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香港八和會館主席 汪明荃:

時間:2020-06-01 04:23:58來源:大公報

  港區國安法主要針對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這四類行為和活動,奉公守法的市民無需緊張。香港要守住經濟繁榮,首先要社會安定。因此港區國安法是對香港社會多做一些事,他日定能再闖新天地。

  著名導演兼舞台劇製作人 高志森:

  政治凌駕藝術的情況在過去一年變本加厲,一些做藝術的人不是在做藝術、朝向真善美,而是以藝術平台做「反中亂港」政治,有國安法規範後,可能會減少政治干預藝術發展的狀態,讓藝術回歸藝術,從長遠來講對香港藝術發展一定是好事。我贊同國安法在香港盡快實施。只有犯法的人才會惶恐和討厭法律和執法人員,不犯法就不需要害怕國安法的成立。

  香港話劇團名譽顧問 陳健彬:

  目前香港演藝界尤其是戲劇業內有些人對港區國安立法恐慌和憂慮,懼怕言論與自由創作空間的收窄。這需要有人向他們解釋,國安法無意針對和限制藝文界的創作自由。但也要說之以理,說服他們有責任維護國家安全,戲劇針砭時弊,同時也要釋出正能量與充分發揮戲劇的社會教化功能。我期待業界要正面看待國安立法的急切需要,只有香港社會穩定,經濟復甦,藝文活動方可回復正常,演藝行業才能向前發展,國際文化交流才更有實質意義。面對大是大非,演藝從業員應摒棄狹隘的地域主義,同心同德,以自己國家的安全和利益出發,配以國際視野,爭取參與更多的藝術交流,共同拓展遼闊的內地演藝市場,拓展更大的商機。

  香港美協主席 林天行:

  香港從未如此之亂過。從去年中至今,藝術展覽關門,市民恐慌,因此我支持港區國安立法,恢復香港社會的安寧,市民才能安居樂業。港區國安法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藝術界部分人的恐懼與不安,但我相信只要不違法亂紀,法律法規堵塞國家安全漏洞的同時,亦能保證大家的創作自由和藝術發展的空間。

  香港歌劇院藝術總監 莫華倫:

  港區國安法是及時雨,立法的目的之一在於防範境外勢力。若沒有境外勢力的蠱惑、資金的支持,怎麼會有這麼多人瞎鬧?現在疫情趨緩,暴徒又開始鬧事,又開始砸東西。國安法和民主、言論自由等沒有任何關係,香港還是「一國兩制」,只要不實施顛覆中國政府、特區政府,從事恐怖主義等活動,就沒有任何問題。香港是法治社會,因此必須要有法可依。一些西方國家在對待港區國安法上實行雙重標準,暴徒分裂國家的行徑,在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被允許。美國不會允許;加泰羅尼亞、魁北克要獨立,西班牙、加拿大政府也絕不允許。這是一樣的道理。

  粵劇名伶 阮兆輝:

  我是中國人,在香港生活了幾十年,一直安居樂業。但自去年中一連串社會運動,再加上疫情影響,各行各業已出現倒閉潮,我們這些升斗市民慘不堪言,誰可憐呢?不安居便難樂業,只有和平,才能安居樂業。同時,我也希望港區國安法實施前,政府應該想方設法讓市民清楚了解法律的細則,增強溝通,以釋除疑慮。

  導演 徐小明:

  全國人大通過港區國安法立法決定後,讓一些人如夢初醒。我們演藝人聯署支持港區國家安全立法,就是要支持我們國家。

  香港演藝學院校董會主席 周振基:

  在國土安全上,尤其是香港公共安全問題,港區國家安全立法是非常必要,也非常正確。或許初期會有市民不了解,因此內地和香港有關部門之需充分溝通,將立法過程尤其法律的細則,能夠盡量讓市民認識和理解,相信之後一切會朝着更好的方向前進。有人擔心以言入罪,或喊喊口號就觸法,我相信中央堅定實施「一國兩制」,給予香港充足的自由度,只要不涉及分裂國家、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等四類行為和活動,言論自由依然受基本法和香港相關法律的保障。港區國安法只是針對一小撮人。香港社會各界應該利用這個契機,互相理解和包容,回歸文明和法治的正道,和平地表達不同意見,重新出發。

  香港文化藝術交流協會副主席 趙志軍:

  我很開心能看到全國人大高票通過港區國安法立法決定,是對準確貫徹落實「一國兩制」的擔當。香港自回歸祖國二十三年以來,此前一直沒有可以維護國家安全的法例,今次是彌補了這一缺失。香港是祖國的一部分,不能淪為損害國家利益的平台,因此這一立法決定既能維護國家安全,亦能確保市民安居樂業。從去年至今,「黑暴」充斥香港社會,民眾忍無可忍,對社會破壞性極大,甚至有部分青少年沒有樹立正確的中國歷史觀,邪惡的背後勢力更對涉世未深的年輕人進行慫慂,他們最是可恨!港區國安立法決定是對此類言行的一個很好制約。

  盈鑾畫廊負責人 董慧:

  今次全國人大通過港區國安法立法決定,對香港的商業環境來說是正面的。自去年六月起,香港可謂經歷如恐怖主義活動般的威脅,讓社會動盪,為商業帶來沉重的經濟打擊,更別說是文化產業。希望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保障社會和市民安全,也期待近一年來社會運動帶來的經營難題迎刃而解,幫助藝術家及藝術機構走出困境。

  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主席 陳永華:

  保衛國家的國土、文化及所有,根本無須討論,是天經地義。現在的政府和祖國,我看着她一直進步,民生不斷改善,我還懷疑什麼?至於對香港的影響,我仍然認為,國境內有安全法是必然之事。

  全國政協委員、 香港弦樂團創辦人 姚珏:

  港區國安法針對的只是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的人。市民經歷了近一年的社會動盪,失去了原本自由的生活,經濟受到衝擊,也在近來新聞中了解到美國所謂的自由民主。對比之下,大部分人開始反思並進行理性判斷,而不是當初的片面理解。自去年中起,香港多場的演出活動被迫改期或取消,尤其對於社區的音樂會影響特別大。那時的香港變成了一個恐怖的地方,不知道明天會怎樣,市民每逢周末都不敢出門,基於安全因素許多的演出計劃也無法安排。希望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對樂團來說,可以開始放心地設定演出計劃,確定未來的方向。這對於年輕藝術家來說也是一件重要的事,他們需要通過舞台經驗,進一步成就個人的事業,維持生活的穩定。

  香港水彩畫研究會會長 沈平:

  我是一名從內地來的香港畫家,於我而言,香港就是第二故鄉,到香港後畫筆始終不離祖國和人民,堅持用繪畫歌頌祖國的山川秀麗,民風淳樸。同時,也畫了大量表現香港美麗風光及豐富多彩的民眾生活風貌的作品。然而,面對今時今日的社會環境,我感到了陌生和痛心,如今國家毅然決然通過港區國安立法決定,不僅體現國家對於平息香港暴亂的決心,更能阻止香港的繼續沉淪,希望可以早日將暴徒繩之以法,社會能夠重回安定正軌。

  有人說,擔心創作自由會受到影響,這個問題我不會太過於擔心,因為藝術創作原本就是為了歌頌世界的真善美而生,激勵民眾嚮往美好生活,不該成為美化暴徒暴行的工具。面對不法分子的暴力和犯罪,我不會去畫他們,也不認為畫他們就是彰顯自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