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生活 > 正文

病人为何错失治癌时机

時間:2019-01-07 03:17:56來源:大公报

  图:很多人都会服用中藥保健品,也有看中医的习惯,但本地中西医仍未有真正合作的平台

陈婆婆85岁,三天前由儿子陪同来我诊所治疗她的面部肿胀。她在去年三月因牙齿疼痛去看牙医,牙医告诉她需要接受手术。她考虑到年纪问题而没有接受。但痛楚一直维持,结果去年六月再去广华医院求诊,当时肿胀已经蔓延到下巴和左耳的前端。同样医生告诉她有需要接受切除手术,但她和儿子都很犹豫。她的儿子从朋友处认识到一位中医,取得一个“独步单方”,据说是可以消除瘤肿的,她吃了二十天之后大便出血,但同时左下巴的肿胀减了少许,并有血水流出。他们认为这是改善的迹象,就一直服用这中藥。但此后出血的地方一直维持,每天都有血水流出。

初期对手术犹豫

这位婆婆来见我时已有两星期一直因为疼痛以致不能睡眠,不能进食。我在检查时见其左边腮部位置有明显的硬块,并沿着颚骨延伸向下巴,近下巴处有一未愈合的洞口,有血水渗出。一看心知不妙,用电筒照向她的口腔,就见到一个2.5公分直径的蕈状瘤(Fungating tumor)在左边口腔内侧第二大臼齿后。能有时间发展这样大的瘤肿在现今香港已经比较少见,因为一般个案在早期出现时,已经会进行干预切除。很可惜这位老人家因为想避免手术而让瘤肿长到这个地步!

我解释给病人和她儿子确实情况,到了这个地步,如果要进行一个切除手术将会是一个大範围切除,左边面部包括颚骨都可能需要切除,留下的缺损未必可以完全修补,是否值得是需要家人去决定的。一般而言会先用评估瘤肿实际大小,在附近组织和骨骼侵入程度,并确认是否已经有远端扩散,才去决定是否进行治疗性手术切除。第二种处理方法是纾缓治疗,如果觉得不值得全面切除的话,可以考虑进行局部放射治疗让瘤肿缩小,以减轻痛楚和进食方面的困难。但随着时间瘤肿将会再次增大。

无相熟家庭医生

婆婆和她儿子觉得需要去考虑是否再做进一步治疗,所以要求只是暂时帮助她处理症状。所以我处方了止痛藥减轻神经痛的程度,并且尝试用抗生素,希望藉着控制细菌数目暂时减少出血的程度。三天后她来覆诊,疼痛减少了,出血情况也有改善。但一星期后她儿子给我电话,说出血的情况又回复严重。在电话中我建议他带婆婆去广华医院做进一步治疗。

这位病人的情况令我很感慨,因为一般而言这样严重的癌症个案在西方社会已经属於所谓“Textbook Case”,意思就是只有在教科书才能看到。现在发达地区的医疗都强调及早的诊断和治疗,避免病情去到严重才处理。这个案的关键不是医疗失误,照顾她的牙医和广华医院的医生都已给了正确的建议,可惜的是病人和亲属听不进去并及早採取正确治疗,中间我相信有几点值得讨论:

一、香港一般市民并没有他自己的家庭医生

医生和病人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建立一个互相信任的关係,如果病人等到有病的时候才急急去见一位专家,或去医院求医,医生的建议如果对病人影响大的话,病人未必能一时之间听得进去,往往选择了自己喜欢、接受的方法,结果引致延误治疗。

这不一定是专科医生或医院医生的问题,因为专科医生特别是公立医院的专科医生,工作量极之繁重,他们能够花很多时间慢慢解释的机会不多。而病人做决定之前真的需要慢慢去咀嚼医生所讲的内容,再问问题去清晰自己的思路,才能做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如果病人有一位自己信赖的家庭医生,听了医院医生或专科医生的建议,把这些内容告诉家庭医生,让家庭医生再慢慢替他分析,帮助病人去明白什麼是对他最好的选择,这个过程会事半功倍。

关乎中西医定位

二、中西医在医疗系统内的定位问题

香港的医疗系统一直以来以西医为主导。政府直到上世纪末才开始投入部分资源推动中医藥的培训、订立执业的标準,但中西医的交流仍然极为缺乏。大部分西医对中医的认识极为贫乏,同样中医亦极少和西医有进行某种程度的交流。传统以来大部分西医都只看到病人同时使用中藥而产生的不良后果,而未能看到中西医藥配合的好处,对病人接受中医治疗偏於抗拒。造成病人既看中医又看西医但两不相告的情况,陈婆婆的例子正好就是当她的个案没有西医继续跟进,而她使用中藥并没有监控真实成效,造成治疗的延误,把一个严重病在发病初期能够适当治疗的机会白白失掉。

按政府计劃未来将会在将军澳建立一间中医院,这中医院的出现正好成为一个契机,适当地引入西医的参与,让这间中医院成为一个中西医可以交流的接触点。通过治疗病人,对疾病的科研,建立一个中西医可以合作的平台。那麼,这中医院的建立将会更有意义。

三、近日听到一些病人和朋友的回馈,已确诊癌症的病人被转介到医院管理局的专科等候期可以长达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个对我来讲是十分愕然的,因为在我离开医院管理局之前,医院管理局的制度仍是癌症病人在两个到四个星期之内就可以接受诊断治疗。我希望这个不是新的政策或方向,因为不少经济不足以去私家医生进行癌症治疗的病人,如果要等候那麼长时间才能见医生的话,他们宝贵的治愈时机将会失去。这将会是一个很可悲的现象!如果这个现象真的广泛存在,很难怪像陈婆婆这样寻求独步单方以求得到治疗的个案,以后继续出现。(本文作者为家庭医学专科医生 )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