,不知道自身激進工會背景;過去屢屢出賣中產、出賣基層利益的行為;接連爆出的金錢醜聞是如何引起市民反感,最終因為戀棧權位不自量力出選慘敗而回,他自己要負上最大責任。

  此外,他身邊還有「快必」譚得志、「長毛」梁國雄之流的「豬隊友」,不斷辱罵市民,為李卓人「倒米」,再加上一班大搞選舉暴力的「助選團」,到處搞事搗亂。李卓人不單沒有阻止,更加縱容鼓勵。更不要說,投票日前夕爆出的涉嫌送湯賄選醜聞,有這些「放血助選」,李卓人有何不敗之理?反對派及李卓人至今還在找馮檢基作代罪羊,其實真正靠害李卓人的,正是「快必」、「長毛」之流。李卓人有這些「豬隊友」,加上其身不正,失敗是理所當然。

  李卓人這次慘敗,既是他個人的失敗,也是民意對反對派倒行逆施的一次強烈反彈、一個嚴正的警號。過去幾年香港社會愈趨對立,反對派樂此不疲的挑動風波,以反政府為首務,2014年非法「佔中」,更打開了「激進政治」的「潘多拉盒子」,衍生了「自決」、「港獨」、「暴力」等歪風,令香港社會滿城風雨。然而,經過前幾年的撕裂內耗,民意鐘擺正在回撥,市民對於各種泛政治化歪風感到不滿,「務實政治」、理性力量正在增長,對和諧、發展的訴求成為民意主流,社會展現出「風更清、氣更正、人心亦更齊」。

  上次鄭泳舜之勝,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市民對於反對派凡事政治化、仍在大打政治牌、「反中抗中」牌的不滿,導致姚松炎大量失票。姚松炎之敗已說明反對派多年來死抱的「對立政治」路線已經被市民唾棄,相反,社會的理性、溫和、務實力量正在抬頭,香港的政治形勢持續好轉。但反對派卻看不到這個大勢,看不清或故意漠視這股潮流和民意,繼續死抱對抗的「老黃曆」。

  敗在不顧民生違背民意

  李卓人的選舉主題是反填海、反中央、反特區政府、反發展、反造地,但反對之後如何解決各種民生問題,李卓人卻提不出任何答案。過去,反對派這一套政治操作或者仍有市場,讓李卓人之流的政客吃了多年「免費政治午餐」,但這些政客卻看不到時勢在變,民情在變,市民要求的再不是一味反對沒有建設的政客,而是要真正做實事,拿出方案解決民生問題的建設力量。與其讓李卓人之流繼續尸位素餐,不如讓更多建設力量進入議會為市民做事。結果令姚松炎大熱倒灶,令李卓人大敗而回,當中除了兩人的個人因素之外,也是民意對兩人及反對派路線的不滿。

  但市民的呼聲反對派聽清楚了嗎?從他們表面致歉,但仍在歸咎馮檢基「鎅票」、歸咎青年不投票,可見他們仍然不知自己敗在何處。九龍西補選兩連敗,市民用選票給了反對派兩記響亮的耳光。如果反對派仍然死不悔改,還在裝聾作啞,死性不改,反對派將會在接下來的新界東補選、區議會選舉、立法會大選繼續輸下去,這對香港社會來說其實也不算壞事。

  資深評論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