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世說新語/香港齊心謀出路求發展(上)/中銀香港經濟及政策研究主管 王春新博士

時間:2020-05-22 04:24:10來源:大公報

  圖:香港受到修例風波及新冠肺炎疫情雙重打擊之下,豪宅、奢侈品消費、資產管理及私人銀行受影響,市場面臨萎縮壓力。港人至愛消遣之一的閒聚酒吧,於本月初才能再度享受

  大量事實證明,去年6月份爆發的修例風波,對香港經濟社會造成嚴重影響,使香港面對諸多前所未見的難題,包括經濟陷入衰退、營商環境受損、金融中心地位下降及政府施政維艱等等,有需要對修例風波帶來的影響做深入分析和總結,以便為香港尋找出路,謀求新的發展。香港中資企業是修例風波中最受傷害的群體之一,未來需從大局和長遠出發,力爭在促進香港經濟復甦和維護社會穩定方面發揮主導作用。

  一、修例風波令經濟陷入嚴重衰退

  去年香港經濟從上半年的輕微增長0.5%,到三、四季度轉為大跌2.8%和3.0%,令全年GDP下跌1.2%,為2009年以來首次錄得負增長,也是香港有GDP統計以來的第五次經濟衰退。與歷次經濟收縮不同,今次衰退雖有中美經貿摩擦加劇的影響,但主要受本地修例風波的衝擊。

  1.與民生密切相關的旅遊零售等行業首當其衝

  修例風波以阻礙經濟活動為目的,波及港九與新界各交通樞紐和商業中心,令香港經濟四大支柱產業之一的旅遊業嚴重受創,服務輸出急劇惡化,內部消費和投資需求也明顯轉弱。訪港遊客人數在去年上半年仍大幅增長13.9%,達到破紀錄的3487萬人次,但在7月份開始下滑,其後隨着修例風波愈演愈烈,訪港遊客大幅減少,8月至12月分別下跌39.1%、34.2%、43.7%、55.9%和51.5%,下半年全部訪港遊客按年大跌四成,其中消費能力最強的內地遊客急跌1115萬人次,佔全部遊客減少量的82.6%。

  由於訪港遊客急劇下降,本港旅遊業每月總收入減少超過100億元,酒店、飲食、零售及相關行業大受煎熬。以酒店業為例,往年耶誕節是香港酒店業的旺季,但去年香港酒店的耶誕節顯得格外冷清,核心區酒店的入住率同比下降了60%至70%,價格則降低了三分之一至一半。再以零售業為例,去年下半年本港零售業銷貨價值減少20%,其中10月至12月份分別收縮24.4%、23.7%和19.4%,是1981年有紀錄以來的最大跌幅。

  2.內部需求大幅滑落

  受修例風波影響,去年下半年香港內部需求大幅收縮。其中,私人消費開支實質下滑3.2%,令全年私人消費開支收縮1.1%,反觀過去五年卻平均上升4.2%;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自2018年第四季度以來連續五個季度收縮,在去年下半年更大瀉16%,2019全年則大跌12.3%,表現遠差過2009年全球金融海嘯時的-3.5%,創下20年來的最低紀錄。

  3.拉低經濟增長逾5個百分點

  綜合估算,本地修例風波影響去年下半年香港GDP增長率高達5.3個百分點,影響去年全年GDP增長率約2.7個百分點。而去年香港GDP升幅對比2018年一共下滑了4.1個百分點,可見本地修例風波是引發今次經濟再陷衰退的關鍵因素。

  今年以來,在新冠肺炎肆虐下,香港修例風波引發的暴力行為雖有所緩和,但並未完全平息,還時不時發生示威遊行、堵塞交通和破壞行為,為全港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添煩添亂。這是困擾2020年香港經濟的一大挑戰,如果年內修例風波持續發酵,且暴力重演再次升級,將會進一步壓抑旅遊業及內部需求,使香港經濟雪上加霜,難以期待短期內出現明顯反彈,未來幾年香港經濟均存在較大的放緩壓力。

