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新闻 > 正文

濮陽雜技少年 逐夢北京冬奧

時間:2019-06-25 03:13:59來源:大公報

  圖:香港傳媒學子參觀濮陽雜技藝術學校\大公報記者馮雷攝

  作為「雜技之鄉」聞名世界的河南濮陽,近年不僅通過傳承雜技文化發展特色經濟產業,更積極推動雜技體育跨界融合,選拔人才進入中國國家隊,備戰2022年北京冬奧會。這其中,濮陽雜技藝術學校就是向國家隊輸送運動人才的「主力」之一。6月15日,參加2019范長江行動中原行的香港傳媒學子到訪濮陽雜技藝術學校,親身感受濮陽雜技如何從田間地頭起家發展成「學院派」,為雜技少年開拓更廣闊的逐夢天地。

大公報實習記者 梁嘉進濮陽報道\&

  記者走進濮陽市雜技藝術學校的第一印象,是其校園之大和設施之現代化。學校分為多個區域,當中包括數個設備不同的練習場館。採訪正逢練習時間,就記者所見,練習項目多種多樣,有抖空竹、軟功、水袖功、孔雀舞、極限單車、空中飛人……各個項目的學生們都在滿頭大汗地專心練習動作,在重複的過程中,他們臉上亦無半點厭倦之意。

  記者了解到,學校現在大概有1500名學生、200名教師和教練。「學校能夠快速發展,多虧了政府的體育雜技跨界融合發展政策。」雜技藝術學校辦公室主任劉易朋說。學校正響應政策,將雜技向極限運動領域延伸。

  學生逾千 66健兒進國家隊

  所謂的極限運動就是危險性高、體能及技巧需求高的運動,包括滑板、滾軸溜冰、極限單車和跑酷。據記者了解,現在全校學生中大概有600多個是以極限運動為專業,將近半數。

  發展極限運動的目的,是為了向奧運會國家隊貢獻人才。去年該校已有66名健兒入選國家極限運動集訓隊、國家冰雪運動集訓隊,備戰2020年東京奧運會極限運動項目和2022年北京冬奧會冰雪項目。

  適合練習極限運動的「苗子」又是如何挑選的?記者了解到,學校先會統一培養學生,經歷3到6個月的基本功訓練和觀察後,再按學生的能力、潛力分配不同的專業。「我們採取科學訓練方法,務求減少學生練習負擔,提高訓練的質素和效率。」劉易朋介紹。

  12歲的盧孟璞就是練習滑板項目的一員。「我很小時就喜歡雜技,覺得練雜技很酷!」盧孟璞並不健談,但言語中還是透露出對項目的熱愛,來到這裏也讓他有機會實踐夢想。他說,訓練生涯中最令自己有自豪感的,一是登上舞台,二是掌握好了一個困難的動作。

  出路廣 產業鏈助鄉村振興

  此外,濮陽發展極限運動,更希望推動當地體育與雜技、旅遊產業的深度融合,形成由人才培養、旅遊體驗、賽事競技到衍生品開發的完整產業鏈條,從而使全民致富,實現「鄉村振興」。

  興趣之外,家境貧困正是盧孟璞來到雜技藝術學校的主因之一。學校中,像他一樣來自貧困家庭的學生很多。而如雜技藝術學校雜技專業總教練付紀忠所說,學習極限運動項目,讓這些學生在獲得九年義務教育的同時,既有機會「爭金奪銀,為祖國爭光,為濮陽增光」,也能夠「為自己開闢一條更寬廣、更有前途的出路」,給家庭帶來希望。

  盧孟璞的老師王洋洋是雜技藝術學校往屆畢業生。王洋洋表示,除了選拔為國家隊運動員之外,普通學生的出路同樣廣闊,大概分四個方面:「一是成為職業雜技人員;二是由電影紅星選拔,成為特技演員;三是成為學校老師;四是由學校分配工作。」他介紹,去年學校畢業生就業升學率達到了100%。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