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Gel出新天 甲上翩躚

時間:2019-05-21 03:17:12來源:大公報

  圖:美甲潮回歸簡約,現時女性多選擇Gel甲與塗甲油

  女性對時裝、化妝、髮型等,均愛趕潮流,近年風潮回歸復古、簡樸,連一對纖纖玉手的指甲妝容,也回復雅致簡單。已流行Gel甲十多年的平面雕花,再到3D立體,竟不再成為主流,如今大多數女性要求指甲油顏色能趕上潮流。由於指甲師無需擁有高學歷,成為部分年輕女生所選擇立足的行業,她們更深信行行出狀元。

  大公報記者 陳惠芳 文、圖

  現今具規模的美容店大多主打臉上皮膚的改善,指甲師成為店內的點綴。事實上,美甲行業利潤微薄,具規模的指甲專門店已經不多,反而,有些小店舖落戶在油尖旺區或者舊式商場。指甲師入行門檻不高,成為不少由內地移居香港的女性的第一份職業。今次受訪的黃寶兒(Boa)結婚後移居香港,由於在深圳居住時已讀過相關課程,來港後順理成章加入美甲行業,展開她「賺到就算」的生活。

  嫁到香港打拚

  Boa說:「記得當年初來甫到,為了融入香港以及認識更多香港朋友,在明愛報讀短期美甲課程,可是自覺還有不足,有位親人知我喜歡做指甲師,悉心為我鋪路,她為我在深圳再找學校進修,於是我每日朝九晚五返深圳上堂,之後趕回來開工,那時我在花園街做美甲工作,每日做到很夜才收工。當時指甲妝容還流行雕花,我就在難得的空閒時間裏,在假指甲上不斷練習,工多藝熟,加上每日為不同客人服務,從實踐中得到寶貴的經驗。」

  Boa於花園街工作多年,記者以往每次經過,見到她總是埋首工作。人生有聚有散,其後Boa於旺角一商場另起爐灶,記者見證一個從花園街搬入商場大展拳腳的奮鬥故事。對於Boa而言,新店是她找到自信和成功的地方。

  「自己開業,壓力很大,但除了指甲師,我沒興趣做其他行業。過去專注於服務每位客人,由於工作忙,跟她們沒有太多交流,故開業之初沒聯絡到太多熟客。但人與人的交往是講緣分,很多熟客逛商場時竟碰上我,一個傳一個,加上新客人,生意漸上軌道。我視員工如姐妹,沒有客人時,隨她們打手機、追劇。以前我不打機,受她們感染下又覺得幾好玩,大家感情更加好。」

  Boa這個老闆沒有架子,視員工就如家人一樣。

  「我一對手怎做得那麼多?好開心有她們幫手。(你請人要有什麼條件?)沒有的,我憑直覺。那些未達水準的,我會慢慢教她們,最重要的是她們肯學。我請的姐妹之中,有一位很年輕的,名叫Lily,她肯學肯做;另一位則已是媽媽了,她看見我請人就主動入來見工,我直覺她會用心做,但當時她未夠水準,我便提出讓她跟我學習一個月,沒酬金當交學費,一個月後我正式錄用她。我會用心教好每一位『姐妹』,但她們亦要努力,有敬業樂業的精神。我們的學歷不高,惟行行出狀元,我們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不及別人。」她說。

  靚手增添自信

  看過Boa手藝,認為她有條件參加比賽,為自己頭上增添光環,可她不是這麼想。

  她說:「現時每年仍有舉辦指甲師比賽,我不會參加,因不需要用比賽來證實我的水準,指甲的『裝扮』就如女人一樣,各花入各眼,客人便是我的評判。不少人想闖出大事業,但我自問沒野心,這小店已令我找到自信和成就感。我沒想過同連鎖美容店競爭,其實各有各做。做人不用要求很多很多,夠就可以了。」

  Boa曾做過其他行業,結果她發現自己唯獨喜歡做指甲師。

  「喜歡是沒得解釋的,以前我不大說話,替客人整指甲是低着頭工作,每個步驟都不能錯,少有仰頭和客人交談。我接觸過不少類型的客人,有些會同你談家庭、男友、工作,又會吐苦水,其實她們想找一個聆聽者,說了出來便舒服曬。顏色可以改變心情,她們塗上喜歡的甲油後,離店時是帶着笑容而走,那就是我的自信和成就。」她說。

  有些人的成就是要鴻圖大業,Boa暫時還未想過開分店。她指美甲被視為點綴品,這一行自Gel甲後,再沒有新的技術。除Gel甲外,還有QQ甲,後者Gel上後指甲較為軟身,能維持約兩個多星期。

  「很多人說Gel甲會傷指甲,隨着產品不斷改良,我看不到這對指甲會造成傷害,相反地,Gel甲能幫到一些習慣咬指甲或指甲易斷的人。我見過有客人咬手甲咬到見肉,Gel甲能令甲形回復正常,因Gel甲後指甲變硬,手甲加長又漂亮,可減少她們咬指甲以及指甲斷裂的次數。另有些人的甲形不夠美觀,Gel甲能改變甲形形狀,令她們對自己一對玉手信心大增。」

  潮流回歸簡約

  原來Gel甲和塗甲油,並非我們眼看咁簡單,夏天已臨,又到了穿涼鞋露腳趾的時候。

  Boa說:「到了夏天,來美化腳甲的客人大增,腳甲可以自己修剪,但有時會出現倒甲嵌入肉等問題。修剪手甲腳甲以及塗甲油可以自己做,問題是修剪得是否正確?塗甲油是否塗得漂亮?至於Gel甲過程,網上也可獲得資訊,你要自己做,一定得。因此,有人問我Gel甲要什麼程序,上網找吧!指甲師之所以不同,就是我們的專業。」

  近年客人要求指甲雕花、鑲石、加長指甲長度,已比全盛時期少;Boa說,她們大多要求早年流行最簡單的Gel甲以及塗甲油,少求花巧了。

  她續道:「上班女士始終不宜太花巧,而且在辦公室很多工作要打電腦,女士指甲過長便會造成阻礙。至於指甲雕花、鑲石等,較適合不用上班的太太們。(膚色白皙的女性宜選什麼甲油顏色?皮膚黝黑的又如何?)雙手皮膚白皙的話,基本上任何顏色都可以;至於皮膚黝黑的就難說了,這個很講求個人喜好,有些會選擇鮮艷的熒光橙和熒光黃,指甲師會畀意見,惟最後也要尊重客人的選擇。」

  對於未來,Boa沒有想太多,她覺得現狀很不錯。有時沒客人時,Boa會提早關門,讓「姐妹」提早下班,有時還會和她們逛街買化妝品,或者買衫扮靚、唱卡拉OK,她希望客人開心,「姐妹」亦然。

  Boa說話細聲頗溫柔,問到當員工工作出現問題,會否大聲喝罵?

  她笑說:「以前也會的,忙起來人會煩躁。反而現在我不會,罵人解決不了問題,不如耐心去教她們。我教過很多學生,當中有很多已開店當上老闆。我替她們開心,這亦是我得到的成就。」

  Boa追求的不是大成就,「小成就」已令她很有滿足感。她最後還說了一句:「做人重要的是,能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一個沒有高學歷的人在香港成就自己的故事,印證了出身和成就沒有必然關係。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