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警嫂:支持丈夫繼續做喜歡的工作

時間:2019-12-03 04:23:31來源:大公報

  「其實差一點點,我的兩個孩子就沒了爸爸。」警嫂阿梅(化名)說這話時,丈夫阿力(化名)遭暴徒割頸的事已過去一個半月,但她仍止不住害怕,強忍眼淚。

  「我怎麼也想不通,他(施襲暴徒)為什麼要這樣傷害一個人。我先生身為執法者,只是去做應該要做的工作。」

  出院後,阿力每兩三個星期要去覆診,還需接受至少半年言語治療。由於控制聲帶肌肉的迷走神經損傷,他的右側聲帶可能再也無法如常振動。目前他只能依靠左側聲帶說話,聲音沙啞無力,不時咳嗽。

  「他現在不能大聲或長時間說話,有時想大點聲跟孩子說話都會走音。」阿梅苦笑道,他很想跟孩子聊天,但聲音太小,孩子經常聽不清。

  說起孩子,阿力眼眶泛紅。「我對家人有點內疚。」他說,這次受傷,不僅影響了他與家人的日常溝通,還讓他陪伴孩子的時間減少。他習慣一有時間就接送孩子上學,但這次事件後,他擔心被「起底」,不得不「低調」。

  修例風波發生後,警察成為暴徒攻擊和網絡暴力的主要目標。香港警方最新數據顯示,六月至今,共有483名警務人員在相關行動中受傷,數以千計警員及家屬個人信息遭惡意泄露。

  親友幫助渡過最艱難時候

  「我害怕子女因我而受到欺凌。」阿力說,「但我不認為做警察,或者這次受傷,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阿力本是正面樂觀的人。他說,這次受傷後,他得到警隊很大支持,受到醫護人員專業細緻的照顧,更收到大量來自市民的慰問卡。「我相信還是有很多人支持我們警察維持治安和執法。」

  阿梅說,丈夫受傷之初,她覺得很徬徨,幸虧有親友幫助,「最艱難的時候已經過去」。

  阿梅問過丈夫,康復後是否打算返回前線,得到肯定答覆。她知道丈夫是一個「坐不定」的人,還想與前線同事一起工作,而她會尊重他的決定,支持他繼續做喜歡的工作。

  現在丈夫每次覆診,阿梅都會盡量陪伴。「他說話吃力,我擔心他跟醫生講不清楚,出門也不方便。我能做的,就幫他做。」她說,「夫妻本就應該互相鼓勵支持。」

  (新華社記者 郜婕 張雅詩)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