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食色/咖喱麵包\判答

時間:2021-10-26 04:27:39來源:大公报

  年輕的時候,覺得自己永遠也不會吃鹹味麵包。不為什麼,白白胖胖的麵包本不就該是甜的嗎?甜和軟,不就是酵母生於世上的使命嗎?後來被歐包打敗,生生改了脾氣;再後來,竟然發現鹹麵包也這麼好吃,確切點說,它是出離於甜食外的另一種存在,是囂張到可以站出來去跟一大桌主食叫板的。

  至於咖喱麵包,應該是鹹麵包陣營裏的將軍,它不拔出刀,就不會有人衝鋒。它不跺腳,你就感受不到地動山搖。只不過這一點,要等幾年才發現,等吃過了嘆服了,自己的脾氣秉性也客觀了,看到它就好比是鳥兒飛過時天空上的劃痕,一點也不惱人,甚至還有一種不落窠臼的驚喜。

  咖喱是限定的快樂,循着味道疊加起碳水和蛋白質的狂歡,再去想身材就是犯罪。剛端出來的咖喱麵包辨識度極高,高到連優質黃油都束手無策的程度。其實很多人不知道,這傢伙還沒被放進烤箱就不安分了,麵衣慢慢膨脹,內裏也悄悄囤積糧草,不過放心,它沒有要造反的意思。比起麵包,它只想當個帶濾鏡的包子,內餡的肉汁不多不少剛剛好,咬一口、不招搖,放到嘴裏之後才咕咚咕咚活分起來,被牙齒重新賦予了生命,軟糯鮮香,還不用擔心被人欺負排擠,這種從容,真棒。

  咖喱的隱藏看點,是要帶回家的。放進微波爐叮到內陷滾燙,麵包蓬鬆到另外一個境界,一口一次妥協,一口一句對生活的感激。不像普普通通的乾麵包,放進烤箱再拿出來,鋒利的如同刺兒頭,也不管親疏遠近,大叫着生人勿近,什麼味道似乎都不美好、不溫柔了。

  可眼前這個太柔軟,太友善了。連帶着吃它的人,都變得與世無爭:鹽麵包、披薩包,最後一圈回歸到咖喱包的臂彎裏,因為暖和。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