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負暄集/生死之間\趙 陽

時間:2021-03-01 04:25:13來源:大公報

  天陰陰的,細細碎碎的雨,弄得地面濕漉漉的。因着一些事情,我不得不在上個周六的清早,去港島與一個朋友碰面,嘆杯茶,傾下偈。

  朋友選的地方,在上環和西營盤中間,我從西港城沿着德輔道向西,在某個大廈前,我忽然看見人行道的路面上有一片暗紅的血跡。那片暗紅,大概也就是一個TUMI的背包橫放着的大小。

  我一下子想到,不久前的某天早上,新聞裏說有人在這大廈上跳下來,當場死亡。我看那新聞,透過公司電梯間的屏幕。電梯狹小的空間,新聞播報的冰冷聲音竟然有些空空蕩蕩。一個素日裏看着嬌小甜美的九○後女同事,冷不丁嘟囔了一句:「咁,原來人死了就似麵團一樣。」屏幕上,正是屍體被放進了殮袋的鏡頭。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我的心忽地疼了一下:小小的殮袋,裝的是一條命,也是一輩子吧,卻真的那麼渺小。

  而此刻,連續幾日的陰雨也沒能完全沖刷掉這片血漬。這大廈是辦公樓,於是這片暗紅的四周,甚至沒有祭奠的痕跡。我又想起了電梯裏的那聲音,果然,就是這麼一團大小而已。新聞並不繁複,只說是證券從業人員,沒有遺書。

  見到朋友,我並未提起這件事。臨到傍晚時分,「達哥走了」的新聞刷了屏。一時間,緬懷,追憶,慨嘆,不捨,軼事舊聞,盈盈滿滿。朋友發來信息:「人們懷念和不捨的情緒之中,固然有一個名人和藝人的演技和風骨,但更多的,是很難接受自己一天天的老去。我們這一代八○後,在與張國榮、沈殿霞、梅艷芳的告別中,也人過中年。」我諗了一下,回他:「我們都在生與死之間,成長,老去,並學會告別。」不知為何,我又想起那暗紅的血跡。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