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知見錄/AI八股\胡一峰

時間:2020-09-30 04:24:15來源:大公報

  AI寫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了。當然,這話牽涉到什麼是詩的問題?凡事一扯到定義上,就無止無休。有些人認為,AI不過是工具。人,才有自由意志與情感,既是詩,必須由人來寫。這話就像藝術品是藝術家的作品的「論斷」一樣,看似高深,實則自我循環至死,並無意義,甚至可能把寫詩搞成行為藝術,誘導「詩人」自我作怪。

  絕大多數普通人都是正常的,真詩本應更正常。就說蘇東坡吧,被趕到了海南,發現生蠔、海蟹、海螺、八爪魚味道鮮美,擼串汽蒸,吃得不要說多開心。按捺不住吃貨的喜悅,又專門給兒子寫信炫耀,末了,不忘叮囑兒子切不可走露了消息,以免把京城老饕引來瓜分。這種人情味兒,多麼正常、親切。

  目前的人工智能自然寫不到蘇東坡的水平,大半因為它們還不夠「正常」。沒有正常人所有的喜怒哀樂。比如,AI既沒老婆,也就不會死老婆,縱有明月夜、短松岡,又向何處去悼亡呢?

  人工智能寫詩,寫的不過是文字排列的技巧,說得刻薄一點,AI八股罷了。前幾天,我在朋友圈問:對於人工智能而言,寫新詩和寫舊體詩,哪個更難些?多數師友的答案是寫好都不易,非要分個高下,新詩更難些。有一位的回答最妙:舊詩自帶算法。

  這與我心中想的一樣。舊體詩數量多、樣本大。中國文字如何才能寫成詩?兩千多年來,這個問題已殺死了文學天才們無數腦細胞,也積累下豐富的經驗。新詩則不然,時間短,數量少,能稱為經典的意象、結構更少。人工智能固然不怕「苦」學「苦」吟,但想學無處下手,奈何!

  當然,如按文學的高標準,新詩舊詩都不易,李白、杜甫抑或昌耀、海子,都不是輕易能抵達的高峰。但泛泛而論,人工智能寫新詩可能確實更難一點。畢竟,新詩「自由」。而人工智能最缺也最不易攻克的難關便是自由。因此,如果AI不知天高地厚,貿然寫起新詩,結果估計更難堪。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