  二、修例風波影響營商環境及投資信心

  良好的營商環境是香港賴以生存和發展的重要條件。多年來香港的營商環境始終位居全球前列,尤其是法制、政府效率和商業效率一直備受投資者信賴,但修例風波使跨國公司、本地財團及內地民企對香港能否維持良好法制及營商環境的信心受到削弱,如何穩定信心面臨挑戰?如果國際社會擔憂香港營商環境變差,競爭對手可能渲染香港法治環境惡化,與香港爭奪客戶資源,必然使香港減少,甚至失去許多難得的發展機會。

  1.失去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地位

  一個明顯的例子是,修例風波使香港失去了保持長達二十五年的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地位,首次被新加坡超越。報告提到,去年修例引發的持續政治及社會動盪,開始削弱香港作為最佳營商的地點之一,抑制投資流入。其中拖累香港失落桂冠的重點評分項目─「開放市場:投資自由」大跌10分,報告認為跟加劇了與安全相聯不確定性有關,破壞本來有利投資的環境。

  2.外派僱員居住地點排名急跌

  再以外派僱員最宜居地點為例,全球外派人力資源顧問機構ECA International發布的最新調查顯示,香港在東亞區最適宜外派僱員居住地點的排名急速下跌52位,目前僅位列第93位,被首爾及台北等亞洲主要城市超越,排名下跌幅度之大實是前所未見,主因是社會政治形勢持續緊張,令居於香港的外籍人士感到擔憂,修例風波也對外派僱員習慣的日常生活產生負面影響,其中包括交通設施受損和犯罪率上升。

  3.打擊投資管理及理財信心

  在修例風波發酵期間,少數別有用心的人煽動民眾對內地法制的不信任情緒,宣稱修例一旦獲得通過,兩制的防火牆便會大打折扣,各地富豪放在香港的資產也有機會被內地通過《刑事互助修例》凍結或沒收,從而造成恐慌情緒。現在這些富豪不少都在港設立家族辦公室,並進行全球配置,如果投資信心下降,就會降低配置於香港的資產比重,對香港的相關行業造成衝擊。如果香港不能有效穩定營商環境和投資信心,那麼香港一些領域包括豪宅、奢侈品消費、資產管理及私人銀行將受影響,市場面臨萎縮壓力。

  三、修例風波衝擊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1.引發沽空港元及信用評級下調

  值得注意的是,修例風波給香港一向引以自傲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也帶來嚴峻挑戰。在修例風波觸發大規模示威活動期間,有多家對沖基金看淡港元並進行沽空,包括著名對沖基金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創辦人巴斯(Kyle Bass)、一向看淡中國的Crescat Capital創辦人及行政總裁Kevin Smith等,他們均認為香港政治動盪將導致資本外逃,從而推動利率上升,迫使香港政府放棄已運行逾三十六年的聯繫匯率制度,令港元走向崩潰。信用評級機構穆迪將香港長期信貸評級由AA2下調至AA3;惠譽自去年9月以來更是兩次下調香港信貸評級至AA-,一個重要原因是修例風波引發的社會矛盾仍存在,為香港營商環境帶來不確定。

  2.全球金融中心排名大跌

  受修例風波衝擊企業信心下跌,香港在今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排名中,由去年的全球第三名,連降三位至第六位,被新加坡、東京和上海超越。一個重要原因是修例風波給民眾的日常生活造成不便,令受訪者對生活質量方面有負面的觀感。報告又引述來自香港的投資管理法律總監稱:「由於社會動盪,預計人才將不斷流失,熟練勞動力的供求將減少。」儘管教育水準、勞工市場靈活度等其他人力資本條件未有明顯改變,但相關次級指標排名已受修例風波影響而下跌一位至第三位。

  3.金融市場面對更多不確定因素

  更值得留意的是,如果修例風波持續發酵,引發香港出現信心危機,導致人才和資源外流,不僅有損香港競爭力,亦將給國際投資機構衝擊聯繫匯率機制可趁之機。與此同時,國際評級機構如果進一步下調香港和內地的信用評級,將大幅增加兩地企業的融資成本,一些債務較高的企業再融資失敗,有機會引發企業「暴雷」。一旦「暴雷」的企業多了,將影響香港金融市場的穩定和發展。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