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筆耕不輟/接續600年 再寫文物南遷史

時間:2021-10-18 04:26:31來源:大公报

  圖:祝勇透露下一部作品寫國寶南遷。圖為他與故宮博物院第二任院長馬衡之孫馬思猛(右)合影。馬衡曾於戰亂中主持故宮文物南遷。\孫佳妮攝

  仔細梳理下來,祝勇之前的寫作剛好停留在一九二五年故宮博物院建立。祝勇向大公報記者透露,自己下一部作品將書寫從一九二五至六五年間的「故宮史」。

  一九三三年元旦日軍攻陷山海關,北平危在旦夕,故宮國寶也開始了漫漫南遷路。其間幾乎跑遍了大半個中國,直至一九五○至五八年,南遷文物才分批運回北京。當然,還有一小部分去了台灣。但最初,台灣並沒有合適的地方安放這些至寶。直到一九六五年入藏台北故宮博物院,這些寶貝才一時安定了下來。

  「三十二年的遷徙之路,最終寶分兩處,這些都是兩岸同根同源,同屬一個中國的見證。」祝勇說,自己正在打磨這部作品的書稿,很快這部作品也可以與讀者見面。「再之後,我想重新回歸到『故宮古物』上,詳細梳理文物、藝術、文明之間的關係與脈絡。」

  祝勇曾在《莊嚴先生與故宮文物南遷》一文中寫到:「他們(護送國寶南遷的故宮同仁)從長城腳下的北京城出發,過黃河,過長江,又溯長江而上,到岷江,到雲貴。他們從江河到江河,從平原(華北平原)又到平原(成都平原),十年八載,千里萬里,他們的生命力,並沒有在道途中有所減損,而是彷彿得到了山河大地、歷史文明的滋養,使筋骨血肉變得愈發堅韌茁壯。」

  祝勇說,他們運載的那些古物,沉沉地壓在他們心底,給了他們信心,讓他們的內心變得沉實安穩。他們衣履簡陋,捉襟見肘,表情裏卻蘊藏着無限的驕傲。他們知道,這樣一個創造出燦爛文化的民族,是不可能被打敗的。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