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疫轉職場/酸筍聞臭師 金鼻子年薪50萬

時間:2021-02-27 04:25:41來源:大公報

  品酒師可以通過品嘗味道判別葡萄酒的優劣、聞香師可以通過聞香味識別數千種香味,甚至於有專門的「嗅辨師」通過鼻子劃定異味級別。而近年「爆紅」的螺螄粉,催生了一個「令人上頭」的職業──酸筍聞臭師。「酸中帶臭,臭中帶香」的螺螄粉被不少人吐槽是「帶着一股屎味的生化武器」,而螺螄粉那股讓人「欲罷不能」的濃郁味道,則來自於醃製的酸筍。現年41歲的李永國自己也沒想到,經過多年的堅持,自己從普通的竹筍種植戶,成為了年薪5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專職「酸筍聞臭師」,並在全網「走紅」。\大公報記者 曾萍

  李永國是廣西百色田林縣人,當地以特產八渡筍而聞名。李永國說自己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和妻子兩人共同管理着家裏240畝的竹筍種植。「田林縣的筍子品質好,以前種植的竹筍收成後,經過繁雜的曬乾程序製作成筍乾,會經由台灣的收購商出口到日本,用於做日本拉麵的配菜。」李永國告訴記者,製作筍乾不僅工序繁雜、費時費力,而且筍乾的價格掌握在日本終端收購商手中,種植戶們時常處於被動地位。於是,從2008年開始,李永國開始注意到剛剛在廣西當地冒頭的「螺螄粉」行業。

  螺螄粉火爆催生新機遇

  「廣西人幾乎每天都會『嗦粉』,而無論是桂林米粉、老友粉還是螺螄粉,酸筍都是重要的配料,當時我覺得酸筍應該有市場,所以我開始嘗試醃製酸筍。」李永國自己摸索醃製酸筍的方法,在不斷的「試錯」中漸漸積累經驗。「酸筍醃製過程並不複雜,但是發酵的程度、什麼時候加水等,每一個環節都很講究。說實話為了醃製品質好的酸筍,我前前後後試驗了很多次,估計醃爛的酸筍都有上萬斤。」如今,憑藉十幾年的種植、醃製經驗,李永國通過聞嗅就能知道酸筍醃製的時長,並可通過味道、顏色等判別酸筍品質的好壞。

  近幾年,螺螄粉火遍全國,也帶動了酸筍的需求量,李永國十幾年堅持練就的「金鼻子」也尋到了「伯樂」。去年7月,李永國被柳州當地一家螺螄粉生產企業以50萬高薪聘請為「酸筍聞臭師」。

  「後調」帶廁所的味道

  「酸筍聞臭師」聽起來時髦,不過在李永國看來,酸筍聞臭是一門技術活。「可能很多人看了有關報道,以為聞臭師特別輕鬆,每天捧着酸筍聞一聞就可以了,其實從源頭收購優質的竹筍開始,就不能鬆懈。」李永國表示,每年竹筍成熟的季節,他都會到農戶的種植基地親自把關要收購的竹筍,每年八九月竹筍成熟的高峰期,他幾乎就住在了山上。「要指導農戶新鮮採摘的竹筍必須要在4小時內醃製,而且酸筍醃製的每一項流程都有標準流程,這樣才能保證品質。」

  李永國一邊捧起一把酸筍,湊到鼻子前聞了一下,一邊自言自語地說道:「嗯,這個醃製的時間還不夠。」酸筍的味道或許對不少人來說臭得有些刺鼻,不過在李永國眼裏,酸筍的味道卻和香水一般,分有前調、中調和後調。「前調是新鮮竹筍的味道,中調是酸酸的,而後調則是『廁所的味道』。」而除了聞,李永國還根據多年經驗自己總結了一套類似中醫「望聞問切」的「聞臭秘訣」。

  「聞之前要先望,看酸水的澄澈程度,原本清澈的酸水攪動後會變成金黃渾濁狀態;然後要聞味道,聞到一股帶着類似廁所的臭味,就是成熟了;之後拿起筍絲觀察筍絲是否呈透明狀,最後還要嘗一下酸筍的酸度和爽脆程度。」李永國隨手捏起一根筍絲演示道:「像這樣已經有點透明的筍絲,拿在手上看着很軟,實際上輕輕一捏是很脆的,這就是品質上乘的酸筍。」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