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作曲家王佑貴: 《春潮》續寫「春天的故事」\大公報記者 秦占國、張寶峰

時間:2021-09-29 04:28:30來源:大公报

  圖:二○一八年在深圳舉行的王佑貴作品音樂會。

  在回顧中國共產黨成立百年來的文化長卷時,那些驚艷了時光的歌曲亦是一條靚麗的脈絡。從禮讚人民教師的《長大後我就成了你》到唱響改革開放偉業的《春天的故事》,從飽蘸歲月情的《我們這一輩》到滿溢中國風的《清涼》與《閒》,著名作曲家王佑貴以一首首經典歌曲記錄着時代,這位與共和國同齡的作曲家因而也被譽為「時代之音的記錄者」。

  近日,王佑貴在北京接受了大公報獨家專訪。他表示,以全部熱情譜寫出能夠折射時代變遷的音符,是自己畢生的追求與使命。正像自己以十年之功磨礪出的鋼琴協奏曲《春潮》《追夢》《漁歌》一樣,它們將繼續「春天的故事」,唱響中華之歌。

  一九六三年,香港遭遇六十年一遇的大旱。「冇水了!」「冇水了!」廣大香港市民發出了「淡水告急」的求助聲。當年,時任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特批中央撥款三千八百萬元,啟動建設東江—深圳供水工程。兩年後,東江水被引入香港,解決了香港同胞的用水難題。

  就在東江水入港三十年後,一位廣東朋友無意間向王佑貴講起這段往事。沒想到,作曲家的情緒和靈感一下子被撩撥起來。沒過多久,一曲滿是柔情的《多情東江水》從王佑貴的筆下流淌了出來。這首由著名歌唱家張也演唱的名曲,既藝術化再現了香港與內地血濃於水的深情,也讓王佑貴與香港結下了不解的情緣。

  一支竹笛闖樂壇

  一九四九年,王佑貴出生在湖南省郴州的一個小山村。十五歲中學畢業那年,王佑貴硬是憑着一根破舊的竹笛考上了縣文工團任演奏員。「我家當時離學校有三十里的山路。每次放學在路上休息時,我就會拿出竹笛吹母親唱過的歌。幾年下來,這笛子也越吹越熟。」畢業那年,正好趕上縣文工團招生,王佑貴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吹響了那支自製的竹笛,沒想到贏得了招考老師的認可。

  後來,王佑貴又憑藉這支竹笛,考上了湖南師範大學藝術系,並且通過自己的勤奮努力,得以優異成績畢業並留校任教。做了大學教師之後,他又先後到武漢音樂學院、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中央音樂學院等學府進修。

  「古董」鋼琴譜《春天的故事》

  一九九四年,詞作家蔣開儒將一份詞稿交到王佑貴手上,請他譜曲。「一九七九年,那是一個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原來這是一首描繪改革開放、讚頌鄧小平的作品。讀着讀着,王佑貴的思緒漸漸飄遠……「青年時期,我曾經在鄉下務農長達七年之久,正是因為小平同志出來主持工作,我們這一代人才有機會回到校園。我也是那個時候考上的大學,走上了自己熱愛的音樂之路。」

  有了發自肺腑的情感,王佑貴拿起鉛筆,像素描家畫畫一樣,在鋼琴前,時而深沉低唱,時而高亢作歌,時而手舞足蹈,時而靜坐不動,《春天的故事》的最初版本就這樣誕生了。後來,另一位詞作家葉旭全也參與到改編之中,三位藝術家共同打磨,最終將這樣一首禮讚改革開放的經典之作呈現在了世人面前。

  其實,在創作這首歌的過程中還有一個小插曲。「譜曲時,我總覺得哪裏不對。」王佑貴回憶說,「那天當我睡到凌晨三點多,突然想起戲曲中表現大人物的場面,都有個鳴鑼開道的氛圍,何況是一位偉大的人物?我趕快跑下床把鋼琴打開,加上了《春天的故事》合唱段,而且還將南方的秀美與北方的粗獷糅合起來。於是,現在大家聽到的版本就這樣誕生了。」

  外人不知道的是,王佑貴創作這首歌時用的鋼琴,是自己花一千八百元從別人手裏淘來的幾近報廢的老物件。而歌曲廣為傳唱之後,王佑貴也收穫了一個別名—「春天的故事」老師。

  《春潮》組曲創作歷經十年

  縱觀王佑貴的音樂之路,幾乎對各類主題、各種曲風都有所表現。從禮讚教師的《長大後我就成了你》到稱頌軍人的《中國兵》,從《黃河小浪底》到《大三峽》,從《桃花依舊笑春風》到《我們這一輩》,從搖滾樂到民族樂,從流行風到中國風,可以說,王佑貴的作品構成了回顧中國現當代音樂史的一條獨特線索。

  如今王佑貴依然保持旺盛的創作力。新作《我們這一輩》剛推出沒多久,網絡播放量超過一億次,這首歌曲唱出了共和國同齡人的心路歷程,配以王佑貴極具滄桑感和感染力的聲線,受到各年齡段聽眾的喜愛。「我前段時間剛剛完成了鋼琴協奏曲《春潮》(與張朝合作)、《追夢》和《漁歌》。」王佑貴說,這些作品凝結着自己對於生活和音樂最新的思考。

  近年來,王佑貴還筆耕不輟,將自己對於音樂創作的體悟整理集結。先後出版了五十七萬字的專著《王佑貴教你寫詞作曲》以及音樂專輯等。這些文字不僅是王佑貴對自己創作的集成,更為眾多音樂後輩提供了寶貴的藝術指引。

  「有時一晚上修改一句,有時整晚不睡覺想到兩小節,結果還是作廢,創作太艱辛了。」回憶起《春潮》組曲的創作,王佑貴十分感慨。這組鋼琴協奏曲花了作曲家十年之功,在很多人看來,《春潮》組曲既是對「春天的故事」的續寫,同時也是王佑貴創作生命的一次新的高峰。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