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WiFi「過敏」\胡一峰

時間:2021-09-17 04:26:46來源:大公报

  記不起哪本書上讀到過,那些在大人物身邊工作的人,被戲稱為「鴨公」,因為他們最先知道時政變化的苗頭。這個巧妙的比喻,出自蘇東坡那句很有名的詩「春江水暖鴨先知」。於我而言,卻是「春去秋來鼻先知」。鼻炎,是十多年北國生活的饋贈。一到入春、入秋之際,我便成為最多愁善感的人,鼻翼抽抽,淚水漣漣。醫生診斷為過敏性鼻炎,斷言無根治之法,除非遠離過敏原。而我很懷疑我的過敏原乃是季節變化本身,如果真如此,那麼,除了搬遷到無四季輪換的寒帶或熱帶,再沒有什麼辦法可想了。

  自知有過敏之症,特別留意一切和過敏有關的事。於是,發現了千奇百怪的過敏者。有人對太陽光線過敏;有人對主食過敏,普通米麵都不能吃,必須食用特製的大米、麵粉。我還有位朋友食路寬綽,獨對鯰魚過敏,問其根由,則曰自小食鯰魚必喘,乾脆戒絕。

  最令我驚訝的是看到了「WiFi過敏」的報道,這似是種尚不明朗其病因的過敏,有人認為即電磁波過敏。患者會感到頭疼、噁心、抑鬱。不過,此類過敏報道不多,應屬罕見。不然,在這個幾乎無處無時無WiFi的世界,想避開過敏原,比我這個過敏性鼻炎患者還要麻煩。

  在我考證「罕見過敏」時,還發現有網友調侃自己是「無WiFi過敏」。一旦到了沒有WiFi的環境裏,頓覺渾身難受,心煩氣躁,時間一長,甚至出現抑鬱前兆。其實,無WiFi帶來「過敏」,就是「WiFi依賴症」。

  離不開WiFi,說到底是離不開網絡。網絡像特殊空氣,從人們的生活需要變為生存需要。八月二十七日發布的第四十八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二○二一年六月,網民規模達到十點一一億,使用手機接入的佔百分之九十九點六。而這主要靠手機聯繫起來的十億人,構成了這個地球上最為龐大的數字社會。一撇一捺,互相支撐而為人,離不開網絡,說到底是因為我們離不開同類。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