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青年有話說\暴動圖謀推倒「一國兩制」\香港菁英會副主席、香港五邑總會副理事長梁秉堅

時間:2019-06-14 03:12:49來源:大公報

  圖:反對派發起的示威最後變成暴動,金鐘一片混亂

  原定於6月12日立法會會舉行就有關修訂逃犯條例二讀,唯因在立法會外的道路以及出入口發生暴動,令議員未能進入議事堂如期開會,被迫取消。香港是法治社會,並且就立法相關事宜可以通過立法會的正式議事程序,讓代議士和官員在立法會中充分溝通,而政府官員和代議士亦可以在民間各自推銷各自的政見,在搜集民意後於議事堂中依法進行表決,是一個持之以恆的社會制度。無奈今天的香港,立法會以及政府總部被癱瘓了正常運作,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不容否認。

  反對派議員站台撐腰

  當今的傳媒多樣化,除了是主流的電視電台報章外,還衍生了各有政治理念和主見的網媒,市民在社交媒體的發文發圖,也間接成為觀察事件的一個「民間視角」。在6月9日的大型示威和晚上的動亂後,有警務人員受暴徒所傷,當晚網上已有人煽動6月12日罷工罷課,在沒有工會的宣布下,筆者未能理解此等罷工的成效,而罷課更是令人摸不着頭腦,在考試其間更會影響青年人的成長。   在6月11日深夜至6月12日的凌晨時分,已有青年人和市民受到號召到立法會外聚集,並以「野餐」、「教會聚會」、「晨運」等理由包圍立法會。當晚在網上可以看到不少市民獲得反對派議員的撐腰站台,在金鐘港鐵站內阻撓警員搜查事件,反對派議員在身後的「市民」吶喊下,令在場的警務人員無法繼續執行任務而離開。其後,有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外與支持者講話,表示其行動的目的是要讓警務人員不斷道歉;然而,在當晚網上經已有市民發布有警務人員搜出一些具攻擊性的物品,筆者認為警務人員從保障一般市民大眾的人身安全下,搜查是適切不過。   在6月12日上午,非法佔領行動爆發,隨之而來的是暴動,道路被暴徒霸佔,讓道路使用者受阻,令社會運作受阻。在下午三時後,暴力事件繼續升溫,從各種媒介中可見警務員使用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來驅散暴徒。事件令多人受傷,社會氣氛惡劣。

  小學生跟着家長示威

  筆者身邊有一些朋友反對政府所提出的議案,參與了遊行,甚至出現在暴動現場。香港是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有政見不同的人可以共存,筆者身邊的朋友亦是有理念,有素質的,故即使政見不同也不應惡意攻擊,是典型的和而不同。唯筆者身邊有一些80後的家長,帶同年幼子女參與遊行,甚至在6月12日參與罷課,唯筆者曾向參與遊行和罷課的小學生查詢為何遊行,以及為什麼罷課時,天真爛漫的小學生表示也不清楚遊行的口號內容是什麼意思,反正父母表示「條例通過後不能『鬧』大陸政府,會畀人拉返大陸。」這表達十分有白色恐怖的感覺,我們的下一代自小被灌輸這樣的信息。

  香港經歷過不少大型示威遊行,自「佔中」後的社會運動才變成加入了暴力的元素,改變了社運的形態。其實在海外不少國家都有各式各樣的社會運動、罷工、罷課,組織動員者對議題和政治訴求有深厚的理念,而且對於當權者和政策的推動有長期的抗爭,並持續向社會大眾進行宣講教育,目的是希望得到改變,而當中的改變是可以讓一群弱勢群體的權益得到保障,甚至是對世界有深遠的影響。筆者相信政府這次對市民解說條例的功夫做得十分不足,才讓市民失去對修例的信心,引發社會不滿。

  今天香港的暴動是十分有系統,目的是令社會癱瘓,是搞革命的手法。筆者在一些網絡平台中看到有些朋友頭像用了黑色的洋紫荊作為背景,被動員的群眾希望用各式各樣的方法阻礙社會正常運作,政客大肆攻擊政府使用暴力,利用青年、婦女、長者、少數族裔作為群眾的受害者,號召手法得到一些市民的同情,增加了反政府的資本。筆者相信反對派這正在搞「革命」,以推倒政權為目的,繼而是要讓外國對「一國兩制」的不信任。香港人很熱愛自己的家,莫論社會經已受傷,還請香港人不要再讓香港被利用,作無謂的犧牲。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