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寰宇透視\納氏卸職後料續「垂簾聽政」\大公報特約記者 常欣悅

時間:2019-03-25 03:18:19來源:大公報

  圖:哈薩克首都努爾蘇丹(原名阿斯塔納)不乏高樓大廈\大公報特約記者常欣悅攝

  中亞五國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領導人都不喜歡下台,通常選擇終身任期。比如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分別於2016年和2006年進行了權力交接,擁有了建國後的第二位總統,但這都是以前任總統的去世為前提的。哈薩克斯坦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19日宣布主動辭職,可謂震驚世界,打破了此前外界對其「有生之年不交權」的猜測。

  納扎爾巴耶夫宣布辭職看似突然,不過從近幾年他的種種舉措來看,他對此早有準備,為「垂簾聽政」鋪好了路。宣布辭職的同時,納扎爾巴耶夫強調自己還是哈薩克斯坦國家安全委員會「祖國之光」黨黨主席。而第一女兒也在父親辭職後的24小時內閃電上位,成為國內二把手,散發出一種要女承父業出征2020大選的氣息。

  總統辭職,首都要改名,長女接掌參議院,全部發生在哈薩克最重要的納吾肉孜節前兩日。納吾肉孜節等同於中國的春節,在這樣重要的時段進行權力轉換,可謂精選時辰,要為哈薩克帶來新氣象。

  哈人「住好D」

  哈薩克斯坦,這個全球最大的內陸國1991年剛從蘇聯脫離出來的時候,通脹3000%,失業率40%,堪比如今的委內瑞拉。在納扎爾巴耶夫的帶領下,經過近三十年的努力,成為了獨聯體國家中相對發展穩定的一個。根據2018年聯合國發展署的調查報告,哈國的人類發展指數為0.8,排世界第56位,比中國的0.752還高。

  2017年,我有幸到訪阿斯塔納,發現當地人民熱情友善,普遍心情愉悅,城市建設乾淨、現代、便利,生活成本較低。當地人說,首都的房價約合一千多港元一呎,而阿斯塔納的人均月工資則高於6000港元,算是非常負擔得起了。香港人心心念念「住好D」,在阿斯塔納並不是件很難的事 。

  哈薩克的「收入」來源主要開始靠出口能源,哈薩克盛產石油、礦石和煤炭。值得注意的是,委內瑞拉也是重要的石油出產國之一,2000年時估算儲量居西半球第一,但如今仍是一片狼藉。擁有石油資源並不是保證國家穩定發展的唯一條件。哈國能走出九十年代的混沌,少不了納扎爾巴耶夫的貢獻。

  成功打造民族身份

  納扎爾巴耶夫最出名的是平衡能力,他信奉一種韜光養晦的實用主義,深諳經濟發展為第一要素,外交上既防止封鎖又不完全跟着西方跑,非常懂得遊走於大國之間。面對其他獨聯體國家時,他表示大家曾是同志,分手了也要繼續並肩發展。面對土耳其,則用突厥人後裔身份來拉近關係。到了阿拉伯,強調哈薩克的穆斯林背景。到了歐美,則大談民主價值。而在諸多外交關係中,最重要的是他對中俄的態度。

  對中國,納扎爾巴耶夫一向友好,積極參與上合組織、亞投行和「一帶一路」倡議,強調遠親不如近鄰。哈薩克斯坦建國後,曾邀請全球哈薩克族回歸,很多中國哈薩克人因有親戚在哈國,選擇移民或到哈國工作。當年在哈薩克走訪期間負責接待我們的導遊佳佳,就是這樣一名遊走在中哈邊境的中國哈薩克人,中哈民間往來非常頻繁。另外,納扎爾巴耶夫長期以來對於配合中國穩固邊界,進行反恐也很積極。

  面對俄羅斯,納扎爾巴耶夫可算得上是不卑不亢了。獨立後的哈薩克,既沒有像烏克蘭那樣打壓俄語,激進開展「去俄羅斯化」,也沒有一味的做俄羅斯的小跟班。建國以來,利用哈薩克語和穆斯林,這兩大有別於俄羅斯的屬性,把「哈薩克」這個民族形象打造得越發生動誘人。

  作為一個內陸國領導人,納扎爾巴耶夫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誰說我們沒有海。哈薩克有兩片海,一片叫中國,一片叫俄羅斯。」他深知哈薩克斯坦獨一無二的地緣政治位置,這個位置是福也是禍。

  未來仍需看大國眉眼

  2014年,烏克蘭危機,俄羅斯激進民族主義者們展現出了戰鬥民族的能量,震驚中西亞。不少獨聯體國家的領導人擔憂重回「俄羅斯的世界」,包括當時恰好生病的納扎爾巴耶夫。俄羅斯方面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竟然挑這個時機詢問哈薩克的繼承人問題,納扎爾巴耶夫大受刺激。翌年康復後,他推出了「通往國家繁榮的百步計劃」,試圖進一步去「俄羅斯化」。同時推出2050計劃,希望幫哈薩克擺脫出口能源的單一經濟模式,試圖讓哈薩克更獨立。

  據納扎爾巴耶夫新聞處稱,總統辭職當日曾致電普京,談論了即將到來的辭職事宜,並約定經常聯繫。到了辭職當下,仍需向俄羅斯匯報,無論哈國走向何方,都難逃被大國夾在其間的命運。而對於這樣一個剛剛起步,需要隨時看大國眉眼的國家,保持內部穩定比什麼都重要。

  鄰國吉爾吉斯斯坦選擇按照西方的國家模板完成政治轉型,但經歷了一番動盪,直到2017年才得以穩定,國內經濟大受打擊。烏茲別克和土庫曼則是等前任總統去世才考慮交接事宜。哈薩克,在納扎爾巴耶夫的設計下,正在歷經一場相對更加可控,更加平穩的權力交接,雖然不知未來路在何方,但從歷史和現實的角度來看,無論是繼續由納氏家族掌權,還是加強司法管轄獨立選外人接棒,他選擇逐步退位這一舉措都十分英明。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