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庫單」\胡一峰

時間:2020-10-30 04:24:17來源:大公報

  或因我學歷史的緣故,常收到「數據庫」資源的分享。各種庫名目繁多,內容豐富,大多需要重金購買,偶然也有免費的。以前,好學者總喜歡向人索要「書單」,好為人師者則愛給人開「書單」,或許,再過幾年,「庫單」要與「書單」並駕齊驅。

  記得上大學報到時,曾領到一張學校發的「書單」,分為必讀與選讀,古今中外,無所不包,從經史子集到魯郭茅巴老曹,又從蘇格拉底、柏拉圖到黑格爾、康德、羅爾斯,A4紙打印了厚厚一沓,據說是徵求各系老師意見而列的,似乎給新生敞開了人類文明的大門,說實話讓人不寒而慄、望而卻步。

  這有些心理學上的根據,人面對過於繁重的任務時,往往索性躺倒不幹。民國時期有過向梁任公、胡適之等徵集「青年必讀書」的活動,魯迅先生最有個性,明說自己開不出。不過,造化弄人,幾十年後,他的書卻成了許多「書單」上的「必讀書」。

  我一直以為,讀書可分兩種。一種是吃飽之前,為了謀生而讀書,自應問題導向、急用先學,個人面臨的問題既然不同,書單也只能自己開,鑽研的問題越有價值,就越找不到現成的書單。另一種是吃飽之後,此時讀書乃為休閒,以放鬆心情為要緊,又何必遵循書單,受旁人喜好的約束呢。

  說回「庫單」,又與「書單」很不同。「書單」再長,只要足夠勤奮、身體夠好,總有讀完之時。數據庫不一樣,它的建立本不是為了「讀」,而是為了「檢索」。但數據庫保存的不見得是「原始數據」,而是「洗涮」之後的數據。看似檢索主題由檢索者確定,實則受數據庫自身結構制約,而數據庫之結構,又反映開發者之思想觀念和偏好。因此,面對數據庫的興盛,與其手握「庫單」,不如多了解數據庫之特性。而對於數據庫開發者而言,與其強調內容多麼齊全,不如告訴使用者,庫裏沒有什麼,反而更加實用。

逢周一、三、五見報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