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創作和美學判斷的謬誤\田力

時間:2018-11-29 03:17:00來源:大公報

  創作和美學的東西要由專業人士來判斷,但偏偏在影視界或電影公司很多決定都是「民主選舉」,以至效果未如人意。雖然專業人士選出來的作品亦可能有問題,但機會較低。

  話說有電影頒獎禮要決定海報的設計,通常是執委成員給意見,主席的看法更備受重視。今次主席卻表示由美術指導代表自己意見,其他執委有見及此便保持沉默。主席的量度和專業是源於對美學判斷的理解,這點不是人人明白。

  另一個不大好的例子是某一非牟利團體要設計一個新的標誌的故事。團體找來幾家設計學院進行比賽,冠軍作品將成團體標誌。終於,主席認為沒有一個標誌合格,於是要重新設計。

  為了標誌的事,董事局開了幾次會,後來其中一董事指出,這種創作的事想交回兩三位成員決定即可,不必大家討論,於是主席和兩位成員負責標誌事宜。終於最後的新標誌毫無特色兼古板得嚇人,因為是沒有美學認識的主席提出的設計。

  電影的海報也一樣,必須有美術品味及電影市場知識才能判斷。曾經有宣傳人員給兩幅類似的海報讓監製挑選,監製取了其一。宣傳人員背後說他是監製,他喜歡便是了。有好事者問監製選擇的理由,監製娓娓道來,原來有非常確實的原因。後來那宣傳人員知道了,十分嘆服。

  電影廣告常有宣傳語句的創作,因為是給觀眾看的,很多人以為應投票決定。而投票人數多只限於公司幾位同事,於是職位高者容易利用「民意」,選擇其個人喜好的語句,殊不知創作是從來不講「民主」的。就算民意的數量很大,得出的結果也不一定理想。

  例如要投資一部電影研究找導演,一般的「民意」必如某些電影公司找當時得令的大導演,連續「垮」了幾部戲的導演必然不是「民意」選擇。這樣的話,吳宇森導演就沒有機會拍出《英雄本色》,劉偉強、麥兆輝就不能拍《無間道》。

  「千里馬常有,伯樂不常有」,伯樂的本領不靠投票,靠的是個人歷練和眼光。創作和美學判斷是這回事,要是靠「民意」,王家衛導演的電影也不可能面世,是多麼可惜的事。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