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财经 > 正文

實話世經\聯儲超預期寬鬆欲速不達\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程 實

時間:2020-03-26 04:24:00來源:大公報

  圖:伴隨疫情演進,美國料繼歐洲之後成為新的全球波動之源

  「欲速則不達,驟進祗取亡。」3月23日,美聯儲宣布推出開放式、不限量的量化寬鬆政策。此舉已是美聯儲短短一月內的第三次超常規行動。無論是在速度、力度還是範圍上,美聯儲的行動都大幅超出市場預期。短期來看,超預期的刺激將強勁提振市場情緒。但是放眼長遠,受制於疫情時期的信息不對稱,超預期的貨幣寬鬆會被視為反向信號,導致市場以為自身低估了潛藏的經濟金融風險,進而打擊市場的長期信心。綜合而言,新冠疫情按下了世界的「快進鍵」,本次美聯儲的超預期行動正是這一趨勢的體現。受此影響,全球降息潮將進一步提速,中國經濟金融的「穩定器」效應有望進一步凸顯。

  疫情衝擊進入下半場。隨着近期新冠肺炎疫情的「震中」從東亞轉向歐美,接踵而至的劇震亦反覆席捲全球金融市場。以此為分水嶺,本次疫情衝擊進入下半場。如果說上半場是中國戰「疫」階段,衝擊重心聚焦於中國經濟短期停擺及其對全球產業鏈的輻射,那麼下半場則是全球戰「疫」階段,衝擊重心並不局限於全球經濟的供需雙弱,更將圍繞全球金融大動盪而進一步升級。面對疫情的直接衝擊和次生風險,2月中旬至今,各主要經濟體加速出台政策應對,全球新一輪降息潮和財政擴張潮同步啟動。3月3日和3月16日,美聯儲連續兩次採用超常規降息,急遽回歸零利率,此舉為聯儲百年歷史之首例。

  用力過猛,背離經濟基本面。放置於歷史的坐標系中,美聯儲一系列行動所隱含的核心判斷是,當前疫情對美國經濟的衝擊已等於甚至超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從兩個角度來看,這一判斷可能偏離了美國經濟的實際情況。

  首先,消費數據是預測美國經濟衰退風險的、較為精準的「金絲雀」。當前,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雖然從峰值滑落,但是仍位於2015年以來中樞水平的上方,更遠高於2008年危機前水平。這表明,本次疫情恐慌向實體經濟的傳導節奏並不迅猛。是否需要如此提前用完政策空間,值得商榷。

  其次,不同於歐洲、日本,美國是全球幾乎唯一的內生增長型國家,經濟增長依賴於國內市場而非出口。在目前歐洲成為疫情「震中」、全球貿易承壓的情況下,美國經濟受到的外溢衝擊相對較小。有鑒於此,當前美聯儲的政策操作,無論是縱向對比與2008年水平,還是橫向對比於當前歐洲、日本的反應,都存在一定程度的超調,從而進一步增強了上文所述的風險隱患。

  市場反彈難以持久

  重心錯配,治標而非治本。追根溯源,雖然當前市場普遍將本次疫情與2000年科網泡沫、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相比較,但事實上三者存在兩方面的本質不同,從而決定了政策應對的重心之變。

  一方面,從風險性質來看,本次疫情是全球性公共衛生危機,根本的應對政策是防疫抗疫措施。貨幣寬鬆只是揚湯止沸,難以釜底抽薪。尤其是在美聯儲一次性打光「政策彈藥」之後,如果美國本土疫情出現了大幅升級,金融市場將因為美聯儲後續政策不足,而更加迅速地跌入恐慌之中。

  另一方面,從衝擊渠道來看,經濟金融危機主要打擊需求側,而疫情在抑制總需求的同時,更會嚴重破壞供給側。因此,亟待結構性的刺激政策作用於供給側的修復。而美聯儲當前的政策操作雖然力度大、行動早,但是局限於總量性和需求側。有鑒於此,由於本次政策操作存在顯著的重心錯配,能夠引致市場短期反彈的表象,難以穩固經濟動力的根本。

  從更加宏大的歷史脈絡來看,本次疫情按下了世界的「快進鍵」,一系列重大而深遠的變革正在加速到來。本次美聯儲的超預期操作,正是這一進程中的關鍵一環。受此影響,無論是對於全球還是中國,更多的裂變將接踵而至。其一,全球降息潮將提速推進,中國降準之後的降息可能性、必要性、緊迫性正在上升。其二,隨着中美利差擴大,資金流動有利於人民幣資產。其三,伴隨疫情演進以及長短期預期差的兌現,美國料將繼歐洲之後,成為新的全球波動之源。而作為率先控制疫情的主要經濟體,中國經濟金融的「穩定器」效應將進一步凸顯。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