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评论 > 正文

縱橫談/美國選舉制度改革陷議而不決的怪圈」施君玉

時間:2021-03-07 04:26:12來源:大公報

  俗話說,國有國情,區有區情。一個國家和地區進行選舉制度的改革或完善,本是再平常不過的「家務事」,但也有例外的時候。

  這幾天,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話題不僅成了熱點,而且成了美國發難的對象。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在例行記者會上稱,中國「此舉是對香港自由及民主進程的攻擊,將嚴重破壞香港的民主體制」,他號召西方國家一道,「用一個聲音說話」,對中方的行動予以譴責。

  選舉是手段,而不是目的。選舉的意義就是要產生一個領導和管理團隊,對社會進行有效治理,不能為了選舉而選舉。2019年香港發生「修例風波」以來,其政治生態極不正常,在此背景下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完全走了樣、變了形,這是香港選舉制度亟待完善的動因之一。

  前幾天,美眾院通過了《選舉改革法案》,其直接動因莫過於美國2020年大選出現了百年不遇的爭執。拜登當選的合法性受到特朗普支持者的強烈質疑,認為搖擺州以新冠疫情為由,臨時修改郵寄選票的規則,導致大選舞弊頻生,選舉的公信力和公正性遭到嚴重破壞。在特朗普煽動之下,最後演變成「106」國會山暴亂事件,釀成5死多傷的慘劇。基於此,民主黨提出的選舉改革法案,要求增加選舉過程的安全性、透明性,加強對政治獻金的審查、降低投票門檻、嚴防外國勢力干涉等,洋洋灑灑達800多頁,旨在堵塞美國大選的漏洞。當然這些條款為民主黨量身定做,自然遭到了共和黨的抵制。

  美國選舉人團制度一直備受爭議。為了防止「多數人暴政」的情況發生,美國的立國者們在設計選舉制度時費盡腦汁仍不得要領,最後一刻決定對小州和少數人傾斜,以減少小州脫離聯邦的衝動。可見,美國的選舉制度從一開始就是不民主的,充滿了妥協及既得利益的交換。即便是西方國家,也沒有一個效仿美國。美國的選舉制度是名副其實的「美國特色」或「美國例外」,但這並不妨礙美國人把自己的制度稱為「世界上最民主的制度」。

  據統計,在過去的200多年間,美國國會就修改或廢除選舉人團制度共提出了700多項議案,有的法案離成法只差臨門一腳,但最終還是功虧一簣。例如,1950年眾議院通過了用比例制代替選舉人團制度的《洛傑議案》,在參議院也獲得了2/3的支持票,但在兩院規則委員會被擱置。

  1969年,眾議院再次提出修憲議案,建議用大眾直接選舉代替間接選舉制,並得到了時任總統尼克松的支持,該議案在眾議院以338:70的投票結果獲得通過,雖然有54名參議員投下贊成票,但仍然沒有達到法定的3/5多數(60張票)而胎死腹中。1977年,卡特總統動議修憲,廢除選舉人團制度、改為直選,此憲法修正案獲得參院51票的多數支持,依舊沒能跨過修憲所需要的2/3多數的法定門檻,最後也是不了了之。2016年在大選中贏得普選票、卻輸掉選舉人票的希拉里更是多次大聲疾呼廢除選舉人團制度,對美選舉制度進行徹底的改革。

  上至總統、國務卿、國會議員,下至普通百姓,對美國選舉制度的弊端早有切膚之痛,但就是議而不決。估計眾院通過的選舉改革議案,要想在參院獲得60張贊成票,難度極大,大概率會成為又一個沒有結果的政治操作。

  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保持資本主義制度50年不變,不等於其他一切都不可改變,教條主義不應成為選項。中央政府對香港負有憲制責任,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適時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是保證香港行穩致遠的必然要求,符合其社會長遠發展利益。

  同樣是選舉制度的改革或完善,但在美國政客眼裏卻呈現兩極反應。民主不是西方的專利品,也是社會主義制度的核心價值。就像西方給中國扣上「數字威權主義」的帽子一樣,這一次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也給香港扣上了「民主終結」的帽子,但這並不會降低香港民主的成色,更不會降低香港百姓的生活品質。香港特色的選舉制度終將成為民主多樣性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三天前,布林肯在美國務院發表首次外交演講時強調,「美國需要在謙卑與自信之間取得平衡」,「謙卑是因為我們並不完美,我們並不掌握所有問題的答案」。

  布林肯的話說得很漂亮,但自己的新聞發言人卻露出了另一副面孔,在香港問題上表現出一貫的傲慢與偏見。香港地區的選舉制度不完美,迫切需要完善;美國的選舉制度漏洞百出,更需要大刀闊斧地改革。希望美國真正能以謙卑的心態,審視世界各地的民主實踐及即將落地的香港選舉制度,從中汲取必要的營養,讓議而不決變成議而能決,決而篤行,把美國自家的房間打掃好,尤其是把國會山莊的碎玻璃撿乾淨,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亂糟糟地給世界樹立「榜樣的力量」。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