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文藝中年/預習年老/輕 羽

時間:2020-07-08 04:24:14來源:大公報

  我的母親原籍廣東開平,上世紀五十年代從鄉間來港,自此於香港落地生根。母親沒有一技之長,故此尋找工作並不容易。那年頭的來港人士,抵港之後便要申領香港身份證,其時年輕乃是優勢,故此不少人在辦理身份證手續時,都會不經意地將自己的真實年齡說少幾歲,希望較容易得到僱主垂青。由是,母親把自己說少兩歲,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變成一九三六年。現在她表面是八十四歲,實際應該是八十六歲了。

  我最近陪伴母親到公立醫院覆診,輪候時悶極無聊,說這說那,才知道這個很久以前的故事。

  在成年人而言,相差一兩年本來沒有什麼大不了。對於長者來說,每年之間卻可能會有偌大變化,體能、智力、記憶力,或許會一下子迅速退化。結婚之後我便自立成家,沒有與母親同住。前幾年我仍有固定工作,母親的日常生活亦可自理,故此我只是定時與她聯繫,每星期帶同兒子回老家與她吃晚飯。有時她身體不適,亦可自行往看醫生。近年我已沒有全職工作,最近疫情影響,就連一些項目事務亦停下來。即使兒子復課了,我亦較從前空閒得多。

  「這次我陪你一起去覆診吧。」為免母親擔心我沒有工作,我只說近來因疫情而可彈性上班。到達公立醫院後,我感到自己像劉姥姥入大觀園般,既大開眼界,亦如在霧中。排隊登記和付費都已是電子化,等待見醫生的過程亦只需留意電子板,一切都方便快捷。然而,聽到醫生查問母親的病歷時,竟令我目瞪口呆……她幾年前曾做膽手術?現時每天要吃降血壓藥?小腿出現靜脈擴張?原來,我對母親近年的身體狀況一無所知,但她仍是樂天知命,不甚了了。

  也許,從現在起我要向母親預習年老,不消幾多年我也會是這樣子。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