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瓜 園/也說「棟樑」\蓬 山

時間:2021-10-20 04:29:50來源:大公报

  舅公教訓正讀小學四年級的小孫子:「好好學習,將來才能成為棟樑之材。」小朋友問:「什麼是棟樑之材?」舅公被反將了一軍,解釋說:「棟樑就是房子上面的房樑,撐住屋頂的磚瓦,要不然房子就塌了。」小朋友馬上說:「那多難受啊,就做棵樹多好,我才不要做棟樑呢!」

  童言天真。每個中國孩子幾乎都聽過大人「棟樑之材」的教誨。但若仔細想像,做棟樑,也確實挺苦的。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棟樑也是一樣。就算能居於金碧輝煌的大殿之上,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按部就班,規行矩步,怎比得上天然率性地享受大自然,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宋代江西某寺有一株巨大的松樹。恰逢朝廷大興土木營建宮殿,急需巨木做棟樑,當地刺史便欲砍伐這株松樹。和尚維琳得知,作了一首《有司欲取寺松供朝用感賦》:「大夫去作棟樑材,無復清陰覆綠苔。今夜月明風露冷,誤他千里鶴飛來。」「大夫」即松樹的代稱,源自泰山有秦始皇冊封的「五大夫松」。

  詩的意思很直白。讓這株松樹去深宮禁院做棟樑,何如留在這碧水青山之間?可與清風朗月為伴,寺僧有乘涼之陰,仙鶴有棲身之所。太守讀罷,有所感悟,遂下令停斧。這頗有些崇法自然的性靈主義。袁枚《隨園詩話》也記載了這個故事,只不過詩文略有出入。

  《病梅館記》批評世人將梅花「斫直、刪密、鋤正」,「遏其生氣」,以求「梅之欹之疏之曲」來賺錢,扭曲了梅花的生命。而一味施肥灌水,刀砍斧削,硬要將樹木修煉塑造成棟樑,其實則是走向另一個極端。「雞娃」、「虎媽」、「內卷」等種種焦慮,隨之而來。當然,這並非意味着就要「躺平」。只不過,人的成長,還是從容、理性、務實一些的好。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