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副刊不「負」\胡一峰

時間:2021-01-20 04:24:05來源:大公報

  因為從事編輯這一行,也就關心媒體的行業動向。近幾年,常聽到看到報紙壓縮版面或休刊停刊的消息。傍晚時分叫賣晚報的聲音,這幾年也越來越難得聽到了。有的昔日大報竟縮為四個版,真成了「一張」新聞紙。而壓縮風潮之下,副刊常是最先被裁撤的。

  我沒有作過專門的考證,顧名思義,「副刊」之「副」或許是與新聞之「正」相對而言?副刊歷來被視為報紙的「餘幅」,登的多為談文論藝、狀景抒情的散淡文字,沒有新聞那麼搶眼,也不似時評這樣痛快。多年前,有的報紙副刊還有小說、報告文學的連載,現在幾乎見不到了。我出差旅遊到外地,喜歡買一份當地的報紙,讀讀副刊,感受一下該地的文氣。

  報紙的首要功能自然是新聞。互聯網時代,新的傳播技術、方式和理念首先衝擊的也是新聞。承受轉型之痛的報紙,在版面緊張局勢下,副刊上那些不關痛癢的文字,似乎成了版面的負擔,副刊也就被有的媒體當成了「負」刊。有的時候手機閱讀,偶爾會在公號上發現類似副刊的文字,從容而有趣味,趕緊關注了。不過,此類公號要麼更新極慢乃至於漸漸停更,要麼慢慢變成了「心靈雞湯」的散播者,令人厭煩。如此看來,不但「副刊」這塊版面趨於落寞,這種趣味或許也在式微。

  其實,副刊的意義值得重估。記得朱自清先生有一篇散文《回來雜記》,寫了抗戰勝利後他從西南返回北平時的見聞和感想。當時北平的大報、中型報,都在辦副刊。而在朱先生看來,多辦幾個副刊,正配合這座古城的讀書人傳統,也可以「鎮靜」一下當時還有些動盪的局勢和人心。

  是的。副刊是好似街角社區的餛飩攤、小麵館,只有家常小菜點心,無法操辦大宴大會,卻以給人絲縷暖意和開心,猶如冬夜進屋捧起一杯熱茶。報紙需要副刊,就像生活需要煙火氣。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