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生活 > 正文

無法成為野獸,仍可相依取暖

時間:2018-12-30 03:17:41來源:大公報

  圖:日劇《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講述男女主角如何慢慢地逃離溫吞隱忍的生活

  今年的秋季日劇中,最令人矚目的莫過於新垣結衣與松田龍平雙主演的《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港譯:《懦弱野獸》,下文稱《野獸》),除了主角陣容強大,一眾配角黑木華、菊地凜子與田中圭也都是公認的演技派,加之有「神筆編劇」野木亞紀子坐鎮,怎麼看都是九分以上的日劇配置。

  可惜隨着劇情推進,該劇評分一路走低,雖不至跌得慘烈,但多少出人意料。妙的是,全劇為人詬病之處同時也正是其隱藏的閃光點,因此評價時見仁見智,誕生了兩批意見完全相左的觀眾。\羅茜 文、圖

  《野獸》講述總是勉強自己的「假笑女孩」、IT電商營業助理深海晶(新垣結衣飾)與外表毒舌冷漠、內心卻溫柔細膩的會計師根元恆星(松田龍平飾)在酒吧相遇,並漸漸走進對方內心的故事。與野木亞紀子過往擅長並大受好評的單元劇——《給力!漫畫社》、《不自然死因研究所》不同,《野獸》全劇圍繞二人「如何慢慢從溫吞隱忍的生活中逃離」的主線展開,單集並無完整清晰的情節推進,這也使得觀眾極易在節奏緩慢的前五集中隨時棄劇。

  對《野獸》而言,個人建議多些耐心,「養肥」再看更佳。那些看似緩慢無謂的閒筆,在第六集後漸漸產生了巧妙的呼應,漫長的反覆過程對於每周等看一集的觀眾不太友好,但卻是鋪墊絕望心情、反襯最後「胸口的炸彈爆開」那一瞬喜悅的必經之路。

  都市人的生活困境

  片中男女主角的困境——面對暴躁的上司與惡劣的工作環境、處在不如意的情感關係中、在意的事情無法用言語坦誠說明、內心中的擔憂和秘密無從向外人道,對每個都市人而言何其熟悉,而解決這些冰凍三尺的困境的確非一日之功。

  默默忍受到臨界點、偶爾情緒化後又默默道歉、折回逃不出去的死循環、難以坦誠溝通……這是日劇中常見的人物性格特徵,二○一○年北川悅吏子的《無法坦誠相對》更直接以此為名。《野獸》中提出了這樣的疑問:我們如何在「坦誠說出心中所想」和「不傷害對方感受」、「考慮對方狀況」中取得平衡?如何在「扮演對方理想的自己」與「放真實的自己一條生路」中取捨?

  深海晶在職場上作出了種種嘗試,包括以龐克裝扮亮相予人「不好惹」印象,索性對不合理要求全盤接受、哼着歌陷入機械人狀態,把辭職信放入胸口口袋以備不時之需等。生活上亦然,她試圖替男友圓謊假扮關係融洽、逃避二人關係陷入瓶頸難以為繼的狀態……強行振作與失敗不斷重複,她像是推着大石上山的西西弗斯,當她在常去的酒吧5tap灌下數杯啤酒,觀眾不難感同身受到她的疲憊。

  小火慢燉默契的愛

  這也是大量觀眾認為這部劇集太「喪」太「致鬱」而棄劇的原因:比起熱血滿滿且節奏緊湊的大熱職場劇,例如《半澤直樹》等日本職場劇,《野獸》看起來的確緩慢溫吞。但正如劇名所言,當人物本身「不是野獸」也無法「成為野獸」,個中的掙扎才更貼近每一個平凡的你我。

  新垣結衣與松田龍平的組合起初並不被看好,二者樣貌毫無情侶感,在劇中也是原本各有喜歡的人。松田龍平飾演的根元恆星還多次對深海晶作出「她虛假的笑容令人噁心」這樣的評價,戲至中途依然感受不到二人有發展成伴侶的可能性。此外,恆星的前女友、菊地凜子飾演的橘吳羽在開篇便向二人提到,陷入愛河後會聽到鐘聲,二人為此特意爬上山坡尋找類似的鐘聲,卻無功而返。

  對根元恆星和深海晶而言,鐘聲響起的時刻,或許是恆星第一次看到阿晶卸下假笑後的疲憊、或許是阿晶看出恆星冷漠外表下的掙扎,或許是二人喝酒玩遊戲到天亮,或許是在彼此都脆弱到極限時的一個擁抱和一個吻……二人的感情如小火慢燉,從互不了解到漸漸成為值得信賴的朋友,直至不想離開、願意牽手相伴的人,編劇野木亞紀子在此再次展示了自己在愛情戲中的細膩功力。

  片尾分別甩去情感和生活上的負擔,尋覓到新的愛情而重新出發的二人,其實並未給予觀眾一腔動力滿滿的雞血。當他們再次攜手相約聆聽鐘聲,消音的處理供觀眾自行想像,未來的生活依然存疑,他們也永遠無法如真正灑脫、「野獸」般的人那樣自在生活。但好在兜兜轉轉後,「認慫」的二人,找到了能夠互相取暖、在對方面前不必偽裝和勉強自己的彼此。

  治愈型戀愛的範本

  坦白講,雖然最後一集的巧思補上了前篇的諸多「大坑」,喪氣中的暖心收尾也算為該作圓滿收官,但無論是職場真實刻畫和令人沉浸其中的戀愛感,都未夠令人滿意。

  過往此類結合職業發展與治愈型戀愛的日劇經典,比較久遠的有大家熟知的《悠長假期》——「當人生遭遇不順的時候,就當是放了一個悠長假期」,二○○九年有融合籃球與音樂夢、主角同樣由好友發展成戀人的《零秒出手》,以及二○一六年由有村架純主演的《思戀哭泣》。同樣表現受挫再振作的過程,且不說上述三劇中的職場設定更為人信服(畢竟主角不再是一個人掌控全場、其他人都為廢柴的職場超人),與劇中情侶的互動也有諸多「高光時刻」,有清晰的起承轉合。

  反觀《野獸》,拖沓散亂感則明顯許多,除了兩位主要角色外,其餘幾名配角的故事雖亦有提及,但多有難以自圓其說之處,全篇也有強行點題之感。在大受歡迎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後,新垣結衣與野木亞紀子再度聯手卻交出這樣的成績單,多少有些令人遺憾。

  「每個人都有無法改變的地方,但每個人都能選擇過得更好」,有網民稱在看完這套劇集後,試過認真與上司傾談、整理自己疲憊的生活狀態,儘管結果未必盡如人意,「但至少試着作出改變」。筆者想,這也是《野獸》最想傳達給觀眾的訊息吧。

(下期「全民煲劇」將於一月十三日刊出)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