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象訴/順流逆流\馮俊彥

時間:2021-01-22 04:23:59來源:大公報

  有人認為心理治療師和醫師的工作是相似的事情,所以有同業喜歡用看診形容會面的時間。但其實彼此本質並不盡相同,醫師要處理的其實並不是人本身,而是寄生於人身上的病、痛或因傷引致的併發症,它從不屬於病人的一部分;但心理治療師要面對的其實是人的過去,無論怎樣去想,它都是那人的一部分,並不能將它切割或消滅,因此用看診去形容心理治療的過程,是對當事人的過去進行批判,從根本上否定了他過去的存在,結果有二,一是當事人與治療師站在同一陣線,一起排斥自己,這似乎有點荒謬;二是當事人對治療師產生抗拒,那麼這個所謂的治療就會走向失敗的收場。

  讓我們先一起讀一個故事,再討論生命的工作。有一天,孔子和他的弟子們於河邊散步,看見一個老人要跳下急流,水勢之急,任何人置身其中必然粉身碎骨。孔子馬上要弟子去拉住老人,但未及趕到,老人已一躍而下,埋沒於急流之中。孔子深感遺憾,對老人的自尋短見甚是可惜。孔子和弟子們都感意興闌珊,就沿路回去,哪知在下游的岸邊,竟然見到老人正悠然自得地整理衣衫,孔子馬上上前,詢問老人如何全身而退,老人不緩不急地對孔子說,要在急流中生存,必須忘卻自己,讓身體跟着水流,在水流亂竄的時候,將自己置於急流之下,然後隨水而去,到要出水之時,就在漩渦中心而出,永遠不和急流對抗,自然就能出入平安。這個老人是誰?正是道家的道子。

  心理治療是一門藝術,進行心理治療的時候,就如跳進當事人心靈中的急流,若以氣力和水流對抗,最後治療師和當事人必然會葬身於潛意識的洪流之中,誰也不能抽身,更莫說馴服那洶湧的野獸。多年前,曾協助一位長期飽受家庭暴力的孩子,他那強烈的情緒和充滿敵意的行為,都有如那條急流一般讓我喘不過氣來,唯有不和那情緒對抗,順着那感情的流動,我們才能安然找到上岸的機會,所以我從來不會說心理治療為看診,因為那是一場有血有肉的伴隨。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