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負暄集\快遞員\趙 陽

時間:2020-08-10 04:24:19來源:大公報

  居家辦公,正在聚精會神地趕一份緊急文件,對講機突然響了,刺耳的喇喇聲令人愈加煩躁。沉着臉,一把抓起對講機,不耐煩地問:「邊位?」「先生,你嘅快遞。」一個清清爽爽的聲音從聽筒傳來。

  很快,我聽見了樓道裏電梯門打開的聲音。許是對剛剛被喇喇聲嚇到心生不滿,我有意慪一慪、磨蹭着,不打算立即起身。本以為門鈴會馬上響起,不料,我聽見的卻是頗有禮貌的敲門聲。聲音不大,只敲了三下,和緩的節奏似傳遞着一份清涼哩。打開門,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站在門外,口罩戴得嚴實,胳膊粗壯黝黑,一看就知道經常風吹日曬。

  只見他從一個斜挎的大袋子裏,嫻熟地把我的快遞拿出來──一個小號的紙箱,但紙箱外面卻套着一層薄薄的塑料袋。他一邊遞過來,一邊提醒:「塑料袋是出發前先套好的,套袋之前,紙箱已經消毒咗了。」

  接過快遞的那一刻,我的手不小心觸到了他的手,有一層薄繭,剌剌的。我的心似乎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臉上有些發熱。他輕聲說:「先生,需要代收兩百港幣。」我隨手拿起客廳裏的一個信封,把錢裝好,遞了出去。小伙子道了「多謝」就離開了。

  回屋後趕緊拆箱,然後把箱子擱到門外,打算等一下連同垃圾一併丟掉。這時,敲門聲又一次傳來。一聽就知是小伙子。他把信封還給我:「先生,你給多了一枚十元的硬幣。」眼神裏竟泛着一絲羞澀的光,倒像是他做錯了什麼。其實,是我自己倒忘記了:頭一天去街市買菜,嫌找來的硬幣不乾淨,便裝進了信封裏。小伙子正要轉身離開,瞥見門口的那隻紙箱,彎腰撿起來,對我說,他會順路丟掉。

  那硬幣,那薄繭,那真誠,那羞澀,透着生活的善與甜,令我銘記並感動。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