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傾聽貝多芬 編排連場舞蹈

時間:2019-02-11 03:17:52來源:大公報

  圖:Aleix Martínez(右,跪地者)擔演要角/Kiran West攝

  即將第四度訪港演出的漢堡芭蕾舞團(簡稱「漢芭」)今回帶來三套約翰.紐邁亞(John Neumeier)不同時期創作的節目,包括題材、風格迥異的《胡桃夾子》、《約翰.紐邁亞的世界》及《貝多芬計劃》。/劉玉華

  剛於二○一八年六月下旬在漢堡歌劇院首演的《貝多芬計劃》(Beethoven Project)乃紐邁亞最新編劇的作品,他選用了貝多芬撰寫的《英雄─鋼琴獨奏變奏曲作品三十五》(一八○二年)、《普羅米修斯的創造物》(一八○一年)和《第三交響曲─英雄》(一八○四年)作為舞蹈的配樂。

  樂韻動人引發情感延綿

  紐邁亞藉着眾舞者多樣變化的動律意象、富感染力的互動姿態與構思獨特的場景布局,展現他傾聽貝多芬樂韻而誘發的豐富情感反應,為觀眾呈獻一台別具啟發性的樂舞晚會。

  欣賞了《貝多芬計劃》的首演場後我特意去拜訪紐邁亞,請他談談這個全新劇目的創作構想。當天中午,年近八十歲的紐邁亞剛完成上午時段緊密的綵排,從歌劇院舞台返回樓上的辦公室;只見他不僅精神抖擻,且十分耐心地傾聽和回答提問。

  劉:今年難得有機會先睹為快!您最新創作的劇目將在香港演出,實在教本地舞迷深感雀躍。對頭一次進場觀看您舞作的觀眾,您會建議他們抱哪種期望或心態去欣賞《貝多芬計劃》呢?

  動態意象 稍縱即逝

  紐邁亞:觀眾最好不要期望這個劇目會講述有關貝多芬生平的事跡,不要老想着這是齣貝多芬故事的舞劇。自樂隊開始奏樂的一刻起,大家可以停止思考陸續出場的舞者究竟是誰?代表哪個人物?他們的名字、身份……?觀眾只需認真地看看編舞家因受到貝多芬的樂曲激發,繼而創塑了連場稍縱即逝的動態意象(Some fleeting images evoked by the music),以及由此而產生的個別意義(When the music starts, stop to think, and feel…… just look at what's happening and what that means to you)。

  劉:前幾年講到觀賞您編排的《馬勒第三交響曲》的態度時,您曾引述尼金斯基的說話——「重要的是去感覺,不是去理解(Nijinsky once said, "It's important to feel, not to understand")」。換言之,即使大家不能完全明白台上的表演,卻仍然能夠憑着感覺產生一己的感受;先有了感受繼而才能有所謂的看得懂或理解。對嗎?

  紐邁亞:正確。開始編排《貝多芬計劃》並不表示我早已對這個作品完成時的情況瞭如指掌,我只清楚知道所選用的多首貝多芬樂曲。我集中考慮該如何從舞蹈設計的角度去呈現個人對樂曲的反應(I was thinking to respond to the music choreographically)。

  我的創作靈感基本上就是來自這些採用的音樂。我從不會用一個已完成的概念來展開排練(I don't start with the finished idea),我編舞經常都是先從整個作品的開首着手。當初排《貝多芬計劃》正是我跟舞蹈員Aleix Martínez一起排練,Aleix對音樂的自發性反應與感悟動律姿態的表現,非常自然,令我感到很有意思。我倆就這樣慢慢地建立了密切的關係(The rapport between us),我和Aleix持續地共同去感受貝多芬的音樂,逐漸地衍生了相應的動律,發展成連場的舞蹈。

  強調並非創作貝多芬傳記

  正如場刊裏標示,Aleix Martínez的角色不是貝多芬,而是「一位飾演貝多芬的舞者」(a dancer as Beethoven),因我無意把《貝多芬計劃》這個劇目塑造成作曲家的肖像畫,需要顯示在某程度上它與傳記性的故事內容經常有着一定的距離。

  此外,選角時我並不關注Aleix的長相跟貝多芬是否相似。

  當然,舞台上展現的一些段落可以讓觀眾聯想起某些貝多芬人生際遇的片段。譬如說,貝多芬曾經有一段時期十分崇拜景仰拿破侖,視他為英雄。我覺得貝多芬一直在尋覓一位英雄人物。他的這種渴求正是其創作《第三交響曲——英雄》的靈感泉源。

  假若觀眾想把貝多芬的一些生平事件跟現場看到演出的某些部分連繫起來,也是可以的。倘若你不熟悉貝多芬的一生,不希望作任何聯想,只純粹地安坐觀眾席上欣賞台上的舞蹈表演,同樣不成問題。

  因為我認為大家確實不必努力去思考台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件。當我們看到一位女子與飾演貝多芬的舞者共舞,她見到他光着上身,便拿來衣物給他披搭。女子的這個行動告訴了大家某些人際關係的涵義,至於你對此情此景呈現的人與人關係作出怎樣的理解,完全取決於你自己的註釋。

  劉:觀眾應否先聽聽您選用的幾首貝多芬樂曲才入場看這齣劇目?

  紐邁亞:能先聽音樂固然是好事,但不是欣賞《貝多芬計劃》的先決條件。當現場音樂鳴奏,大家首先不要多想,只需要去感覺。 (漢堡專訪之三)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