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傾城無方》 演繹香江戰禍\佛琳

時間:2018-12-06 03:17:50來源:大公報

  圖:演員以形體動作展現劇場想像力

  香港話劇團的「新戲匠」系列,由專業導演及演員為新進編劇的劇作提供展演平台。《傾城無方》可說是該系列其中一個最出色的作品。

  我不知道年輕編劇區汶樂為何對香港抗戰時期的歷史感到興趣,但他撰寫的《傾》劇不單呈現了該段重要的史蹟,更以近乎新文本的書寫方式,以呈現亂世不同人等的心態為視點,組織成縱橫交錯的是非曲線,從而綜合成為一幅戰禍浮世繪。

  同心協力 保衛香港

  新生代觀眾也許不太熟悉香港在二次大戰期間的歷史。編劇以述說劇場的形式(Narrative Theatre),由演員向觀眾直述事情的來龍去脈。敘事過程之中,演員分飾不同角色,以戲劇手法生動呈現箇中情況。然而,編劇在述說史實之餘,亦細意地作出藝術加工,創造了七個不同身份和階層的角色,他們分別代表與該段抗戰史蹟有關的各個連繫。其中與香港社會直接有關的包括:駐港英軍參謀和軍官(歐陽駿、譚芷翎飾);原本在港生活的大學生、幫會老大和蘇格蘭商人(葉嘉茵、黃子澄、陳嬌飾);另外就是來港參與戰爭的包括:日本中隊長(潘振濠飾)、加拿大士兵(原本由張學良飾演,但他公演前受傷而由黃龍斌頂替)。

  演員敘事之始,先向觀眾交代七個角色的背景,並預示劇末時只餘一個角色繼續生存。這種預言符合了戰爭的殘酷狀態:不管誰勝誰負,結局都是生靈塗炭。七個角色亦分別代表了抗戰時期的外來力量和內在抵抗,但當中亦再發展出不同程度的矛盾衝突。例如英軍參謀與軍官為着如何對敵而作出爭辯;大學生為了對抗外敵而與親友產生分歧;日本中隊長為了軍人命令而必須大開殺戒;蘇格蘭商人展示其愛港情操而自願參與保衛香港。

  凡此種種,一方面展現了不同的人性取向,另方面亦展示各角色如何尋找自身出路和作出選擇。因此,劇本突出了幫會老大向日軍獻媚都只是為了虎口求生,另外劇末總結加拿大士兵於抗戰時的位置,他們大多是年輕人,不知就裏地被委派來港參戰,然後客死異鄉。他們既是保衛香港的無名英雄,也是無情戰火的無辜犧牲者。

  挑戰危險 滿載想像

  如何在劇場展演一個關於戰爭的故事,導演黃龍斌作出大膽而具挑戰性的演繹方式。黑盒劇場本是長方形空間,可擺設成不同形狀的觀眾席和表演場區,具有非常靈活的彈性。《傾》劇採用了有別傳統的三面觀眾席,演區中央及另一端擺設了較觀眾席為高的不規則級台。少量觀眾椅子貼近級台旁邊,形成近在咫尺的觀演關係。從演出開始,演員們述說故事都輔以形體動作姿態。

  這是黃龍斌的一貫導演風格,藉着演員的整合和身體的能量,呈現故事的意境和角色的精神狀態。是次演出,不單是演員個人身體的展示,更是演員與空間和親近觀眾之間的存在關係。演員在跳出跳入角色之間,需要從級台周邊的隱蔽處提取輕巧服裝來扮演角色;除此之外,演員從各個方向縱身躍上級台,甚或於就近觀眾的旁邊急速移動,以及在級台上翻滾跌撲,於繩網上攀爬穿插,一幕幕驚險場面都令觀眾動容。

  我認為導演是有意識地將黑盒劇場營造成危險地帶,就如抗戰時期的香港,處處充滿危機。當時活在水深火熱的百姓或士兵,隨時都會成為戰俘,甚至葬身戰場。但是另一方面,導演亦以抽離的手法讓演員展示劇情,例如無分性別安排演員飾演軍官將領,並且由演員直接在級台上操控投影機播放相關的幻燈片。各種手法都要與傳統戲劇表演有所分野,讓觀眾以嶄新體驗感受劇場的傳播力量。

  現代劇場應該是一個充滿挑戰和想像力的地方,《傾城無方》讓我們認識歷史,亦可體會戲劇張力。

  供圖:香港話劇團;攝影:Carmen So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