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童眼觀世/運動救贖/梁 戴

時間:2020-07-07 04:24:20來源:大公報

  自小體弱,在剛踏入社會工作的第一年,曾自己許諾,堅持每日鍛煉身體,風雨不改堅持了好幾個月,後來工作愈來愈繁重,每日都有不做運動的理由,最終堅持不下來。最近的例子是,自今年疫情開始後,很希望重拾當年的雄心壯志,可是自五月份開始,又由於種種原因,只能斷斷續續去做運動了。

  知道堅持不懈的困難,每當發現有人做到,都會打從心底佩服。最近,在書局偶然見到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舊作《關於跑步 我想說的其實是……》,立即被吸引了。這位作家今年已七十一了,照片看上去還像是五十多歲,相信與三十多年來跑步的習慣有關。

  村上春樹是日本當代最暢銷的小說家,文學創作需要靈感,靈感不能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等待的焦慮不足為外人道。歷史上,許多著名作家生活都沒有規律,靠酒色來麻醉,愈有才情者愈是短壽。村上春樹曾是一家爵士樂酒吧的老闆,白天賣咖啡,晚上供應烈酒,每天抽一百支煙。跑步改變了他,現在每天跑步,每年參加馬拉松比賽,睡得很早。

  對於筆者這種經常找藉口的三分鐘熱度者來說,書中有段話很貼切:「每日跑步對我來說好比生命線,不能說忙就拋開不管,或者停下不跑了。忙就中斷跑步的話,我一輩子都無法跑步。堅持跑步的理由不過一絲半點,中斷跑步的理由卻足夠裝滿一輛大型載重卡車。我們只能將那『一絲半點的理由』一個個慎之又慎地不斷打磨。」

  現代人往往成了工作奴隸,生活碎片化,每日營營役役,留給自己的時間少之又少。除了強身健體這種人盡皆知的好處外,運動還可以靜下心與自己對話,調適心靈。書中的一段話很有意思:「至少在跑步時不需要和任何人交談,不必聽任何人說話,只需眺望周圍的風光,凝視自己便可。」

  堅持跑步似乎已成了村上春樹每日的宗教儀式、人生的救贖。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