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產品

首页 > 艺文 > 正文

過眼錄/「難言」的許地山/劉 俊

時間:2020-06-30 04:24:22來源:大公報

  在二十世紀中國文學中,許地山是個成就與關注度不成比例的作家。講文壇資格,他是文學研究會的發起人之一;講創作實績,他有小說集《綴網勞蛛》、《商人婦》等多種並散文集《空山靈雨》行世;講文學活動,他是中華全國文藝界協會香港分會常務理事;講社會影響,他的散文《落花生》膾炙人口,他的小說《命命鳥》等以濃厚的異國風情和淡然的超拔見識,在當時的文壇獨樹一幟。

  然而奇怪的是,這麼重要的作家,對他的研究,卻一直不是很「旺」,現有研究成果與許地山在二十世紀中國文學中的地位,頗不相稱。箇中原因,恐怕與許地山是個不那麼容易研究的作家有關。研究者面對許地山,常常有「難言」之感。

  許地山原籍台南,其父許南英為光緒庚寅進士,甲午後離台內渡。青少年時代的許地山隨父在福建、廣東一帶漂泊成長,後來其父南下印尼棉蘭謀食,許地山也到緬甸仰光教書。緬泰一帶的佛教氛圍,或許觸發了許地山的宗教興趣,在燕京大學念書時,他先讀文學後研究宗教。赴美英留學時,他熱衷的也是宗教史、宗教哲學、印度哲學和民俗學領域。這些「學歷」再加上他的基督徒身份和寫過《中國道教史》,許地山廣泛的宗教興趣和深湛的宗教學養,在使他的文學世界帶有濃厚宗教色彩的同時,也使他的作品好讀而不易解。

  看許地山的小說,我們既對敏明和加陵這對「命命鳥」「除一切障礙,轉生極樂國土」,雙雙投綠綺湖棄世感到困惑;也對《商人婦》中惜官坦然接受命運的不公充滿不解;更對《綴網勞蛛》中尚潔的「不辯」無法接受……然而,如果知道這一切的背後,「無論什麼事情上頭都用一種宗教底精神去安排」,這些在許地山文學世界中遇到的困惑、不解和難以接受,就能得到合理的解釋了。  

  許地山的「難言」,說到底還是因為研究者缺乏如他一樣廣博的宗教知識──跨過了這道不易逾越的門檻,就會進入一個如有神助的世界。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